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陶先生,請你離開

第一百一十七章 ︰陶先生,請你離開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薇薇念律師專業,課業很重。過年時候的這幾天假期也就顯得尤為珍貴。簡君偉不肯放過,一心想要霸佔。一大早就來找她,至晚方歸。景心也很少看到她。

    冷長風沒有再把門鎖起來,她可以自由的在房里行走。出門卻不是很方便。他派了個人過來,說是為她出行方便,給她提東西開車使喚來的。

    表面看他似乎是真的吃醋,怕她再跟紹齊接觸,可是宋景心心里明白,他絕不是因為這個。

    “大小姐,吃藥了。”

    七嬸上樓來,中藥的味道一下漫進整個房間。低邊廳才。

    七嬸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中藥方,每天必定給她來一副。宋景心放下手里的畫具,有點無奈的扭頭看七嬸︰“味道太怪了。”

    “甦醫生今天給我來電話了。”

    七嬸一邊吹著藥,一邊給宋景心遞過去︰“我跟她說了你不想喝藥。她說你要不喝,讓我這就打電話給她,她立刻就去告訴簡醫生。”

    宋景心僵了僵,伸手拿過藥碗來,一邊捏著鼻往嘴里倒,一邊嘟囔︰“原來這藥是甦醫生給你的,你早說,我肯定喝。”

    七嬸抿著嘴笑。拿了塊糖果遞給她。

    景心含在嘴里,眯了眯眼楮。

    “我買了一罐話梅糖,你這麼愛吃酸的,興許……”

    宋景心看了她一眼,七嬸笑笑,把話咽下去。

    “也該罰罰他,誰讓他叫大小姐傷心了?不過,出了氣就算了。夫妻之間。有什麼都別瞞得,何況是這樣的大事。”

    七嬸在她手背上輕輕一拍。宋景心蹙眉,低頭不語。

    “對了,樓下有位陶先生,說是有事要和大小姐商量。我看要到午休時間了,就讓他在下面等著,先上來問你的意思,見還是不見。”

    “陶先生?”

    宋景心跟著七嬸下去,看到紅色毛衣的陶衍站在院中央。他頭上帶著水汽,可見站了有一會兒了。

    “陶先生有什麼事?”宋景心讓七嬸先去,自己迎著陶衍走過去。

    陶衍回過身來,臉上帶著淡笑︰“好久不見。年還沒過,我來給你拜個年。”

    景心淺淡的笑笑︰“陶先生有事就直說吧。”

    陶衍點頭,往宋景心的方向走近了一步。他離得太近,已出安全距離。宋景心下意識往後一退。

    “景心,我們還是換個地方說話。”

    他朝宋景心身後的人掃了一眼。景心就看到冷長風留下那人的身影。她看看陶衍,陶衍眼里有一絲緊張和焦急。

    宋景心抬手,示意他往花架那邊的房去︰“我外祖的畫,陶先生沒見過吧。帶你去見見。”

    陶衍點頭,笑道︰“宋老先生妙手丹青,有幸一見是我的福份。”

    兩人往景心外祖所住的房里走。

    “就在這里說吧。”景心只往房里走進幾步。見那人未跟過來就站住了腳。

    陶衍有點失落的笑笑︰“還以為能見到宋老先生的妙手丹青呢!”

    宋景心素著臉,很安靜的看著他。

    陶衍吐了口氣,他一手插到口袋里,半邊臉被光擋住。戴了眼鏡的陶衍有個別角度和冷長風有點像。都有陰郁和森冷藏在溫和的表象里。

    不過,冷長風比他多了點泰山凌雲的自在,不屑一顧的恣意,那點自然的貴氣。足夠將兩個人分到完全不同的類型與領域里去。

    宋景心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著他,想到冷長風,她有點不安。

    “再有兩天,美如就會召開董事會。經過上一次的事,董事長的位置,你應該是志在必得了。”

    “我在這里先恭喜你。”

    宋景心看他嘴唇張張合合,不緊不慢的說話,她把手握到一起,那種不安感更加強烈。

    “我本來不該再打攪你,我替你辦了事,你去見過了長寧,我們的交易也就算完成了。可是……”

    陶衍刻意停下來,鏡片後的目光暗中窺伺著宋景心的面部表情。

    “昨天晚上我和小麗得到消息,長寧死了。”

    景心本半靠在門上,陶衍這句話一說出來,她被驚嚇到,不禁往後一退,後腦撞到門上的玻璃。門連著撞到牆壁。沖力太大,老舊的玻璃窗被撞得砰砰作響,忽然就掉了下來,碎裂在她腳邊。

    “不可能!”

    “我和小麗也不敢相信。可是千真萬確。他被人打死了,在牢里。”

    冷長風拿出手機來,上面是他拍下的顧長寧最後的樣。面目盡毀,滿是傷痕。

    “他是被牢里一個叫華哥的人打死的,那個華哥本來就判了死刑,再打死一個也沒什麼損失。”

    宋景心睜大了眼楮,她瞳孔里都是照片里顧長寧面目全非的樣。可是她記得他脖那里有一顆痣,照片里的人脖處也有一顆痣。

    “大過年的,這種事我不該來和你說。你和長寧已經沒有任何關系。可是……”陶衍把手機收起來,閉眼沉重開口,“這個叫華哥的,之前在冷先生公司里當過保安。”

    宋景心望向他。

    “是!我不該懷疑冷先生!但是你不覺得這一切都太巧了嗎?你去見了長寧,他就死了!凶手和冷長風還有關系!”

    “過年前我見過長寧,他告訴我,冷長風之所以會對顧家趕盡殺絕,是因為我表姨夫對他祖父下過毒手,害過冷長風一家。長寧自從認罪伏法,在獄中沒有哪一天不是被人打,被人刁難,吃盡苦頭!冷長風之前也說過,他不會放過長寧。所有這一切,難道真的只是巧合?”

    宋景心身體冰冷,僵站著不動。她不敢再听,也不敢相信︰“你走。”

    “宋景心!長寧讓我告訴你,冷長風他就是利用你!當年他的父親會破產,他會過上顛沛流離的生活,和宋家也脫不了關系!你就是他復仇路上的一顆棋!他不會放過你,不會放過宋家任何一個人!”

    “陶先生,請你離開!”

    宋景心一句話不想听,她手扶住門,穩住身體,一字一字緩慢又堅定的說。

    陶衍收起痛苦焦急的視線,他凝著宋景心低垂的眼,灰白的臉,嘴角隱約有一絲詭異的笑。

    他露出失望卻又極力體諒的神色,緩下聲來︰“我知道你暫時不能接受。好,我走。但是無論什麼時候你想知道真相,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他把一張紙塞到宋景心手里。拔步往外走。

    出了門,他回透過花架朝對面隱約可見的那個半彎著身的女人瞧,唇邊露出得逞的一抹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