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46章︰她回來,他才能活下去

第146章︰她回來,他才能活下去

    ?a?????她喝了半杯水,搖搖頭。嘴里干苦,她什麼都不想吃。

    他笑笑︰“怎麼能不吃東西?”

    他又說︰“我從昨天晚上到現在滴水未進,算是陪我了。行不行?”

    景心詫異的扭頭看他。

    “你病成這樣,我哪來的胃口。”說著。目光一暗。他看了眼點滴,轉過來面對她時又是溫情脈脈︰“這瓶掛完我們就回去。”

    回去?宋景心剛有點起色的臉上又灰白起來。她抿著唇,好一會兒才說︰“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為什麼?冷長風頓住了,他手摸到口袋里的煙,卻只是緊緊握住,將那煙盒碾成了粉末。一閃而過的恨意就像針尖扎入皮膚發出的尖銳疼痛,瞬息即止。他的眼楮慢慢恢復清明,微垂下眼來,眸光里都是她的影子。清淡Ю病態Ю隱著不安。

    將毀了那盒煙的手伸向她臉龐,指尖滑膩,他臉上浮出溫柔笑容,化身成這世上最深情的男子︰“寶貝,你是我的妻子,不該問這種傻問題。”

    俯身欲要吻她的臉頰,見她微微偏側的肩膀。他順勢把臉輕貼到她臉頰上︰“想听我說那三字?”

    他在她耳邊曖昧的笑出聲,離開時,唇不經意踫到她的耳垂。景心只覺得渾身戰栗,喉間疼痛,呼吸灼熱都飄遠了去。

    他是個手段極高的情場高手。宋景心悲哀的想,她遲早會掉進他明目張膽的陷阱里去。

    掛完吊瓶,他帶她去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店,店里專賣各色粥品。夫妻檔,味道雖比不上她之前喜歡的那家店,但是氣氛很好。丈夫掌勺,妻子埋單兼服務生。眼角眉梢的笑意,舉手投足的恩愛。好的環境有時候比味道更重要。

    離開時,景心竟覺得不舍。坐在車上沉默不語。

    他不多說,空出手來握住了她放在膝上的左手。

    宋景心胸腔里的那顆心髒停了一瞬。她側頭看他,晨光下他側臉輪廓清晰,卓爾不凡。耳畔微微發燙,她別開眼楮。

    沒有她的宋家總是歡笑更多。冷長風攜著她進去,還未進客廳就听到里頭傳來陣陣笑聲。

    品茹得意的拔高聲音︰“如果不是葉紹齊瘸了腿,我也不介意陪他跳舞。沒辦法,他只好當一回服務生了,誰讓他傻呆呆站著,長得就像個服務生呢!”

    冷長風長指勾住連著客廳的那扇移門“砰”一聲推開。布休撲技。

    聲響太大。把客廳里靠窗坐著喝茶的幾個人都嚇了一跳。宋品茹站在中間,瞪眼瞧向來人。一眼瞥見宋景心,她怒中添諷,嗤笑出聲︰“我說呢,大姐一晚上不見原來是去陪冷總了!”

    “也是。大姐你中秋難耐,哪能少了男人。”

    薇薇剛回來,不知道這里面的緣故。她皺眉看了眼宋品茹,忙起身去握宋景心的手︰“大姐,你別生氣。”

    “宋薇薇!”

    “宋品茹,”冷長風打斷欲興師問罪的宋品茹,解開領帶,拉著宋景心往正中沙發上一坐,兩手攬住宋品茹的,把她往自己腿上一放,嘴角勾著,“把你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宋品茹緊抿著唇,兩手握了起來。

    陳婷忙打圓場︰“小景,你們姐妹一向開玩笑慣了。你也沒有放在心上過。這回也別當真。”

    “陳女士,”冷長風後半身懶漫的靠在沙發背上,一只手漫不經心的捏著宋景心的指尖,“我當真了。”

    他說得緩慢,臉上似有笑意,下一瞬眉目一冷,肅殺畢現。

    “景心她人善心軟,有些話听過就算了。我不行。我這人愛較真。”

    “冷總!這里好歹是我家,請你自重!”

    品茹忍不了,他什麼時候有資格跑到宋家地面上來耀武揚威了?咬牙切齒的瞪了眼默不作聲的宋景心,她把陳婷攔在身後,氣勢洶洶的回道。

    “這四個字說得好。”冷長風擎著景心的手在唇邊吻了吻,望她的眼一派深情,“我替景心還給你。”

    宋景心低頭,恰好看到他悠緩深長的目光。她眉間輕蹙,移開了眼。

    冷長風挪開身,讓她在身旁坐下。幫她撥開耳畔亂發,附耳低聲道︰“寶貝,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