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15章 ︰簡稱,一鳴驚人

第115章 ︰簡稱,一鳴驚人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熱鬧之後是寒冷,喧囂之後是寂寞。

    冷長風拉開窗簾,對面有人在放煙火,嗶嗶啵啵的火光沖到他眼楮里,像是飛蛾撲火的小蟲。他回頭看躺在床上睡過去的徐漫露。眉間拂過一絲厭惡。

    他彎腰去拿車鑰匙,起身往外走。

    緊閉的雙眼在他扭開門鎖的那一刻睜開,徐漫露坐起來︰“你去哪里?”

    冷長風未回頭︰“你要覺得跟1isa沒敘夠舊,可以跟我再去一趟。”

    徐漫露浮起恐懼。她神經質的抓了抓兩條手臂,無法控制嗓音︰“你瘋了!大過年的去陪一個死人!”

    冷長風理都未理,拉開門走了出去。

    “她死了!她死了三年了!”徐漫露尖叫,抓住枕頭丟出去。滿室空寂無聲嚇人,她又揪住被,人往里鑽,嘴里一疊聲嚷“別找我”,“滾開”。“別找我”。

    冷長風站在車旁點燃一支煙,冷風吹得他更清醒。煙火的氣味也令他恢復些氣血。

    他扔了煙蒂,開車往城內趕。

    到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夜的鐘聲。宋家宅院里安安靜靜,她的窗戶也黑  一片。

    冷長風把車停在外面,風大夜冷,他摸了支煙燃在指間取暖。誰能想到他也有這個時候,想見不能見,想進不敢進。

    三年前,也是這個時間點,1isa死在大雪紛飛的美國。他開始籌謀著要回來。往昔試圖遺忘的仇恨一下點燃,想滅都滅不了。

    一根煙燃盡,回憶才開始了一半。他前半生的苦難不值一提,令罪魁禍後半生不得安寧才最重要。

    他扔了煙蒂,搖下車窗按響喇叭。鐵門緩緩打開。佣人從里跑出來。

    “先生回來了。”

    冷長風“嗯”了一聲,把手套圍巾摘下︰“大小姐睡了?”

    佣人接了他的手套圍巾支吾不答。冷長風擰眉一瞪,那人趕忙說︰“大小姐忽然昏倒,先生送她去醫院了。”

    “先生?”

    冷長風挑眉。

    “先生來給大小姐拜年,正好七嬸……”

    “初一還沒到他就來拜年,倒是勤快。”冷長風哼了一聲,掉轉身往外走。

    車還留在院里,引擎都熱著。他矮身坐進去,握住手柄就要開車。反光鏡里瞥到自己橫眉怒對的眼神,冷長風怔了怔。他推門下車,在佣人詫異的眼光下返回室內。

    宋家的年一向都安靜,今年尤其。

    宋景心不肯在醫院休養,七嬸無奈之下只能帶她回來。開車的人是簡君偉,薇薇坐在他邊上,他開車時總拿手去抓她放在膝蓋上的手。薇薇羞惱,兩人低聲打打鬧鬧。

    七嬸咳嗽一聲。簡君偉安分一點。

    景心笑,看了下七嬸說︰“簡醫生有分寸的,你就別管了。”

    簡君偉不尷尬,反而沒臉沒皮的朝宋薇薇湊腦袋過去,笑嘻嘻說︰“看,咱姐都同意了。”

    薇薇大澹 啃叩暮傲艘簧蠼恪0蚜扯悸竦叫靨爬鍶ャbr />
    七嬸瞪了眼景心︰“你就巴不得我都不管!這才一晚上非要回來!越活越小了,不听話!”

    宋景心笑︰“七嬸,外祖說過,初一做什麼,對這一年都是兆頭。我初一就住院,那不是一整年都要住院的預兆嗎?還是出院好。”

    七嬸連聲“呸”。

    薇薇就笑︰“大姐不常開口,一開口就驚人。”

    簡君偉婦唱夫隨︰“簡稱。一鳴驚人。”

    車廂里說說笑笑,很快就到了宋家門口。簡君偉開門下車,薇薇怪道︰“你下來干什麼?”低鳥廳血。

    簡君偉就喊︰“大姐,大年初一的,我進去給你拜個年成不?”

    薇薇扯著他袖撓他。

    景心笑起來。清白的天,她臉龐笑意生動,清雅溫柔。冷長風站在門的這頭看著,心里像長了百只螞蟻在撓似的。

    七嬸忽然扯了下宋景心,笑聲停下來。七嬸拉著臉朝冷長風看。

    他從里面走出來,這樣寒冷的天氣只穿了件襯衫,神清氣爽的踱到幾人面前。

    “七嬸你先進去吧。”

    宋景心推了推七嬸。

    薇薇瞧不出其中尷尬怨怒,喊了一聲“姐夫”就問︰“姐夫你昨天上哪里去了?大姐進了醫院,我們陪了她一晚上。”

    她也不客氣,有點沖。簡君偉忙拉了她,薇薇扭開。

    冷長風視線在各人身上一掃,一句話也沒有,伸手就去握宋景心的手腕。口氣涼涼的︰“紹齊也陪了你一晚上?”

    薇薇有點生氣,往前要擋到宋景心身前。簡君偉忙拉著她往車上去,一邊走一邊說︰“我帶你去個地方。”

    宋景心目光落到他捏她腕的手上,抬起眼皮︰“我自己會走。”

    冷長風眯起眼,察覺到她有些不同。他松手,皮笑肉不笑︰“跟著別的男人走?”

    宋景心不理他,錯開身進門。

    他快走幾步趕上,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往里拽。他的步極大,宋景心被他拖著幾乎跟不上,幾次險些跌倒。

    她心急,一手擋在身前,不敢和他硬來。

    冷長風將她一氣拖到樓上,推開門把她丟了進去。

    宋景心忙將空了的兩只手去擋,頭磕到櫃上,有點疼。

    她扶在櫃上不動,等著那陣狂烈的心跳平息下去。後背上浮起細細冷汗,一股心有余悸的恐懼漫上心頭。微微的刺痛感,像鋒利的麥芒猛扎下去似的。

    “你身體不好,這幾天就別見客了。”

    他沉聲說道,轉身拉住門把手就要關門。他打算把她關起來。

    宋景心心里一驚,扶著牆回身,兩手抓住他的手腕。兩眼圓睜望著他。

    她力氣大的驚人,眼里似含了今早寒霜凝成的露水一般。

    冷長風眼神堅定,銳利如刀戳破她瞳仁里的霧霾,他堅定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撥開她,反手將門用力拉上,鎖眼轉動。轉瞬之間,室內只剩下黑寂寂的一片。

    宋景心被整片黑淹沒,眼前也似沒有了光。她往後靠,背在門上,頓覺渾身無力,臉色一寸寸灰白。心也像遮天蔽日般灰白下來。

    “你沒有心嗎?”她倚著門低聲問,明知道他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