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48章︰從法律上來說,你是我的妻子

第148章︰從法律上來說,你是我的妻子

    ???????宋景心听到她咬牙切切的聲音,眼梢一閃,是刀尖帶起的鋒芒。她心跳靜止。跑?後是二十層高樓,前是刺眼利刃。景心腦中空白。

    “砰。砰砰”連著三聲槍響,宋景心臉上噴來一簇灼熱。她驚愣在當下。

    血腥味在空氣里蔓延。鑽到她鼻中,眼中,世界也變成了帶著腥味的暗紅色。

    劉寶鈴手里的刀刮到她鎖骨上,帶出一條細長的血線。“當”一下掉在地上。她的手還維持著握刀的姿勢,眼珠子凸出來,直盯盯的瞪著前方。布冬妖血。

    “長……”

    天台的風將她微弱的聲音吹起,四下散開,消失無蹤。景心身旁一空,有道影子倒向了二十層高樓的下首。

    宋景心渾身發抖,她低眼,看到腳邊點滴的血,她扭身,看到墜進墊子的劉寶鈴。景心抬手,木然的去抹臉上的血,卻怎麼也抹不掉。怎麼也抹不掉……

    簡君偉把病房的門關上。對站在外面的冷長風說︰“普通人看到這種場面都受不了,何況她剛經歷那種事。”

    “不過不要緊,過段時間緩和過來就好了。”

    冷長風沉著臉不說話,江子德湊過來,在他耳朵邊說了兩句。冷長風原本就蹙著的眉更緊了幾分。

    簡君偉問︰“怎麼了?”

    江子德看了冷長風一眼。未見他有什麼表示,才說︰“顧北定失蹤了。”

    簡君偉一貫嬉笑的臉孔也繃緊︰“這下子真是家破人亡了。”

    冷長風聞言,抬頭看了他一眼。從口袋里拿出打火機,他嗤笑著點了一支煙。煙霧繚繞里,他的眼神格外森冷︰“家破人亡?”

    “這叫因果報應。”

    簡君偉扭扭嘴唇試圖再說什麼。瞧見冷長風身後的女人,他把嘴一撇︰“又一個因果報應來了。”

    把听診器往脖子上一掛,他吹了聲口哨。轉身走了。

    宋品茹踩著高跟鞋過來,江子德看到她,識相的退了開去。品茹紅唇彎起,手去勾冷長風的臂膀︰“長風。”

    她聲音摻了蜜似的,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美如最近生意不錯?”

    宋品茹的臉一垮,似撒嬌般晃了晃他的手臂︰“美如賺了,你也有好處。弱電的項目我不爭了,澤蘭旗下那麼多酒店和食品銷售線,你就不能……”

    冷長風把插在褲袋里的手拿出來,拂開她的手,捏了煙丟到垃圾桶里︰“不能。”

    “宋二小姐,我只給你機會。你沒本事,我不會扶持。”

    他從未叫過她名字,對她也總是若近若離,可宋品茹覺得,他越是這樣,她越想要他。就像隔靴搔癢,越搔越癢,非到那實處不可。

    她扭身靠近他︰“那你……什麼時候再給我機會?”

    她一邊說一邊把手摸到了他外套里面。他腹上的肌肉塊壘分明,隔著襯衫也令她心跳加速。

    冷長風低頭,一雙如墨的眸子定在她身上。

    “這里是醫院。”

    品茹媚眼如絲︰“我喜歡角色扮演,你呢?”

    冷長風不語,他嘴角勾著,似笑非笑,肩膀靠到了牆壁上。

    品茹的心跳得厲害,這里是走廊,隨時有人過來,她犧牲至此,如果他還不入幕,她就該重新考慮他之前的種種暗示。丟人?在他面前她願意暫時丟這個人,只要以後能贏回來,可如果是作弄,她宋品茹也不是能任人隨意作弄的。

    她仰頭,冷長風極高,她不得不抓了他的領帶,企圖借此拉近彼此的距離。而他低垂的眼雖深不可測,卻並未拒絕她的邀請。

    呼吸,纏繞著她的氣息。品茹心跳得更加厲害,如戰鼓擂擂。只差一點,一點,她就要吻到他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