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25章 ︰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第125章 ︰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凌晨的街,清冷干淨。七嬸拿藥水給宋景心上藥,好心勸說。

    “我瞧得清楚。這回可不是姑爺把人帶回來的。那女的敲響了門,風風火火闖進來。我听到聲音起來查看,立刻就喊人要攔,沒能攔住。”

    “姑爺听到下面鬧得慌。說怕擾了你睡覺,就讓我們下去,他自己去跟她談談。沒想到還是把你吵醒了。”

    宋景心沒什麼反應,碘酒沾到傷口燒疼,她眉頭也不皺,視線垂在那支棉簽上,人像失了魂似的。

    七嬸看她的樣,擔心卻無可奈何,嘆了口氣。她把碘酒藥棉都裝起來,天寒地凍,她看宋景心鼻尖都凍紅了。輕輕包了她的手捂在掌心里︰“你穿這麼點就跑出來了,也太不愛惜身體。”

    就要勸宋景心回去。宋薇薇趕過來,把一襲外套罩到宋景心身上。

    她笑微微的沖七嬸說︰“我陪大姐坐一會兒。這里離咱家也不遠。七嬸你先回去。”

    七嬸還想說什麼,宋薇薇使了個眼色。七嬸搖搖頭,擔心的走了。

    薇薇在景心身邊坐下來。也不說話,她坐了一會,把頭靠到宋景心身上。

    “大姐。還有幾個小時就天亮了。到時候我走了,你一個人,可怎麼辦呢?我會擔心死的。”

    宋景心凝滯的眼珠動了動。她終于抬,手在薇薇的手背上輕輕拍了拍。

    宋薇薇看到她貼滿膠布的手指,忍不住的紅了眼眶。

    心疼的握了她的手腕,宋薇薇說︰“大姐你別難過。”

    “我剛和姐夫說了,他要再犯,我就帶你一起走。再不理他。”

    宋薇薇說著,宋景心還沒難過,她自己先難過起來,眼楮一閉就掉了眼淚。薇薇伸了兩手把景心抱住,臉埋到她頸項里。嗚嗚咽咽。

    她想到前塵往事,又想到今後的路,覺得茫然。一邊哭一邊說︰“大姐。我其實一直覺得對不起你。小時候爸爸打你,媽和二姐欺負你,我從不敢替你多說一句好話,可你卻對我那麼好。考大學的時候,二姐和媽都看不起我,覺得我沒本事,念律師是逞能,你替我說話,和爸爭,大過年的,被關在閣樓上,他們把剩下的飯菜給你吃。”

    “現在你又為了我,把大媽的畫賣了。”

    宋薇薇壓抑了一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到此刻終于能夠說出來,就像滯留的洪水找到了閘口,一不可收拾。

    她嚎啕大哭︰“我知道那筆錢是賣畫得來的,我在客廳看到了。晚飯的時候我就想問,可是我不敢,我怕我想的是真的。”

    “姐,我對不起你。”

    宋景心被她哭得,原本心里千頭萬緒,萬念俱灰的。這時候像是被她的眼淚灌醒了一般,漸漸復甦過來。她心尖柔軟,撫著薇薇的背低聲說︰“你能坐好了和我說話嗎?我的脖都要被你的眼淚浸濕了。”

    薇薇正哭得厲害,被她這麼一說,忍不住破涕為笑。坐直了身,紅鼻紅眼楮的看著她。

    宋景心拿手給她擦了擦,怪道︰“多大的人了,說哭就哭,說笑就笑。”

    薇薇手臂橫著,毫不講究的在臉上胡亂抹了抹,紅著眼楮說︰“大姐,你還會講笑話呢!”

    唯恐她難過。宋景心心不在焉的笑笑。她微微搖頭,有點恍惚的朝仍舊黑  的天邊看過去。

    “薇薇,那幅畫本來就不是我的母親。是我固執了。現在賣掉也好,能得到一筆錢,讓你沒有後顧之憂的上學,也算用到了實處。”

    “陳姨之前一直想賣了它,我不肯,因為這個,我和爸鬧得天翻地覆。現在想想,都是我的錯。”

    她緩緩的說,目光看得遙遠。靈魂也像飄走了一半。她這個樣,宋薇薇看得就害怕,忙拽著她的袖搖了搖。宋景心回過神來,視線落到她身上,像是無事一般溫和的笑︰“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別放在心上。”

    這話也不知是對薇薇說,還是對她自己說。宋景心難忍心口隱痛,低頭咬緊了牙關,等那陣痛過去。

    宋薇薇咬咬唇,往她身邊坐了點,一本正經的說︰“姐,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宋景心微笑,答應著說好。

    薇薇又說︰“等我將來賺了錢,就把房從姐夫的手里買過來,到時候你想怎麼住就怎麼住。把姐夫趕出去也行!”

    她一邊說一邊試探的觀察宋景心的臉色。見景心臉上沒有明顯的表情,宋薇薇不敢接下去說,有點猶豫的停在那里。

    宋景心知道她拐彎抹角的想問什麼,說什麼。她心口窒悶難受,不願去講,就由沉默一下蔓延開來。

    “姐,咱們回去吧。”

    一兩月的天,凌晨是最冷的時候。他們在外面坐了好一會,宋薇薇手指尖都冰了。

    景心雖然披了她拿過來的外套,但她身體底本來就弱,早就手腳麻木了。可她卻不覺得冷,更不想回去。

    宋薇薇看她坐著不動,小心翼翼的說︰“那個女人被姐夫送走了,你不會看見她的。”

    “我和姐夫拉勾了,他保證以後不會再欺負你。你放心,我也不會讓他再惹你生氣!”宏反吉號。

    薇薇說得像是要拍胸脯。宋景心不忍她帶著擔心去學校,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笑,點頭站起來要和她一起回去。

    她手腳凍得麻木,忽然起身,難免不靈便。薇薇跑到右側扶她,邊扶還邊開玩笑說︰“大姐,我以後要給你請多少個保姆啊,你看你,比七嬸都要像老太太!我以後一定要賺很多很多錢才能養得起你!”

    宋景心听出她想要逗自己開心,勉強笑著回她︰“也不用這麼麻煩,你要能找個當醫生的男朋友就不用操該請多少個保姆的心了。”

    宋薇薇還沒來得及回話,她嬌嗔的笑凝結在嘴邊。腦袋上猛吃了一悶棍,人撲倒在景心身上。

    她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個遮了頭臉的人。鴨舌帽、黑口罩、穿一身看不出男女的風衣。

    宋景心大驚,剛張嘴要喊,那人眼中凶關一閃,圈住景心脖,把一塊下了藥的毛巾蓋到她臉上。宋景心一聲嗚咽銷匿在毛巾里,人軟軟倒到那人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