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37章︰寶貝,我不僅卑鄙,還無恥

第137章︰寶貝,我不僅卑鄙,還無恥

    ???????晚餐吃得寂寂無聊,宋一鳴時不時問著冷長風生意上的事,澤蘭集團新入駐b城,雖初來乍到。但來勢洶洶。近來財經版盡是其相關事宜。宋景心並不懂這些,只听那冷長風似有一下沒一下的回著。他不熱情,其他人自然也熱情不起來。

    陳婷沖著宋品茹使了個眼色,品茹將筷子放下,笑對冷長風︰“冷先生,菜色不合你的口味嗎?我看您吃得不多。”

    冷長風微笑︰“晚餐不宜多食,上帝在男女這一方面是公平的。”

    他笑時,似眼中也帶笑,加上那副金絲眼鏡,更襯得他幽默風趣,又謙遜有禮。宋品茹不禁笑容更深一些︰“既然如此,冷先生不妨走一走消消食。宋家雖然不大,也有幾處地方好逛。”

    冷長風果然放下筷箸,宋品茹對著陳婷得意一笑,就要起身。不料冷長風放下餐巾,卻說︰“不知道能不能麻煩大小姐?”

    品茹的臉色立即難看。宋一鳴趕緊要替她扭轉局勢,冷長風已經站了起來,目光灼灼的望著對面低頭用餐的宋景心。

    一時間,四雙眼楮都落在她身上。景心頓覺無奈,只好放下筷子。站起來。

    宋一鳴忙轉了舌尖,笑看著景心︰“小景你替爸爸帶冷先生到處看看,不用急著回來。”

    冷長風微笑道謝,紳士的替宋景心拉開椅子,讓她走在前頭,又對眾人微一頜首,兩人一道出去了。

    陳婷和宋品茹急瞪了眼楮。卻又無可奈何,品茹憤憤不平的坐下,抓著筷子的手暴出青筋。

    陳婷替女兒不平︰“你這個女兒還真了不起,跑了顧長寧,又來了個冷長風。”

    宋一鳴把筷子一扔,陳婷不敢再說。

    葉落晚風涼的時節,連蟲鳴鳥叫都漸漸銷聲匿跡。宋景心走在前面,冷長風身高體長,將她身影籠于黑暗。兩人皆不開口,默契的沉默。

    “不問我?”他忽然開口,嗓音如仲夏夜里提琴低奏。布台以才。

    “問什麼?”

    正巧到小路盡頭,假山遮面。宋景心停下來。

    “問我為什麼來,為什麼是你。”

    他說一句,往前走一步,將她逼到背靠假山,他單手支到她耳側,低聲近似耳語。

    夜涼如水,他的氣息是微涼里唯一的溫暖。乍冷乍熱,她左耳泛起微紅。

    “這世上沒有那麼多為什麼,”她低垂著眼,長睫不動,“你願意做任何事都與我無關。”

    冷長風豁然明白,原來她對他的欲擒故縱毫無反應不是以彼之道反比之身,而是她毫不在乎。不禁有絲想笑,他事事有把握,這一次似乎不如設想。

    “我想娶你,也與你無關?”

    他靠得太近,距離已超過普通男女,宋景心微微側臉躲開︰“你想娶,我不會嫁。當然無關。”

    他不再靠近,盯著她臉龐的視線一動不動。宋景心有絲不喜,想要走,他卻先一步收手,站直身與她拉開安全距離。

    月光下的冷長風果如近幾日媒體所言,優雅與冷漠對峙,挺拔與堅毅共存,瀟灑存著穩重,他輕易游走在浪子ム紳士ム君子之間,他會是最完美的情人。

    再完美的人,在心有所屬的人眼里都不過是普通人。宋景心移開眼,垂目,有絲想笑,卻笑不出來。

    “你會改變主意。”

    單手斜倚入口袋,他嘴邊帶笑,溫和,又勢在必得。

    宋景心望著他,倔強固執。

    宋品茹到底按耐不住,在這般僵持的時刻趕來。

    “冷先生,我有點不舒服,”宋景心順水推舟,讓開身給宋品茹,“就讓品茹帶你慢慢參觀。”

    宋品茹挑眉,瞥了眼她,扯著唇笑對冷長風︰“冷先生,這邊請。”

    宋景心忙轉身離開,身後視線直投,如芒刺在背,她第一次莫名發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