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一直知道你有目的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一直知道你有目的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廚房離這里近,可也有一段距離,七嬸剛才听到脆響就忙趕出來。正好看到陶衍往鐵門那端去。

    七嬸掃了他一眼,心有疑惑。听到身後門一陣響,她忙回過來。就見宋景心整個人匐在門上,就要跌過去。七嬸趕過去扶住她,連聲著急的問她怎麼了。

    景心無話可說,只覺一口氣堵在胸口,喉口腥甜,似要吐出來一般。她兩手緊緊攀著七嬸,只是搖頭。七嬸更急,半抱著她往室內走。

    “哪里不舒服了?我打電話給姑爺!”

    她邊說邊拿出手機來。宋景心握住她的手搖頭,眼里滾滾的掉出淚來。

    “你現在的身不比以前,還記得甦醫生說什麼?千萬保重!”七嬸非要打不可。宋景心手上的力道不小,握著不放。她憋著難受,卻說不出話來。只一味的搖頭。

    七嬸不敢強來,怕傷著她,只好先把她扶進去再說。

    宋景心蜷縮在沙上,整個臉白得嚇人,目光里都是淒惶。她掉著眼淚,聲音嗚嗚咽咽,听得七嬸又是急又是心疼。借著去給她拿熱手巾的時候,她還是打了電話給冷長風。

    彼時冷長風正在紹齊那里,說起那天晚上的事,冷長風擰眉臉色鐵凝。

    他問︰“阿偉也沒問?”

    紹齊搖頭︰“那位甦醫生以醫生有替病人保留**的借口,拒絕跟景心以外的任何人透露。”

    他想了一想,又說︰“不過檢查的時候,七嬸一直陪著景心。”

    冷長風頜,正要說話。七嬸的電話急沖沖沖了進來。冷長風低頭一看,立刻接了起來。

    听那端講了大概,他答一聲“我馬上回來”。就起身要走。紹齊攔住他︰“董事會的事你究竟打算怎麼辦?”

    冷長風眉目稍靜的望著他,拂手撢開紹齊的阻攔︰“紹齊,宋景心是我的妻。”

    紹齊也沉下臉來︰“她要知道你們那張結婚證書沒經過大使館審核,還會認為自己是你的妻嗎?”

    冷長風的面孔一下沉冷下來。他盯著紹齊,目光如鷹。

    紹齊往後退了一步,長吸口氣︰“我只希望你能再考慮,一旦董事會召開。她列席美如,事情就真的再沒有轉機了。”

    “我們是朋友,我不想你將來後悔。”

    冷長風哼了一聲,盯著他說道︰“你只需要記得我們是朋友,其他,不必操心。”

    他急匆匆離開,紹齊從窗戶望著他走,握緊拐杖,眼里流出擔憂。

    冷長風一進門,丟了車鑰匙給佣人,邊走邊脫風衣。七嬸見到他回來,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趕忙迎上來說︰“今天上午大小姐還好好的。午後有位叫陶衍的人來給她拜年,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就成了那樣。”

    七嬸朝樓上一望,眼中不無憂色︰“一直在哭,怎麼哄也不肯說話。”

    宋景心算不上愛哭,她能忍,出什麼事都不肯輕易掉眼淚。七嬸也知道她的脾氣。到這地步,肯定是出什麼大事了。

    冷長風蹙眉沉目,兩三步跨著往樓上走。

    房間里的窗都開著,簾被風吹得卷起來。現在又不是盛夏春秋,洞開窗門,天知道有多冷。冷長風一走進去,身上都覺得掉了一層熱。

    他輕手輕腳,關了門。解了外套脫下,他想把鞋也蹬掉,腳一抬起來才覺自己走得急,竟然連鞋也沒換就這麼上來了。心里有點異樣一掠而過,他沒去在意。摸到蜷縮的人身後,展開雙臂就把人摟到懷里。

    宋景心猛然一震,身體一下僵硬。冷長風也有察覺,卻不表露。

    他靠在她耳邊低聲哄︰“怎麼了?好好的又鬧什麼脾氣?七嬸急得跳腳,我也火燒火燎趕回來了。你瞧瞧,多孩氣?”

    宋景心凍得渾身冰冷,他的懷抱溫暖,誘惑得人直想往里鑽。可就是這份念想,令她一步步到如今人鬼不知的地步。

    她臥著不動,越是覺得暖和,越忍不住眼淚直往下掉。

    宋景心抬手想抹抹臉,手指凍得僵硬。她干脆不動,任他吻她的臉頰,耳垂。

    她的手腳、身體冰涼得他心里驀然騰起股叫惱火的東西,冷長風心驚,雙手扳著她的肩膀將她正面看向他。

    他看到一雙滿是眼淚的眼楮,像是關不了的水喉,不停不停往下掉。冷長風壓著心里的猜測,指尖在她眼周輕點,低聲說︰“哭什麼?有我在,誰敢欺負你?”

    “和你說過多少次別怕,怎麼就不听呢?”

    他像哄小孩似的,親親她的眉毛眼楮,親親她的鼻尖。含著她的唇細細的品,慢慢的吻。手也在她衣裳里上下撫著,令那寒意無處躲藏。

    宋景心有點木楞楞的,任由他對她做任何事,她沒有反應。

    冷長風停下來,肅穆了眉眼,望進她眼楮里去。才現她的眼楮里除了眼淚,還有陌生、恐懼,和……恨。

    冷長風握著她雙肩的手松開。他與她拉開距離。

    “顧長寧死了。”她開口,嗓因長時間的哭泣有點啞。更有點冷。

    冷長風詫異,眼鏡後的瞳仁浮出驚訝的光︰“死了?誰告訴你的?”

    宋景心坐起來,她保持一個姿態太久,又受凍,手腳麻木,崴了兩次。他伸手去扶她,她躲開。

    “誰告訴我的不要緊,我只想問你一件事,你說,我就信。”

    她胡亂擦了淚,目光堅定,更有點決絕的望著他︰“你接近我,是不是為了報復顧宋兩家?”

    冷長風沉目盯著她,剛才的柔情全都消失,森冷伏在他眼角眉梢。他薄唇抿著,像是銅鑄鐵造般盯著她。低妖農號。

    他的聲音也是冷的︰“誰告訴你的,是不是那個陶衍?”

    宋景心心里那根弦繃到臨界點,她深吸口氣,強壓抑著自己︰“你告訴我。”

    冷長風冷笑一聲,從床上下來。他要走。

    宋景心听到心弦斷裂的那聲脆響,震得她幾近魂飛魄散。

    她喃喃的說,自己听不清自己的嗓音︰“冷長風,我一直知道你有目的。我以為你想要公司、房,名和利,我情願被你騙,被你欺。可是原來,你要的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