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10章 ︰你瞧瞧誰來了

第110章 ︰你瞧瞧誰來了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彼時,紹齊正在和人喝酒。 []擎著搖曳生姿的酒液,冷靜淡漠的男人正是半個小時之前江德告訴簡君偉剛上飛機的冷長風。

    紹齊開了擴音,簡君偉急沖沖,煩躁至極的聲音清晰傳遍整個吧台。

    他說︰“宋景心和她二妹在醫院打了起來。不對,是宋景心被宋二小姐胖揍了一頓!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他們兩姐妹在我醫院上演全武行,你究竟知不知道ran想做什麼?”

    紹齊不語。他等了會兒不耐煩,又說︰“這麼下去,她早晚英年早逝。ran他就不心疼……”

    紹齊剛想說話,冷長風手伸過去一按,掛斷了。

    紹齊抬眼看著他。

    冷長風目不斜視,拎了半瓶烈酒往自己杯里倒。

    “宋品茹出來了,你真打算讓她去對付她?”

    紹齊拿起酒杯卻不喝,握了一會兒,隨手又放回到吧台上。他側身望向冷長風︰“她不會是她的對手。”

    冷長風漠然不理。紹齊露出無奈,手去夠酒杯,卻難往嘴邊湊。

    他一副關心則亂的模樣全在冷長風眼里,看得後者只覺那酒滑下去燒心得慌。

    冷長風一仰脖把半杯烈酒都干了,抖抖衣裳從高腳椅上下來。作勢要走。

    “ran!”

    紹齊按耐不住,手扶著吧台邊沿站起來︰“如果我不贊成,你是不是還要繼續下去?”

    冷長風頓了一頓,未回頭︰“我不覺得這件事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他昂身朝前走,紹齊無可奈何的坐下。握住酒杯,滿面愧疚。

    室外的天又冷了,加上細密小雨,簡直刺骨。

    江德打開車門,冷長風進去。後座有位裹著白色貂皮大衣的曼妙女,嫵媚妖嬈,車廂內有濃濃煙味,夾雜著女士香水的味道,兩相縈繞下,令冷長風鼻端驀生出敏感,連著打了兩個噴嚏。

    “好好的怎麼打起噴嚏來了?是誰想你了?”

    那女說話婉轉如鶯,笑時更有無限風情。她把煙掐了,過去抓冷長風的手。

    她的手捂在大衣里久了,暖得很,剛做的指甲刮著他掌心。又熱又癢,是最撩人的手段。

    冷長風卻覺有點厭倦,從前不覺得著煙味與香水纏繞有什麼古怪。這時卻覺得分外不適應。

    他讓江德搖下點車窗透氣。

    那女眼峰微轉,就猜到他的意思。往後拉開點距離,她咬著唇角似嬌還嗔︰“你在嫌棄我?ran,你別忘了。”

    她不把話說完,手捏著冷長風領帶把玩。眼梢挑起,說不盡的嫵媚。

    冷長風冷臉把領帶往回一拉︰“徐漫露,我不是二十年前的小乞丐,你少拿以前的恩情來威脅我。”

    “喲,冷少爺生氣了?別啊,我可是特地飛過來陪你過年的。你不最看重這一年最後的節日嗎?我撇了爹地過來的,你得好好招呼我。”

    邊說邊笑起來,挪著圓潤的臀。她往他身上坐。

    冷長風肅穆凝著窗外,由她在自己身上扭來鑽去,視線投得遠遠的,目光深邃。低木序亡。

    節日的氣氛越來越濃,早起夜晚都能听到外面陣陣鞭炮聲。七嬸又躲在廚房給冷長風打電話,叮囑他明天晚上一定要趕回來吃團圓飯。宋景心悄悄走開,想哭卻沒眼淚。

    從醫院回來,品茹又鬧了一回。不過在門口就被七嬸攔住了,沒好進來。七嬸見她那凶悍吃人的模樣,立刻讓人換了門鎖,也交代了家里其他佣人不準放她進來。

    宋景心明知宋品茹不講理,心想等這個年過去,再召開董事會的時候把位置還給她就是了。自己本就無心也無力和她爭什麼斗什麼。也就不去過問七嬸怎麼做了。

    不過,這麼一來,想要接父親回來過年是不可能了。品茹的個性,最不是不肯認輸。

    宋景心坐在光禿禿的花架下,摸著手上的戒指,哪里都沒有心里涼。他像失蹤了一樣,無消無息。

    “大小姐,大小姐,你瞧瞧誰來了?”

    忽听到七嬸欣喜的喊聲,宋景心心口一跳,驀的起身,握緊了戴戒指的那只手,探了脖往七嬸身後去看。

    雖知道不會是他,可看到七嬸身後人面孔時,仍忍不住失望。

    七嬸悄悄退開,示意方繆安撫安撫宋景心。

    宋景心掐得戴戒指的那根手指都疼,她面上淡淡的︰“有什麼事嗎方小姐?”

    方繆不無淒哀︰“小景,你一定要這樣嗎?”

    宋景心轉身往里走。方繆轉過去攔住她。

    兩人相視,不再有從前的默契親密。宋景心的眼楮里淡如高空的雲。方繆忍不住,一下上前抱住她︰“是我不好,我沒顧及到你。可是小景,好歹你安然無恙的站在這里,吃得好,穿得暖。可是長寧他……”

    宋景心推開她,往後退了一步︰“是陶先生讓你來的吧。陶先生果然有辦法。”

    方繆臉上滑過一絲不自然。她抹了抹臉︰“陶老師說,不出意外,再過一個小時就會有好消息。”

    “我是專程過來……”

    “專程來帶我去見顧長寧。”宋景心接過她的話說完,方繆咬了咬下嘴唇。

    景心心里悶痛,臉上還是淡淡的︰“我不是會反悔的人,你們怕什麼呢?”

    她往里走,方繆又追上前。宋景心一下站住,方繆也立刻剎住腳。

    “就不請方小姐進去坐了,我拿件衣服很快出來。”

    方繆訕訕的,只能看著她進去。

    景心和七嬸說了一聲,七嬸以為她要跟方繆出去走走。看她還貼著膠布的臉,就囑咐了幾句,給她拿了衣服送她出門。

    雨越大越大了,隨風鑽入衣領,凍得人直哆嗦。

    關上車門,宋景心只對方繆說了一句話,兩人一路無話。

    她說︰“我不想听任何勸說和解釋,如果你曾經把我當朋友,請給我最後一點安靜。”

    鋼絲鐵網,雨天陰霾下更莊肅沉重。宋景心推門下車,方繆遞過去一把傘︰“我在這里等你。”

    景心頓了頓,未答應,她把外套的帽兜到頭上,謝絕了她的好意。

    方繆望著她淋雨走遠,手垂下來,眼里說不盡的黯然。他們的友誼,就像這條路,也到了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