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是無關人等,我承認

第一百六十二章︰我是無關人等,我承認

    y~}}}}}冷長風的眸子微緊。他捏住那枚扣子的手未松,反而越發利落起來。

    解開三顆,她胸前的景象自然泄露出來。冷長風看著她淺藍色文胸箍住的一片雪白,眸色不可控制的發黑。他看了她未有動靜的側顏,長指捏著裙子兩側衣領往下拉。

    宋景心木然的面孔忽然抽搐。她眼里露出驚恐。像是一道洶涌來襲的浪潮,猛扎進她靜如古井的眼波里。

    她尖叫一聲,渾身劇烈顫抖起來。她從凳子上跌下去,眼楮看向冷長風,卻並非看進眼前這個人。

    那恐怖的場景,那恍若煉獄的折磨一下子都沖了過來。將她緊閉的城門沖開,企圖毀滅她關押自己的牢籠。

    冷長風長臂挽住她跌下去的態勢,將她一把抱進自己懷里。口中凶狠有詞︰“你在怕什麼?我告訴過你,誰敢動你,統統給我還回去!你做不到,我替你!你需要怕什麼!給我醒過來!”

    宋景心抽搐著,顫抖著,她嗓子里嗚嗚的發出聲音,像喪失了語言能力。她拼了命的去推他,拼了命想要逃走。

    她被困在那團黑暗里。無法自拔。

    “宋景心!”布討縱圾。

    那樣瘦弱到可憐的一個人,此時,她的力氣卻驚人。她狼狽掙扎推搡,從他臂彎里逃脫,跌滑在光潔地磚上。她惶恐驚懼的朝著浴室門跑。

    “宋景心!”冷長風被她推得撞到浴缸邊上。一只手臂掠進滿水的浴缸里,帶了半身濕。

    他手撐著地面,長身上前,將已開門的宋景心抓了回來。

    匆忙里,他失了分寸。她身上的裙子早就不完整,他抓到她的裙邊,那身襯衫裙被猛扯落下來。破敗的掛在她身上。

    潮濕溫涼的空氣就像那天晚上肆虐在她身上的唇舌,宋景心抖如篩糠。她驀大叫一聲,瞳孔放大,對著側首邊的磚面牆昂首撞上去。

    冷長風情急,側身往前一立。她一腔力氣全都用在他身上,撞得他胸口發痛。

    他皺緊了眉頭,長身靠在牆壁上,襯衫濕透。

    “景心,”他箍著她的肩膀,嗓子都啞了,“睜開眼楮,是我。”

    她終于哭出聲來。低著頭,一邊退一邊搖首,兩只手死死反剪在胸前。她不停的說︰“你放過我……”

    一會兒又說︰“我會死的。”

    冷長風看著她退到洗手台前,那里放著他的刮胡刀。因祖父的緣故,他偏好用傳統的刮胡刀。今早用過之後並未扔,家里佣人也疏忽了。那寒光閃過他的眼,也閃過宋景心被淚沖散的眼。

    冷長風心里一緊,忙上前橫臂一擋。

    血從他手臂上濺起。

    他倒抽口冷氣。

    他的血,溫熱ツ潮濕,濺到了她的眼皮上。宋景心手里抓著刮胡刀,定定站在他面前。

    “寶貝,乖,給我。”

    他伸手,誘哄著向她走近。

    宋景心盯著他,他的面孔在氤氳水汽里模糊,他越走越近,五官也漸漸清晰起來。她眸光從某個他眉梢的水珠聚起,一點一點終于回攏起來。

    刮胡刀掉到地上,清脆有聲。宋景心眼里的淚急劇落下,她喊了一聲“冷長風”,膝蓋發軟,蹲坐在了地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