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09章這就是代價

第09章這就是代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關上門,小心放下半人高的油畫。宋景心靠在床邊,看著左下角被磕壞的框架怔怔的發呆。

    好久,她扶著床想站起來,卻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膝蓋發軟又跌了回去。

    有人小心的敲門,宋景心理了理頭發,伸手開門。家里的老佣人七嬸手里拿著碗筷,飛快閃進來。

    “大小姐,這是我特地給你留的,你趕緊吃……”

    七嬸邊說邊把東西放下,一回頭看到宋景心半邊臉腫起,指痕分明。七嬸心疼的抹了把眼楮,伸手抱住宋景心︰“老爺怎麼能這麼狠心!”

    宋景心被她抱著沒動︰“爸他不是有意的。”

    “他們實在太過分了!要是……”

    “七嬸,”景心打斷她,“我想要些冰塊敷一敷。”

    七嬸點頭︰“好,我這就去給你拿。”

    宋景心“嗯”了一聲,扭過頭去拿了碗,一聲不響的坐到桌前慢慢吃。七嬸嘆氣又搖頭,關了門去了。

    待七嬸再過來,宋景心把支票給了她,讓她拿去給宋一鳴。

    夜半,抱著油畫入睡,夢中不穩,零碎又模糊的片段,她忽然腦袋一痛,驚醒過來。

    開了夜燈的房間里,燈光將她床前人影拉長成詭異的形狀。景心忙爬起來。眼前燈光一亮,宋品茹的面孔赫然出現在刺眼的燈光中。

    “品茹?”

    宋品茹一身套裝還未換下,臉上妝容精致,顯然是才剛回來。

    “你怎麼……找我有事?”

    “你睡得著,睡得香。”宋品茹冷笑,忽然一把抓住她的頭發把她從床上拽起來,“你把我媽當什麼?還是宋家任你使喚踢打的下人?宋景心我告訴你,我媽才是宋家的太太,爸的妻子!你媽早就死了!你就是個沒人要的孤女!”

    她叫囂著,目光一轉,瞥見宋景心床上的油畫,順手拿了手旁還裝著半杯清水的玻璃扣了上去。淋灕的水混進顏料的世界,頓時模糊了一片。鋒利玻璃扎進畫布,割斷了依戀。

    宋景心一聲“不要”未喊出聲,畫已殘破。

    她通紅的眼楮模糊一片,呆呆的望著狼狽不堪的畫布。

    “你敢為了一副畫傷我媽,這就是代價!”

    宋品茹摔了手心里宋景心的一簇長發,看她摔跌在殘畫上狼狽可笑,出了氣,冷哼著要走。不料那向來不聲不響的宋景心卻像瘋了般,突然從床上沖下來抓住她的衣領,披頭散發像是厲鬼,掐緊了她的喉嚨,雙目赤紅。

    “你,你、放手!”

    宋品茹發不出聲來,窒息襲來,求生欲騰起,她夠到台燈罩,照著宋景心腦袋敲下去。宋景心額頭血滑到眼楮里,卻似不覺疼痛,死死盯住宋品茹,手上力道越來越大。品茹終于著急,腳下亂踢亂蹬,把那掉下來的台燈踢飛撞到門板上,發出碎裂脆響。

    如此動靜,終于驚動了眾人。宋一鳴夫婦也趕了過來,看到眼前情景,陳婷當即半昏在宋一鳴肩頭,急得又是哭又求︰“一鳴你快救救小茹!小景!你再怎麼恨我,小茹是你的妹妹,你不能下這個毒手!千錯萬錯我的錯!你放了小茹!阿姨求你了!”

    宋一鳴摟著陳婷,怒目大喝︰“畜生!你還不快放手!”

    宋景心卻像是失了半個魂魄,死盯住宋品茹,對周遭置若罔聞。

    陳婷急得直撓宋一鳴,宋一鳴當機立斷,拿了佣人手里拿來預防的棍子,一棍子敲到宋景心肩胛骨上。景心手臂酸麻一陣,宋一鳴忙上前丟開她,將品茹搶了回去。

    陳婷哭得已是淚人一般,抱著同樣受驚的宋品茹肝兒一聲肉兒一聲,縮在宋一鳴身後哭。

    宋一鳴厭煩惱怒至極的看著跌跪在地上,人不人鬼不鬼的宋景心,自鼻中重重喘出一氣。

    “由她去!誰都不準管!讓她自己想想,做的都是什麼事!”

    將手一甩,他示意眾人退開,攬了宋品茹母女走了。

    七嬸見著人都散了,想要上前,又不敢。最終只低聲喊了句“小姐”,一步一回頭的也被人拽走了。

    午夜漸深,萬籟俱寂,只有這里亮著一盞殘破的燈光。

    良久,景心木然的眼轉動,移到那破損不堪的油畫上,忽然掉下一滴淚,再一滴,疾風驟雨般越掉越多。她抱起油畫,緊緊抱著,忽然起身,急匆匆往樓下跑。

    七嬸不放心,一直在房門口守著,听到動靜剛要起身,只見宋景心只穿著睡衣,匆匆的跑過來。七嬸忙要攔她,可哪里攔得下,那景心已跑下樓,打開鐵門跑到了外面路上。

    八月中旬,蟬聲如舊。宋景心依著路邊一直往前跑,一直往前跑。這條路像是沒有盡頭……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