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8章 ︰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你的朋友

第108章 ︰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你的朋友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接下來幾天,美如內部職員接連不斷的辭職,訂單的急劇丟失和接連上門質問的合作廠家,令宋景心徹底明白,他怎麼會讓她輕而易舉的坐上這個位置。

    她就像是闖入雪原的一只兔。以為前面有條路可走,誰知早中了獵人的圈套。

    好在邵佳琪是個能干的人,宋景心把她從人事部調出來,參與市場營運和進出口事宜。

    邵佳琪推門進來,這是今天她第五次推開宋景心辦公室的門。

    “剛接到電話,市準備運往國外的那批物資也被海關扣了下來。具體原因不清楚。”

    邵佳琪額頭上還有汗,再有三天是除夕,這個時候被扣押,將會拖延到節後才能處理。本就是急送往非洲等國的急用物資,半個月,就算有通天的本事。這批貨也廢了。再加上美如眼下的情況……

    “無論如何,這批貨不能有閃失。美如已經在刀尖上,要是這批貨被滯留,我們就連一點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宋景心呆坐在椅上已無計可施。短短幾天。他們所有的路都被堵住,公司內部不穩,董事局雖未出聲,不過是想要借這個機會看她的表現,她如果無法解決,他們就會要求她退下來,正式召開會議,再把冷長風請回來。到時候……

    宋景心焦急又痛苦。似乎只能低頭。任他魚肉。

    可是不行,不能夠。

    “我去見藺市長!”

    她起身,伸手去拿外套。

    邵佳琪攔住她。

    景心急推她︰“邵姐!”低乒廳圾。

    “先不說市長他會不會見你,東西已到海關,就算是藺市長出面。你覺得能有多少勝算?”

    “景心,在我看來,不如去見冷總。”

    “邵姐!”宋景心心中苦楚不能為人言。她喊了一聲,只覺得心痛難忍。手扶在桌沿上忍那股灼痛。

    她頹然搖頭︰“我找他,所有事情都能迎刃而解。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可是她要真去找了他,不但是她,父親和品茹今後也將被他抓在手心里。

    如果她還是和以前一樣糊涂,也許她還會抱著希望,拿出信任去求他。可是在董事會之後,在知道他的虎狼之心之後,她怎麼還敢去冒險?

    宋景心還記得那天回到家中,江德拿了協議書的復印件過來,他身邊帶著那位裴律師。 白紙黑字。她在醫院時簽的字。那位裴律師一條一條解釋,她才知道自己陷入了多大的一個陷阱。

    他用宋家宅院做誘餌,聲稱與她結婚之後,只要她簽字,宋宅就落在他夫妻兩人名下,只要她不松口,誰也不能打房的主意。她一心想要保住外祖的房,卻不知道外祖早用房為股,入股了美如。這才是父親和品茹一再要她賣掉房的緣故。也是他引誘她簽字的緣故。

    所有人都在算計她,所有人都在算計房和公司。

    景心想到這里,越覺得心痛難忍,指著抽屜求邵佳琪拿出止痛藥來。

    和水吞下,她躺在椅上等那股灼痛緩過去。

    邵佳琪替她輕輕拍著後背,勸她︰“夫妻之間,有什麼矛盾都能解釋。冷總就算有心要美如,只要他能幫公司渡過危機,其他的都能再想辦法。”

    宋景心知道邵佳琪是好心。可是……她緊緊握著邵佳琪的手,嘴唇張了幾次無法說出口。

    這時外面有敲門聲。邵佳琪安撫了她幾句,走過去開門。

    景心看到門口站著的兩人,眉頭皺了起,她撐著椅扶手坐起身。

    方繆看她一張素臉蒼白,驚了一下,忙進來握住她的手。

    宋景心卻將手抽了出來,眼神從所未見的冷。

    陶衍對邵佳琪點了點頭,走進來︰“景心。”

    宋景心別過眼,朝邵佳琪看︰“邵姐,麻煩你先出去。”

    邵佳琪遲疑的望著不請自來的兩人,頜,關門出去。

    宋景心從椅上站起來,走到門邊落鎖,又把百窗拉上。她蒼白的臉上浮出一絲虛無的笑,目光涼的看著方繆︰“說吧,這里既不會有人看到,也不會有人听見。”

    方繆訕訕,臉色有點難看的喊了一聲“小景”。

    宋景心抬手阻止她︰“還是喊我宋小姐吧,在你眼里,我由始至終不過是個陌生人。”

    方繆急起,忙過來握她的手,宋景心往後一縮,將兩只手背到身後。目光如炬的望著陶衍︰“陶先生,請吧。”

    陶衍眼鏡後的眸光閃了閃,他微笑,像從前每次上課時對他們露出的笑容一般。他說︰“景心,我們是來幫忙的,你不用這麼防著我們。”

    宋景心心口窒悶,連吸了兩口氣仍不覺好。她繞過去,拿了玻璃杯喝下剛才吃藥剩余的涼水才覺得好一點。

    偏側目光望著牆壁上的花紋,她搖頭︰“這個時候來幫忙也未免太巧。”

    “方繆,你非住在宋家有什麼目的我不去追究不代表我真的不知道。這個蠢人,我當得夠久了。”

    她幽幽的說,卻講得方繆心驚膽顫。方繆立刻要解釋,被陶衍拽著攔住。

    陶衍往前走了點,與宋景心只隔著一張辦公桌。他臉上仍舊帶著溫吞的微笑,他是教書的,刻意之下難免帶了書卷氣。也更有幾分說服力。

    他語調緩慢的說︰“是我請方繆帶我來見你,一來,我的確想要幫你的忙,個中原因,無非是為替我表姨向你道歉。二來,我有私心,卻也不是大罪過的貪心,你答應還是不答應,我們也能商量之後再說。”

    宋景心因他說到劉寶鈴,難免心尖一動。她抬眼望向他。

    陶衍笑微微的,保持著非常好的耐性和風度。

    宋景心還是心軟,再一個,她目前也的確沒有辦法助美如度過危機。

    她吁了口氣坐下︰“你的私心是什麼?”

    陶衍見她坐下,也順勢在她對面坐下來。這間辦公室還是宋品茹用的,景心臨危受命,暫時借用,桌面上還擺著宋品茹的個人照片。陶衍坐下時手踫到那面鏡框,他把手收回來,微不可見的在衣服下擺擦了擦。

    “我希望你能夠去見一見長寧。”

    宋景心擱在手邊的玻璃杯轟然作響,原來是被她心驚之下踫落了桌沿。

    水沿著桌面流下來,隱沒在棕紅色地毯里,玻璃杯跌到了方繆的腳邊。方繆撿了起來︰“小景,長寧在里面過得很艱難。听陶老師說,他有好幾次被人打得半死自己也不反抗,他可能有輕生的念頭。”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著他不管。”

    宋景心垂眸不說話,听到方繆這麼講,她手抖得厲害。忽出不知意味的笑,似冷似苦,听得人忐忑揪心。她一抬眼,看向方繆的眼眶里充滿了血絲︰“他是你的朋友,我呢?方方,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