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28章 ︰你又做噩夢了

第128章 ︰你又做噩夢了

    免費提供小說再見,冷先生最新章節全文閱讀,喜歡本書的話請按ctr1d收藏本站    對方的沉默令甲板上的寒冷更降下幾分。

    宋景心保持冷靜望著對面的人,腦中在飛快打轉。

    “你誤會了。”她輕聲說,“我有什麼本事去威脅別人呢?”

    那人目光如海面清冷月光,望著她時似能洞悉一切。宋景心總覺得這樣的一雙眼楮在哪里見到過。

    她沉吟著,慢慢說道︰“不放她也行,別和我關在一塊。我嫌她哭聲吵。”

    她說完,緊張的等著。

    那人卻靜默的看著她。緩緩搖頭。

    宋景心心里一沉。

    他果然說︰“你的戲太稚嫩。”

    “你一向不會騙人。”

    宋景心瞪大了眼楮。他脫口而出“一向”兩字,難道不再一次說明,他是對她極其熟悉的人嗎?宋景心不敢妄動,在心里暗自揣測。

    “帶她回去。”

    他手一抬,老六過來抓住她胳膊往船艙拖。

    他將她拖出來,卻只是閑聊,連一絲目的也沒有泄露。

    她好像只是他請到船上的客人,月亮風清就喊她出來說會話。言盡時至,她就被請回房休息。

    他越是不顯山露水,宋景心越覺得可怕。她剛開始還揣著自己有能夠與他交換的資本。現在才現,自己手心里連一粒沙都沒有。

    肩上一重,宋景心趔趄著跌進船艙里。

    薇薇弓著身跑過來。

    門被重重關上。宋景心閉眼適應黑暗。

    “大姐。”

    宋景心就著微弱的光打量她。她頭亂糟糟的,那樣漂亮的一個小姑娘。現在狼狽難堪。

    宋景心忽然問︰“薇薇,你能不能幫大姐一個忙?”

    老六奉命守在船艙。這艘船走私的是火藥,日夜不能少人。再加上帶了兩個女人。

    他吐了口濃痰,長夜漫漫,船上跑的,常年不踫女人……瞧著船艙的門,他眼里起了歹意。

    說是不能弄死,又沒說不能動……借他們消遣消遣下半夜無聊……他正動著歪念,船艙里忽然起了動靜。

    他罵了一句。臉上卻有了淫色。老六把艙門打開,正準備叱問。腦袋上被砸了一下。

    宋薇薇緊張的舉著艙里找到的一根棍,呆站著不動。

    宋景心摸到老六身上的手機和一把槍,手機無信號顯示。這艘船已經進了公海。

    公海……這兩個字和“死亡”相連。宋景心心頭砸下重錘,絕望籠罩著她。

    咬咬牙,垂目不敢讓薇薇看出異樣。她示意薇薇丟掉棍,趕緊跟她走。

    宋薇薇沒吃東西,再加上緊張過度,腳一軟,踩到老六手掌上。痛醒了剛挨了一悶棍的老六。他捂著後腦勺,看到兩個女人居然解了綁,想要逃跑。他立刻想要爬起來。張嘴要喊。

    宋薇薇嚇住。景心走在前面,見她還沒有跟上來,奇怪的回頭看,一眼看到老六丑陋的臉孔。

    宋景心也不知自己哪里來的力氣和勇氣,她沖上前,抓住剛才那把槍,對著老六的腦門狠狠砸下去。

    一下,一下,砸得鮮血直噴到她臉上。血腥味充斥得她幾度想吐。

    薇薇抓住她的手︰“姐!他死了!他死了!”

    宋景心手上都是熱血,被海上的風一吹,冷得結成冰,凍在她手背上。她打了個寒顫,像剝離的靈魂剛歸來。

    她反手抓住宋薇薇的手腕,嗓啞得不像話︰“走!”

    宋薇薇不敢再停留,跟著她走出船艙。

    他們在搖晃的船上尋找,藏頭縮尾。宋薇薇幾次腳軟險些露出行跡。宋景心扶著她,強撐住身體。

    “躲在這里。”

    宋景心把槍和手機都給她︰“我引開他們,記住,千萬別出來。等船靠岸,你找機會離開。”

    宋薇薇害怕的直抖,猶猶豫豫的說︰“大姐,你不是說他們只是要錢?等姐夫給了錢,他們就會放了我們。我們別冒險了。”

    宋景心不能告訴她自己越來越不安的直覺。要錢,那人會讓她打電話給冷長風,會立刻出擊。可他不是,他像是逗弄老鼠的貓一樣,他似乎在等,等一個扼殺他們的好時機。

    那雙眼楮,宋景心想到在甲板上看到的那雙詭異含笑的眼楮,心里打了個寒顫。

    “薇薇!听話!”

    宋景心听到船艙那里有了動靜,一定是有人現老六死了。

    景心摸不準他們有多少人,她推著薇薇藏好。自己沿著船舷往後跑。前去路,後難退。海水被黑暗吞噬,濃重看不出白天的面目。

    宋景心听不到薇薇那聲細弱的“大姐”。她閉目,縱身躍入冰冷黑暗的海水里。

    刺骨的寒冷吞沒她的時候,她全身都蜷縮起來。咸澀的海水從四面八方涌來,吞噬她的眼耳口鼻。企圖奪走她一切的感官。

    模糊里,她看到船上的燈大亮,也照亮了她的視線。眼前覆蓋住她身體的海水還是蔚藍的顏色。

    她也許不必死。像薇薇說的,她不該冒險。在對方尚未釋出目的前盲目行動,她是任性了。

    可是她累了,不想再畏縮著求全度日了。以她的命換薇薇的命,也很好。簡君偉和薇薇,他們很好。

    她听到有人下海,那些人在她的上方游動。海水開始刺激得她生疼,她的意識開始模糊。

    徹底失去意識前,宋景心忽然想到另外一個人,她張嘴,閉上的眼楮突然睜開,瞪大。眼里露出驚慌。可一口海水涌進來,堵住了她的言語。她來不及再去想別的,徹底沉入黑暗。宏長介亡。

    b市天際的晨曦剛露出一角,冷長風從睡夢里驚醒。七嬸推門進來,把一條熱毛巾和水放到他手邊。

    “姑爺,你又做噩夢了。”

    冷長風沉默不言,拿了熱手巾覆在臉上,隔了好一會才拿下來。

    七嬸接了過去,越加老邁的她把水遞過去。看冷長風喝了一口才說︰“我的小兒在樓下等著,姑爺,我走了。以後……”

    她話未說完,先濕了眼眶。

    冷長風對她點了點頭,背過身去望向窗外。

    他說︰“七嬸你回去吧,有了消息,我會派人通知。”

    七嬸老淚難忍,欲言又止。她往門口走,走到門外,她手扶在門框上。終于哽咽著說出來︰“三年了,能找到早就找到了。姑爺,你的心意,七嬸替大小姐看到了。”

    話剛說完,她掉淚。冷長風站在窗前似雕塑一般,一言不,身形不動。七嬸搖頭,抹著臉把門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