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20章 ︰誰敢說你沒心機

第120章 ︰誰敢說你沒心機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初八,商人開市,工人返工。

    七嬸端了藥來,昨天她在樓下只看到冷長風鐵凝著臉開車出去,樓上沒有半點聲音。她上來看了,見宋景心躺在床上睡著。悄聲進去關了不知誰開的窗戶就下來了。誰也不知道昨天出了什麼事。

    “大小姐。”

    她見景心沉默得很,又像回到從前的模樣,死氣沉沉,心里有話要說,開了口,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她把碗收起來,臨到門口,實在忍不住,說了一句︰“夫妻夫妻,互相珍惜才能長久。外人說的什麼,听過看過就算。枕邊人才是最重要的。”低豐土圾。

    她說完出去了。宋景心垂目,摸著指間那枚戒指。眼神空洞洞的。

    初八開會是早就定好的。出門時踫到來接薇薇的簡君偉,小情侶倆又扭捏了一番,景心和他們道了再見,坐上往公司去的車。

    司機是冷長風留下的那位擔任。宋景心在半路說肚疼,借著去商場上洗手間的時候,她從側門出去,打了的一路直往醫院。

    她想了一夜,如果冷長風想要公司,想要房。她可以什麼都不要,他要,可以統統拿走。但她不能讓他踫父親,不能讓他再殺任何一個人。

    她和簡君偉相熟,進到簡君偉的辦公室不是難事。拿了簡君偉的白袍套上,宋景心往宋一鳴所在的療養樓層去。

    她心跳得厲害,低頭快走,一個人也不敢看。

    心口隱隱有點痛,她呼吸也變得緩慢。進了電梯,宋景心靠在壁上,捂著心口喘息。

    她所要去的樓層還未到,電梯在半路停了下來,門打開,進來的人是婦產科的甦安然。

    兩人對視。甦安然露出驚訝。看她臉色虛白,氣息不穩,又一身白袍,甦安然如何聰明,一下就猜到她想做什麼。

    “甦醫生。”宋景心抬頭看了眼跳躍的數字鍵,身體往門邊挪了點。

    甦安然一下跨過去,擋到她前面,沉著臉問︰“你想找死嗎?”

    “讓開。”

    “宋景心!”

    電梯門眼看著要關上,景心推了她一把︰“你可以去告訴任何人,可是,別阻止我!”

    甦安然手一抬,擋住將要關上的電梯門。她站在宋景心面前不動,鐵沉著臉︰“你現在連我都推不動,你能去做什麼?”

    她抓住宋景心的手,將人從電梯里拖出來。迎面走過來一個小護士。手里推著個輪椅。

    甦安然招呼她過來,要了輪椅。她把宋景心的白袍一脫,將她按在長廊邊的椅上坐定。

    “我替你去把人接出來。”

    說完就要走。宋景心抓住她的手︰“甦醫生,這是我的事,你沒必要卷進來。”

    甦安然沉淡的目光微動,她抽了手,聲線仍舊毫無感情︰“我不是幫你,我只是不想看著自己的病人病,死在面前。”

    她轉身走了。宋景心看著她走遠,雙手緊緊絞到一起。

    時間在這一刻成了爬行的烏龜,踩著一只又一只焦灼的螞蟻,令人心焦難耐。

    看到甦安然的身影從走廊那頭過來,宋景心站起來。

    輪椅上空無一人,甦安然抱歉的說︰“人已經被接走了。”

    “誰?誰接走的?”

    宋景心緊張起來,一雙眼楮瞪得滾圓。黑白分明的眸里充斥著驚怕。

    甦安然雖不懂她為什麼害怕,還是寬慰的說道︰“你別擔心,是你的二妹宋品茹過來帶走的。應該還沒走遠。”

    甦安然話剛說完,宋景心往電梯那端跑,著急用力的按著電梯鍵。數字鍵停在五樓不動,她等不了,急得往安全樓梯沖過去,奔著樓梯就往下跑。

    甦安然在後頭一邊喊一邊追。

    十五層的樓,正常人一氣跑到樓下都氣喘吁吁,更可況是宋景心?

    甦安然追上她,她扶著門邊喘氣,額頭上都是汗。甦安然在口袋里摸了摸,她之前去中藥部拿了一瓶中藥提取的藥丸,本來就是要給宋景心送過去的,她拿出來,倒了一粒塞到宋景心嘴里。

    “咽下去。”

    景心嘴里又干又苦,藥又是苦的,幾次下咽,才吞了下去。

    “你再這樣,我就要報警了!”

    “簡直是自殺式行為!”

    甦安然沉了臉孔︰“我話還沒說完,你跑什麼跑?”

    她抬手朝地下車庫指︰“他們應該還在那里,樓層電梯在十分鐘前維修養護過,他們應該就在我們上樓前的那一趟下的電梯。”

    “宋品茹還去接了她的母親陳婷,算算時間,他們還在車庫。”

    宋景心緩著氣,心跳得她燒得慌。她有點難受,半靠在門上。

    “我帶你過去。”

    景心感激的對她點了點頭。

    這座地下車庫剛建好,還未投入使用。醫院里來往的人都不會把車停在這里,雜物太多,電線和地下水也都還未整理清楚,黃色條幅明顯拉了“禁止進出”的字樣。甦安然會知道他們在這里,是听了照顧宋一鳴的那位護士抱怨,說宋品茹硬要接兩人出院,唯恐院方不同意,還對她威嚇了好一頓。

    宋景心從高台上小心的下去,果然看到僻荒的地下室內停著一輛車,宋品茹背對著她,正大呼小叫的在罵什麼。

    “爸!”

    宋景心看到品茹咒罵的人正是宋一鳴。宋一鳴中風後四肢不便,雖然康復不少,但還是離不開輪椅。他大概是打翻了品茹的包,地上口紅鏡散了一地,都浸泡在地下室污水里,品茹就氣得罵起來。

    陳婷吃了藥,人有點傻呆呆的,站在一邊竟然還在拍手笑。

    “爸。”景心看到宋一鳴,一顆懸掛的心才安定下來。她彎腰要去抱他,被宋品茹使力一推,跌到走來的甦安然身上。

    “好啊宋景心!誰敢說你沒心機!你怕爸爸把美如交給我,你竟然追到醫院來了!”

    宋品茹拉開架勢,把宋一鳴往身後推︰“我告訴你!美如是我的!你休想讓爸把票投給你!”

    景心無心和她說這些,看到宋一鳴好好的,她安定下來。對著宋一鳴說︰“爸,我來接你出院。”

    宋品茹一听,以為宋景心要和她爭到底。為防止她把輪椅上的宋一鳴搶過去,她搶先一步把宋一鳴往車上推。可她的車不是殘疾人適用的車型,宋一鳴被她推得腳離開踏板踮在半空,身體卻攀在座椅上,胸口憋著喘不過氣來。

    “品茹你松手!”

    “你走開!我不會把爸讓給你!”

    宋品茹又想搡過來攙扶的宋景心,又想把宋一鳴推上車,手下一滑,宋一鳴掉在半空的身體重心不穩,往邊上滾去,後腦朝下直接撞到了潮濕的地下室地面上。出“咚咚咚”的聲響。

    宋景心一下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