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23章 ︰這個生日禮物滿意嗎

第123章 ︰這個生日禮物滿意嗎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時間沒有拖得太晚。薇薇明天一早要起,吃過飯之後大家就散了。冷長風隨她往樓上走,宋景心進自己的房間,他手撐在門上,不讓她關門。

    她目光鎮定的望著他,冷長風晚飯時又喝了點酒。目光也似染了醉意。輕佻的低就去夠她的唇。

    宋景心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別開臉,她抵著他胸膛往外用力一推,冷長風跌到對面牆壁上。宋景心肅著臉,看也不看他,扭身要關門。

    他忽撞過來,把半開的門撞開,風馳電掣般將宋景心裹到胸前。反手鎖門,反身把她抵到門板上。雙臂稍一用力,分開她雙腿掛到臂上,他欺身壓住她。如狼似虎的咬她的唇、頸、鎖骨,撕開齊肩毛衣探到胸衣里去。

    “冷長風!”

    他虎虎的吻她,將她的叱喝吞進肚里。他一寸寸壓近。就在咫尺。

    宋景心慌起來,她拿手去推他,他巋然不動;她扭頭躲避追吻,他垂就下。下身猛往前一頂,宋景心渾身冒出一層冷汗。

    “放開我!”

    “憑什麼?你憑什麼一再這樣對我?”

    她也是有牙齒的貓。張嘴咬住他肩膀一塊硬肉。

    她是真恨,真怨,真不願他踫。那齒間力道像是他再不停,她就能立刻咬下那塊肉來似的。冷長風倒不在乎她咬下來,橫豎身體的痛比不上心里的痛,她難過,他也能感受到幾分。宋一鳴的性命不是他想要的。

    他停了手,轉了彎在她耳邊綿綿的啜吻︰“今天真是我的生日。”

    宋景心想笑,嘴角牽動卻要哭。松了口,她頭靠在門上涼涼的看他。

    “你真殘忍。”

    他放下她,往後。理著微顯凌亂的襯衫,嘴邊含著一抹似是而非的笑︰“何以見得?就因為宋一鳴剛死,而我要求你履行夫妻義務?”

    “難道你還想替他守孝三年以示孝心?”

    冷長風嘴角的笑凝住,目光幽暗︰“容我提醒你。宋一鳴本姓吳,為了你宋家家財才入贅改姓。而你,並非他親生。”

    宋景心看著他,目光越涼︰“你還知道什麼?”

    他眉峰微挑,收起嘴角。

    “對,你對我了如指掌才能這樣玩弄我。我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宋景心微閉著眼楮深呼吸。

    再睜眼看他時她目光冷寒帶著有點瘋狂的笑意︰“不過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

    “他從不把我當女兒看,為什麼我還這樣維護他。”

    “你應該也察覺得出來,我的身體,沒有那麼干淨。”

    冷長風眼一利,雙手握住了她的肩膀。她從他眼楮看到緊張,宋景心笑了︰“十二歲那年外祖去世,我沒有了親人。爸不喜歡我。十二歲之前的我,任性、驕傲、自以為是。他不喜歡我,我就走。可是走出這棟房。多的是吃人的怪物。我就遇上了那麼一個。”

    “宋景心!”

    他突喝,捏著她肩膀的指想要嵌進她肌骨里去。

    “那個巷,陰冷潮濕,四周的房搖搖欲墜,我躲在籠里,我以為他走了……”她眼神混亂起來,語言也混亂起來。

    “他抓住了我,我記得他身上腐爛的氣味,我求他,我想跑,他把我綁在斷了一截的水泥柱上。我記得他的手伸進去時,很痛。痛得我想要死過去……”

    “住口!”冷長風擁住她,無法再听她說下去。

    宋景心有點痴狂的靠在他身上笑,好像撕開傷疤鮮血橫流的人不是她。

    “爸找到我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後。他帶我回家,他說外祖把房留給我,我不喜歡,他可以走,所以不要再離家出走。”

    “那是他唯一一次沒有打我,沒有罵我。我以為我還有機會的,總有一天他會像那天一樣喊我小景,會心疼我。可是你把它毀了,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

    她說到最後出一聲類似小獸受傷的嘶叫。推開冷長風,她捂著心口靠在門上。

    錐心刺骨,她痛得難受。看他臉色也有點白,報復般覺得痛快。

    “故事說完了。以後你能更得心應手的玩弄我,這個生日禮物滿意嗎,冷先生?”

    冷長風凝著她的目光似要淬成冰。他忽然摘下眼鏡丟到不遠的桌上,握住她手拽到身前。他激烈的吻她,唇、頸、下巴、鎖骨……像要驅逐她身上久遠的印記,又像是在懲罰她。

    “只有你受過傷害嗎?”

    他一把扯掉她的毛衣,忽然用力,宋景心仰頭痛得閉眼。

    “宋景心,宋一鳴他雖然死不足惜,但我告訴你,他還沒資格要我動手取他的狗命!”

    他褪下她裙內的屏障。宋景心忽然驚醒,推開他捂住肚。

    她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驚慌,冷長風上前,她有點神思松散的說道︰“是!他不是被你殺死,可是你脫不了干系!”宏**技。

    冷長風停住,望著她的臉上浮出冷笑︰“你要知道他手上沾了多少血,就該知道,他那種人,死一萬次都不夠。”

    說完,他又要過來。宋景心已經緩回了一點心思,她勉強鎮定的邊往後退邊說︰“那顧長寧呢?你的仇恨不會和他有關,為什麼非要他死?”

    “我要他死,他不會只判十年監禁!”“砰”一聲,他的拳頭砸到牆上,冷長風臉色一下陰沉,他咬了咬牙根,似乎是怒到極點。他長臂抓住她不讓她跑。

    宋景心知道他酒意上來,不得手不肯罷休。有點認命的不反抗。

    冷長風抱著她卻忽然緩了聲調︰“我很累,只想好好睡一覺。”

    他把她抱在懷里沒有別的動作︰“你陪著我,就當是生日禮物。”

    宋景心不知道心里是什麼滋味。他忽然的示弱使她變成了傻瓜,所有重拳都像打到棉花垛上,沒有了用處。

    腳下忽輕,他抱著她進去,輕手放到床上,自己蹬了鞋,也不脫衣服,擁了她,把頭靠到她頸。

    宋景心被動的听到耳畔呼吸漸沉,她動了動,他雙臂如鉗。竟然這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