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09章 ︰我今天先撕了你這張偽善的面孔

第109章 ︰我今天先撕了你這張偽善的面孔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方繆心驚,立刻繞過去要握她的手。宋景心躲開,閉了下眼楮。她抬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對陶衍說︰“我想先听你有什麼辦法。”

    陶衍點頭︰“應該的。”

    他拿出一張名片來,手指在上面一點︰“小麗在畫廊見過他。他偏好鄒雅夫的中秋花月圖。不巧,那幅畫被我爸收藏了。”

    宋景心盯著名片上的人名,眼珠凸起,她瞪得眼眶酸,才收下那張名片。

    “時間由我定。事情沒辦成之前,我不會聯系你們。”

    她起身走過去開門。陶衍微笑著點頭離去。方繆猶豫的留在原地。

    宋景心把手一抬︰“請,方小姐。”

    方繆趕上前去喊了一聲“小景”。宋景心把身體一別,抗拒之意顯而易見。方繆還想掙扎,宋景心就說︰“你再不走我就改變主意了。”

    方繆望著她,似露出失望,她說了一句“你變了”。扶了門離開。

    宋景心閉上眼楮直往門上靠。那種失望至絕望的滋味真像泰山壓頂般要將人壓垮。

    十多年的情誼。最後落得如此下場。

    倒數年前的大街小巷,張燈結彩,好不歡喜。火紅的燈籠,熱鬧的商家,歡喜的行人,沒有一處不彌漫著過節的歡樂。宋景心茫茫然走在其中,只她一個落寞,只她一個多余。

    她想回家,卻不敢回去。走在漸漸入夜的街道上。內心恐懼卻又隨陰影攀爬。胡亂走來,竟到了醫院門前。

    去見父親?她已覺聊勝于無。

    抱著包在醫院前面的花壇上坐下來,她看著自己的鞋尖呆。忽然有道身影罩下來,鼻端有微微香氣,她心里一喜,簡直不敢相信。忙起身抬頭,人還沒站直,被人一巴掌掄過來。宋景心被打得耳朵里直嗡嗡,目瞪口呆的望著面前的人。

    “宋景心你膽還真不小!我沒來找你,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品茹不知怎麼出現在這里,她一身鮮亮,顯然不是剛從里面出來。

    “我剛才已經跟爸說了,他的便宜女兒,我不會再手軟!宋景心,你敢打美如的主意。別怪我下手無情!”

    宋景心耳朵根火辣辣的,听她話里的意思,反而是她害了她進去。宋景心忍著。問宋品茹︰“你什麼意思,說清楚。”

    “你還裝腔作勢的問我?”宋品茹昂高了下巴,一張艷麗面孔噴火一般盛怒,“我真是小看了你!還以為你就那麼點拿男人的志氣!原來你一心想要奪家產!好!我今天先撕了你這張偽善的面孔,再好好教訓你!”

    說著,丟開手里的包沖上來。宋景心不是她的對手,雖躲閃反抗,也沒能少遭毒手。

    宋品茹下手絕不留情。她兩個小時前才從里面出來,得知宋景心搶了董事長的位置,聯想到自己無緣無故進去蹲了好幾天,立刻明白怎麼回事。又是前仇舊怨,再來新仇近恨。她本就想找上門去,此時見她出現在眼前,哪里還肯放過她?卯足了勁要打死她。

    宋景心腦袋被打得都懵了,只憑著直覺反抗。她胡亂抓著什麼,握住花壇邊上誰放在那的半瓶飲料,她用力往宋品茹腦門上砸。那玻璃制的瓶,狠勁砸下去威力不小。跨騎在她身上逞威的品茹立刻被砸停了動作,熱血往她鼻梁上躺,很快染紅了宋景心被扭扯了扣的外套。

    宋景心驚慌害怕,傻了眼。丟掉瓶,忙推開品茹起來。

    她後背受過傷,這麼折騰引了舊患,爬起來時佝僂著一時刺痛。半匐在地上沒能立刻起來。

    忽後頭有人一撞,她按在地面的手掌擦掉一層皮,還沒覺出痛來,頭被人一把揪住。她被迫仰著頭躺趴在了地面上。

    只見那宋品茹似瘋了般,額頭淌著血,雙眼赤紅。吃人般抓著宋景心頭直往她背上捶。

    一邊打一邊罵︰“你這不要臉的臭婊!你想要我死!我先殺了你!”

    宋品茹是真殺紅了眼,睇見花壇里有亂石,抓過來,眼里凶光躍躍。照著宋景心的後腦勺打下去。

    “住手!”

    簡君偉無比慶幸自己今天晚走一步,不然這仁心醫院明天就要因為人命官司上社會版頭條了。

    宋品茹被人一喝,條件反射下仰頭愣了一愣。下一刻她恢復姿態,來人不理,反而用了全部的力氣將石頭打下去。

    簡君偉三兩步跑過來,趕在千鈞一刻推到宋品茹,那石頭從她手里滾出去,跌到沾了血的玻璃瓶邊上。

    “小姐你怎麼樣?”

    簡君偉去扶地上的人,一翻過來嚇得一跳。倒不是因為那人是宋景心,而是幾乎看不出那人是宋景心。她臉上都是血,兩頰腫起,頭被抓得狼狽糟亂,耷拉在兩邊。

    她氣息奄奄,眼白往上翻。簡君偉手搭到她脖上,眉頭蹙起,又拿手去抹她的臉,還好,那臉上的血並不全都是她的。

    他身後護士長跟過來,簡君偉把人遞過去,讓她扶好︰“先處理傷口,再帶她去做全身檢查。做個心髒透視圖。”

    他剛說完,那邊宋品茹沖過來抓住宋景心一只胳膊還要打。簡君偉怒推了她一把︰“夠了!”

    宋品茹額上血已凝住,她抬手一抹,血又掉出來︰“她想殺我,我殺了她又怎麼樣!”

    “你還好手好腳站著,你看看她成什麼樣了?”簡君偉搖頭,“宋景心是你大姐!”

    宋品茹嫌惡的吐了口血水︰“野種!我打死她了事!”

    邊說邊橫沖過來,簡君偉難得陰下臉擋在她面前︰“你試試看。我今天要讓你得逞了,仁心醫院明天大門朝東開!”

    宋品茹咬牙切齒瞪著他。簡君偉揮手示意護士長︰“把人帶走!”

    護士長挽著半昏不醒的宋景心往里走。宋品茹又恨又怒道︰“裝不死的臭婊!你等著,總有一天要你好看!”

    她彎腰撿了包憤憤走了。簡君偉松口氣,掏出手機來給冷長風打電話。幾次三番沒人接,他又打到江德那里。得知冷長風到國外出差,剛上飛機,簡君偉無可奈何,兩手抓著頭狠狠揉了揉,他轉身往里走。

    護士長正在替宋景心清理傷口,她緩過神來,人清醒不少。看到簡君偉,她向他點頭道謝。低木土血。

    簡君偉半搭著手臂坐在椅上︰“你們怎麼會在醫院踫面,還打起來?”

    宋景心靜默的低著頭,護士長拿碘酒給她消毒,那麼辣痛,她也不吭聲。

    簡君偉知道問不出什麼,又煩又燥的起身出去。他想來想去,往後一仰坐倒在長廊椅上,他拿出手機來,在電話薄幾個人的名字之間滑動,最後選擇了紹齊,他撥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