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12章 ︰告訴我真相,我給你真話

第112章 ︰告訴我真相,我給你真話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徐漫露也回去,拿了衣架上的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正好看到冷長風從樓梯上下來,她笑倚在扶手邊上。

    “喲,這麼著急?真上心了?”

    冷長風斜了她一眼。掠過她往外走。

    徐漫露氣急,跺腳在後嚷︰“你是我的!我的!”

    見他不停,又趕著追出去。就見冷長風把手上的外套往宋景心身上罩,後者冷著臉將外套丟到地上。

    “ran!”

    徐漫露不可思議,跺腳扭到冷長風身側。

    “進去!”

    她凍得臉孔紫,手指冰涼。冷長風目光利起來。宋景心一動不動,打定主意要和他耗。冷長風驀的掀起一絲冷笑來,長臂往前一展,扛了她就往里走。

    宋景心掙扎,他穩步前進。兩個人俱不出聲,在沉默里交戰、對峙。

    徐漫露氣白了臉。跟著就要過去,七嬸把路一攔︰“徐小姐是客人,主人家的事就不勞你操心了。”

    冷長風駕輕就熟的踢門,撞上,把人往床墊里一扔。他解開睡袍的帶,俯身壓下來。宋景心頭暈眼花,還未回神就被他困住。他身上帶著夜的冷和水汽的濕重,還有一點點酒味,一點點女人身上的香氣。那味道鑽到她心肺里,難受得一時窒悶一時想吐。

    “放開!”

    她使勁踢他蹬他,起狠來抓住他胳膊張嘴咬上去。牙齒磨著皮膚滲透到肌理。他壓著她身體不動,她咬著他也不動。

    四目相對,宋景心眼里俱是火光惱意。他本也凶光簇簇。忽然,他眸光一柔,低下頭來靠到她耳邊舔了舔她的耳珠。聲如染毒︰“我更希望你用別的地方咬我咬得這麼緊。”

    “冷長風!”

    她羞惱至極,松口喊出他的名。

    冷長風忽將臉低下來,唇抵在她上方,宋景心扭頭,他順著她扭頭。貼著她說道︰“你再動,信不信我就地法辦了你!”

    感覺到他蓄勢待的身體某處,宋景心果然不敢再動。

    他貼著她的唇伸舌舔唇磨蹭起來,用意明顯。宋景心抓住他的手,牢牢握住。

    冷長風親吻的動作停下來,濕耷在額前。目光玄黑的望她。

    宋景心不偏不倚望回去,倔強道︰“外面有的是人等你,你去!”

    他抿著唇挑起眼,似笑不笑︰“當真要我去?”

    她有苦難言,閉上眼別過頭。

    他舌尖踫踫她的眼皮。又濕又熱。松開撐在她身側的手,他將全部重量壓到她身上。宋景心自覺要喘不過氣來,睜開眼拿手去推他。

    “寶貝。”他身體沉重不動,側貼在她耳邊說話,“和我說一次真話就那麼難?”

    宋景心怔住,他偏過頭來,諷刺里帶著冷笑︰“你今天去哪里了?”

    宋景心心驚,之後是心寒。她僵住,瞪圓了眼楮看著他︰“你派人跟蹤我?”隨之更加激烈掙扎起來。

    他沉默不語,手上力道不小,堅決、冷酷,就如同他冰封的心一般。

    宋景心指尖一痛,指甲在掙扎中折斷。鑽心的疼一直牽動了心肝。她惱恨的喊︰“別踫我!”

    “不讓我踫讓誰踫?”

    她努力閃躲,他掐住她脖,以不容抗拒之勢得了逞,沒有一點點預兆,沒有一點點溫存

    “出去!”

    她對這種事向來有幾分恐懼的陰影縈繞在心頭。之前幾次他總溫柔以待,令她不排斥。這一次簡直生出痛不欲生的感覺。宋景心疼得逸出眼淚,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胳膊,指甲掐了進去。

    冷長風也覺不妥,寸步難行之下也不好受。他低去哄她,宋景心別過頭不理,眼淚掉到床被里。

    他欲說句好話,吻著她的眼淚低聲道︰“有什麼事都能和我商量,去找別人干什麼?你知道那些人的心里怎麼算計呢?”

    “寶貝,和我說句真話就那麼難?”

    他舔著她臉頰的淚,終于溫柔了幾分。

    宋景心顛著身听他軟言軟語,又恨又羞。她咬牙不肯出聲,他就將動作加快起來,添了點暗里的花樣,磨得她沒了骨氣。

    被他輕而易舉的攻佔,她心里的苦無法說出來,只一味的恨。他還在耳邊喊她的名字,一聲一聲,與往日不同,沾了**,像是也被他貼到了心尖在呼喚一樣。

    身體里像有一層一層的浪,將要到岸又被他阻止,她載浮載沉里全憑他控制。悲苦和歡喜交織雜陳,這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叫人痛苦的情感。

    他就像啐了毒的蜜糖,明知道不可試,可她這個自小未嘗過甜滋味的小孩實在太渴望了,心想,只是嘗一點點又何妨呢?誰知道就此中了毒,再要抽身已沒了回頭路。

    宋景心不肯出聲,轉過手臂來要咬下去。他將嘴湊過來,含住了她的雙唇,吞下了她的嗚咽,繃緊了身體將她摟進懷里。

    宋景心鼻尖沾著他的汗水,恍惚里有種兩人在生死邊界相依的錯覺。她其實多向往能陪他苦,陪他喜,能和他走到同一條路上去。

    可是……她搖搖頭,為自己的奢望苦笑。

    冷長風撥弄她濕透的頭,情潮之後殘有溫存。

    他親親她︰“累壞了?”

    宋景心空身坐了起來。窗外天徹底黑了,她心里也沒有一絲光亮。

    “我今天去見顧長寧了。”她不看他,“他告訴我,你是來報仇的。冷長風,你說我不肯和你說真話,你又何嘗跟我說過真話?”

    她肌膚雪白,未著寸縷下似透著一層熒光,不必多做什麼就足夠撩人。回時的側臉倔強堅決,透著一股素日里沒有的堅強。冷長風凝著她,目光流轉。低低來巴。

    “繼續。”

    “告訴我真相,我給你真話。”

    長久的沉默,只有他漸漸泛冷的目光。冷長風起身從地下撿起睡袍披上,嗓音已無半點溫情︰“寶貝,在床上談交易,你還欠點火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