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得利的會是誰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得利的會是誰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冷長風開了車沖出來,門在他身後關上,出沉重的聲響。

    躲在路對面樹下的宋品茹露出臉來,得意的笑出聲。樹干另一側,陶衍拿下眼鏡。用衣服一角慢條斯理的擦著。

    “他們吵起來了!宋景心明天肯定沒心思出席董事會。到時候……”

    宋品茹勾著紅唇,有點惡毒的扯了扯嘴角︰“呸!死野種,敢和我爭!等著,早晚讓她也嘗嘗被人掃地出門的滋味!”

    陶衍擦完眼鏡,又擱到鼻梁上。雙手抱胸半靠著樹干,斜睨了她一眼︰“別高興得太早。你也說冷長風對她不同尋常,要是最後冷長風還是舍不得,你仍舊是一場空。”

    “她到底有什麼本事,能把冷長風迷成那樣!”宋品茹不甘。

    “要說長相,她的確比不上你。”陶衍輕佻的在她胸前掃了一眼,眯起眼梢朝著房某一處看。“不過她身上那股冷勁,只需要站著不動,就讓男人恨不得扒光了她的衣服,把她壓到牆上狠狠的干她!”

    宋品茹听了,臉上冷笑︰“原來你對她也惦記著,我還真不知道我這個大姐這麼會勾人。”

    “顧長寧是死了。他要是沒死,我真要指點指點你,他可是嘗過宋景心那股冷勁的滋味。有沒有欲仙欲死,你可以去問問他,得不到,過過干癮也好!”

    陶衍勾著唇斜她,拿了一根手指在她下巴上刮︰“心癢了?嫉妒了?”

    宋品茹冷笑,一巴掌拍掉他的手。陶衍臉色頓變,扣住她下巴捏得骨頭直響。宋品茹痛得臉都似扭曲了似的,心里生出恐懼。

    “別在我面前耍你的小姐脾氣!記住了!”

    他一松手。品茹像死里逃生似的,站都站不住,扶著樹直喘氣。

    “大戲就要開場,還是想想怎麼對付冷長風。免得中途生變,你這只喪家犬再度流落街頭,無處容身。”陶衍眯著眼,陰冷的表情收起來,又披上書生的外皮。只是那摩擦著兩根捏過她下巴的手指,泄露了他心里的陰暗。

    宋品茹心駭得直抖。怨怒得顫。可她卻不敢在這個時候露出怨恨,佯裝順氣,連連將怒火壓在心頭。

    她把包往肩膀上一捋,別過臉看向陶衍︰“那怎麼辦?我現在連他的面都見不著,要想把他勾到手是不可能了!”

    “美如本來就是我的,宋景心這個賤人,她憑什麼!”

    “你再替我想想辦法!”

    陶衍嗤了一聲,不屑的扭頭看她︰“我這麼幫你,能得到什麼好處?”

    宋品茹壓著心里的嫌惡,勾著他毛衣一角,靠過去倚著他說︰“我人都是你的,你還想要什麼好處?”

    陶衍哼哼一笑,拂開她的手︰“我會幫你奪回公司。但是你要記得。等你跟了冷長風,不能少了我的那一份!”

    宋品茹忙說︰“你是我的大功臣,我不敢忘!”

    陶衍冷斜了她一眼︰“諒你也不敢忘。”低妖島弟。

    宋品茹壓下眼底的惡毒,想想自己還有把柄在他手上,現在又靠得上他,不能輕易撕破臉,只能扯唇笑著連聲答應。

    陶衍起身往前走。宋品茹跟上去︰“你上哪里去?”

    “你不是讓我再替你想辦法?”

    宋品茹露出喜意︰“什麼好辦法?”

    陶衍半側過臉,嘴角扯出一抹笑,他未理會宋品茹,眼底浮出陰毒。

    冷長風車開得飛快,茫茫路上只見他離弦之箭般的車身。來到城郊的一座紀念堂,他快步走到里面。正中的盒上有個長嬌俏的女照片,正是好年華,笑顏如花,一雙眼楮似盛滿了全天下的陽光。

    冷長風站定在她面前,憋在心口的氣緩緩吐出來。他摘下眼鏡,喊了一聲“1isa”,無限柔情的伸手在她照片上輕輕撫著。

    “你不該走。”

    他輕吐出聲,閉上了眼楮。

    堂內燒著香火,縈繞在人鼻尖,將塵世的煙火氣一點一點泯滅。冷長風站了好一會,指尖慢慢撤了剛進來時的涼意。他睜開眼楮,又看了一眼女的照片。他挪開手。

    堂外有人進來。襯著拐杖敲地的聲音,冷長風視線下低,看到了地面上,來人的投影。

    紹齊捻了一支香,對著1isa拜了拜。他半轉過身去︰“我得到消息就去了宋家,家里佣人說你出去了。我想,你應該會來這里。”

    冷長風轉身往外走,紹齊也隨他出去。

    “我派人檢查過顧長寧的尸體,初步鑒定是他本人。但面目盡毀實在可疑,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性。”

    “這件事先緩一緩。”

    冷長風走到一棵景觀樹下,他從煙盒里掏出一支煙︰“有個叫陶衍的,你替我去查查他的底細。”

    “陶衍?”紹齊沉吟,“顧長寧最後見過的人的確是景心沒錯,不過在此之前,探視最多的人正是這個陶衍。”

    “他是顧長寧的表親,也是顧家在城中唯一的親人,從表面來看,他探視顧長寧並沒有什麼不妥。不過,美如那批貨能夠順利送出,雖有我們順水推舟,但他的本事也不能小看。”

    冷長風听他說著,將“陶衍”兩個字繞在舌尖念了一遍。

    “他表面上看是在幫景心,實際上卻另有目的。”冷長風將最後一口煙吸盡,滅了煙蒂,他眼梢含笑看著紹齊,“紹齊,讓我們來猜一猜,這個叫陶衍的,究竟有什麼目的。”

    紹齊露出疑惑。

    “董事會近在眼前,他趕在今天把顧長寧被人打死的消息透露給景心,誘導她來懷疑我。你認為他想要什麼?”

    紹齊想了想︰“景心本來就不擅長對付董事局的那幫老頭,這麼一來,她明天恐怕連出席都不太可能。”

    “得利的會是誰?”

    “宋品茹無疑。”

    紹齊一驚︰“你的意思,這個陶衍是宋品茹請來的救兵?”

    冷長風搖搖頭︰“那個蠢貨還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他凝著遠處,眼里染了墨色︰“二十多年了,冷家在這個城市的痕跡早就消失得一干二淨。除了宋一鳴和顧北定,不可能會有第三者知道二十年前生了什麼。可他知道。”

    “紹齊,”冷長風將別在口袋里的眼鏡戴上,緩緩的說,“起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