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7章 ︰我怎麼舍得和你爭

第107章 ︰我怎麼舍得和你爭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正在激烈討論的眾人被打斷,不約而同看向了門口來勢洶洶,渾身冷意的女人。

    她從未在美如被正式引薦過,這時出現,並沒有人認得她這個宋家大小姐。有人唬了臉。對外面跟進來的職員呵斥,命他們趕緊把人帶走。

    宋景心耳邊听不到別的,眼前也看不見任何人事物,她只一眼找到那人,牢牢盯住端坐在正中的那個人。

    她往前走,朝著他,一步步走過去。

    冷長風態度適然,眼角眉梢都是自若的鎮定。他微微往後仰,迎著她的視線看她一步步走過來。

    “你們還愣著等什麼?保安呢!丟出去!”

    冷長風左手邊一個禿頭的老兒跳起來,指手畫腳,眉橫目斜。

    有人趕忙上前去抓宋景心。

    “誰敢踫我!”她驀回頭喝了一聲。她本長相清冷,沉眉怒喝下也有凜然嚇人的氣勢。那人居然果真伸著手不動。

    宋景心深吸口氣,她驀的一笑,眼底又冷又悲。

    她看著冷長風︰“你不和他們介紹我嗎?”

    所有人的目光轉而都落到冷長風身上。

    他微笑看著她,鏡片折返著所有人的目光,他那般鎮定自若。外界萬物都無法觸動他分毫。

    李珂按耐不住開口︰“宋大小姐……”

    “閉嘴!”宋景心橫去一眼,李珂被激怒,頓站起來。

    “李秘書,我們夫妻之間講什麼做什麼,還由不得你來多事!”

    李珂脫口就要說出什麼來,冷長風喝了一聲︰“你出去。”

    李珂氣怒的低頭,冷長風一眼都未看她。她氣惱無奈的束手出去,走過宋景心身邊,眼里露出怨毒。

    “冷先生,”董事局里終于有人質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冷長風拉了旁邊的一張椅過來,輕拍,對宋景心說︰“過來。”

    本是被質問的人,輕而易舉成了那個掌控全局的人。

    宋景心渾身都在冷。腦卻無比清晰,她走過去,抬頭挺胸的坐下。

    冷長風單手按在椅背上,傾身,呼吸逼近,宋景心厭惡旁移,他另一手握住她放在膝上的雙手,聲音低至彼此可聞︰“寶貝,這個位置非我莫屬。你打算跟我爭嗎?”

    宋景心氣急,扭頭怒瞪,卻忘了他近在咫尺,反促成驀然之吻。令他眼角眉梢浮出輕佻顏色。

    眾人也是看得熱鬧,里生出不少議論。

    她回神急惱,在她推開他時,冷長風先一步後退,正衣斂坐。他沉著臉,仿佛剛才一幕只是所有人的一場幻覺。

    “景心沒有做生意的經驗,我身為她的丈夫,有責任帶大家度過此次危機。”

    他右臂微抬︰“剛才大家表決已有結果,今天的會議到此為止。”

    他言下之意,自今天起美如將會被他收入麾下。

    宋景心有強烈的直覺。如果任由他今天得逞,不管今後父親是否康復,品茹能否安然脫困,他都不可能再把美如還給宋家。

    借著她的名義,他將堂而皇之的接收宋家所有產業。

    千頭萬緒在心中盤桓,眼見著所有人都將離開。宋景心抽出被他握住的手,撐著桌面站起來︰“等一等!”

    “我的外祖宋廣翟先生那百分之十二的股份贈予人是我,對不對?”

    她並不清楚其中細枝末節,強壓著糊涂、緊張、恐懼,她問。

    董事局為有個戴老花鏡,須皆白的老頭,他朝冷長風看了一眼,轉向宋景心點頭說道︰“宋廣翟在公司創立初期遭遇困難時以宋家宅院入股了美如,宋老先生當時的確有說過想要把股份留給大孫女。”

    景心只覺心沉沉的往下墜。悲苦自知。

    她微闔著眼皮難忍情緒波動。歇了會兒緩過那揪人的疼才問︰“這麼說來,我才是股份的所有人。這個位置。”

    宋景心提著錐心的一口氣去看冷長風︰“理所應當是我來坐才對。”

    那位長者將凝視冷長風的目光微轉過來,頜︰“如果宋老先生真有相關遺囑,照理應該是宋大小姐。”

    “不過冷先生說你不擅經營之道,況且,他有你親筆簽下的授權書,所以由他來……”

    “什麼授權書?”

    景心驚道。

    那老頭扶了扶眼鏡,有點疑惑的望向冷長風,不單是他,停留在會議室里的其他人也都驚訝莫定的看向冷長風。

    冷長風不急不躁,挑著一邊唇角微笑︰“寶貝,我記得是你簽了字親自交到我的助手江德手上,怎麼,難道你忘了?”

    宋景心一時想不起來。可看冷長風的模樣,言之鑿鑿,確有其事的樣。她忐忑莫定,又驚慌糊涂,全憑著一股固執堅撐到底。

    她緊張的握住了雙手,臉上表情也不自然。兩頰白,沒有一點血色,她強迫自己鎮定。

    她掠過冷長風的質問,開口說︰“我雖然不擅長公司經營,但也有心替我爸和二妹分憂。如果大家肯給我這個機會,我希望能夠在見過律師之後再召開一次董事會。”

    冷長風微微挑眉望著她,由始至終沒有從座椅上站起來。他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按在膝上閑適的敲。不似惱不似怒,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樣,沒人看得懂他究竟在想什麼。

    他早已收購了董事局里近半股東的股份,今天這個會,與其說是來投票表決,不如說是因他而來演的一場戲。

    他不開口,沒有其他人會多說什麼。

    “景心孝順,”眾人的沉默有幾分迫人的詭異,就在宋景心揣得手心里漸漸有些黏膩時,他忽然起來,雙手按在她肩上,“宋一鳴先生要是知道了,肯定安慰。”

    他下巴微抵在她肩上,以彼此可聞的耳語輕聲笑︰“寶貝,我怎麼舍得和你爭?”

    “不必問律師了,這個位置,你來坐。”

    他牽了她的手,將驚愕的宋景心按在自己的位置上,朗聲宣布。

    冷長風揉了揉手腕,似帝皇般逡巡了一圈眾人,他嘴角隱約可見一絲冷笑,他說︰“好好扶持你們的新董事長。”低縱每巴。

    他左手捏著右手袖口的袖扣,長腿邁起,往會議室門口走。

    宋景心被他一記回馬槍打得回不了神,人怔怔的,她恍然里覺自己似乎中了圈套。慌忙里朝他看去,他人已消失在門前,熙熙攘攘的董事們也開始離開。景心默然低頭垂目,光可鑒人的桌面上倒映出她白的面孔,她呆呆的望著,心似被扒走一塊,空得能听到風過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