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21章 ︰冷總請宋小姐保重身體

第121章 ︰冷總請宋小姐保重身體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宋品茹也是嚇脫了手,把宋景心往宋一鳴方向一推,尖聲質問︰“你這個不要臉的野種!你做了什麼!”

    甦安然蹙眉盯著她看了一眼,宋品茹心慌神恍,也沒能注意到現場多了個人。【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指著宋景心的鼻尖聲指罵。

    景心回過神來,想要去扶倒在地上的宋一鳴。宋品茹攔住她︰“你給我滾!我爸沒你這樣的女兒!”

    “野種!你媽不要臉。未婚生下你這個野種害人,克死她自己,還來克我們一家!掃把星!”

    宋景心被她揪著推搡,目光垂在地面上,一動不動。她看到宋一鳴後腦勺有一點點血漫出來。

    “爸!”

    宋品茹背對著宋一鳴,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還在漫無天際的咒罵。宋景心一下推開她,往宋一鳴身邊跌過去。

    “上次的賬我還沒跟你算!你還敢先動手……”

    “宋二小姐!”甦安然扶住宋景心,令她站定,她蹲下去查看宋一鳴的傷勢。後腦勺踫到一塊淹在污水里的磚石,應該是撞在了磚石尖角邊上。甦安然的神色也凜然起來。她起身。對著宋品茹喝了一聲。

    “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宋先生要盡快動手術!”

    宋品茹沒有想到。她剛才雖然沒注意手上的力道,可這太突然。她嘴還張著,腦里全轉著要怎麼令宋景心知難而退,她才能順利的帶著宋一鳴和自己的母親趕到董事會,一舉拿下董事長的位置。

    “你說什麼?”

    甦安然力氣大,她半扶著宋一鳴,卻不輕易移動她。指派已經驚住的宋景心說︰“立刻聯系腦科主任醫生。”

    宋品茹忽然尖叫一聲,不等宋景心有動作,撲過去抓住她的頭打了兩巴掌。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她像癲狂了一樣。怒吼怒叫。手腳全上。低豐爪血。

    宋景心雖因宋一鳴而又驚又痛,反應卻也快。她極快往後退,抓住車門擋在身前,對著沖過來的宋品茹用力打出去。車門打在宋品茹身上,出悶響,迫使她後退。

    景心紅著眼眶,指著地上的宋一鳴怒喝︰“爸生死不知,你這個好女兒就是這麼當的!”

    “宋品茹我忍夠你!我雖不是爸爸親生,也受他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我今天在這里誓,他要有三長兩短,我絕不放過你!”

    宋品茹從未見她這樣凌厲過,越怒火上頭。不依不饒也橫沖過來。

    一直在旁邊痴痴傻傻站著的陳婷目光忽然亮出一簇光,映照進宋一鳴腦後那攤血。她似受了大刺激,雙手抓住頭。尖叫著跑出去。

    宋品茹喊了一聲“媽”,追著陳婷出去。

    甦安然把手機丟給宋景心︰“我扶著他不能動,你趕緊聯系。”

    景心渾身都在抖,她蹲下去,哆哆嗦嗦的撿起手機。撥了甦安然所說的那個號碼。自己听不到自己在說什麼,嗓音像機械般重復著甦安然對她說的一字一句。

    腦科主任劉醫生很快派了人過來,他本人準備好手術室,各項器械已在等候。

    前後不過三五分鐘的時間。

    甦安然從衛生間洗了手,簡單收拾後出來,看到宋景心呆呆站在手術室門前。她眉頭緊緊蹙著,似在忍耐什麼。

    甦安然走到她面前。宋景心有點茫然的抬頭看了她一眼,眼眶通紅,目光盡被水霧蓋住,卻沒有掉一滴眼淚。

    “甦醫生,”她開口說話。嗓音抖得厲害,“我爸不會有事的對不對?”

    甦安然看著她不說話。宋景心目光里的水霧開始游動。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勝算不大,卻不敢去想。

    “宋小姐。”甦安然不會安慰人,開了口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隔了一會兒她才說,“你心口是不是又痛了?”

    宋景心搖搖頭,退到牆邊站著不動。

    甦安然把藥瓶塞到她手里︰“這是我讓中藥部替你拿的藥,痛的時候吃一粒。”

    “宋先生頭部著地,後腦撞到鈍物,手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甦安然看到她握住藥瓶的手勒出筋骨。

    “我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做好心理準備。畢竟你現在的身體不能……”

    甦安然抿了抿嘴唇。看到走廊那頭急匆匆趕來的人,她往邊上退去。

    江德趕過來,看到隱約沒去的身影,他轉開視線,望住牆邊站著的宋景心。

    “宋小姐。”

    “董事會開始了嗎?”

    宋景心水霧迷蒙的眼朝他看了一眼。

    江德頓覺無顏。司機打電話給冷長風的時候,離會議開始還有三分鐘。他受冷長風之命趕來醫院,原是為了阻止宋景心帶走宋一鳴,卻沒想到出了這麼大的事。

    “冷總很擔心你,一听說你不見了,立刻就派我過來……”

    宋景心一直盈在眼中的淚猝不及防掉了下來。江德一怔,沒能說下去。

    她抬手把眼淚抹去。對著江德笑,卻比哭更讓人心里難受。

    “江先生不必再替他說好話了,我沒有第二套房需要與人簽署協議。”

    江德心里被針用力扎下去,他咂了咂嘴,最後說了一句︰“冷總請宋小姐保重身體。”

    “保重?”

    宋景心逸出一聲似哭似笑的聲音。江德嗓噎得慌,口齒伶俐的他第一次無言以對。

    這時手術室的燈滅了,腦科屈一指的劉醫生垂頭肅目走出來。宋景心起身,趕忙迎過去。

    劉醫生對著宋景心搖了搖頭。景心覺得天都塌了,眼前忽一片黑罩下來。江德忙上前扶住她。

    宋景心推開他,強撐著站住腳,她問劉醫生︰“我能不能,再看看他?”

    劉醫生讓開身,就看到護士將閉目似沉睡的宋一鳴推出來。他樣安詳,一點都不像是再不會醒的樣。

    景心站在邊上,手虛虛撐在他眼皮上方。似乎下一刻他還會瞪圓了眼楮,虎眉怒目的呵斥。

    他們父女多年,從沒有好好說過幾句話。可只要他還在,她就還有家,她守著的就不只是房。

    宋景心唇邊逸出一絲淒惶的笑,她說︰“我來帶你回家,可你怎麼就走了?”

    江德閉目一熱,也掉下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