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65章︰我不覺得你的提議有任何意義

第165章︰我不覺得你的提議有任何意義

    ???????景心被她拽到傷口,扶著桌沿悶哼了一聲。

    她在醫院受傷的事,方繆並不知道。也未察覺她的異常,以為她在猶豫。松了手跺腳︰“你還想什麼?他都是因為你才東躲**!不過就見他一面,死也叫他死個明白。你們也能斷得干淨,他也能再往前走!你可別告訴你還顧忌著那冷長風!”

    “方方。”景心等著那抻了筋似的疼勁兒過去,握住方繆的手,“我知道,你別嚷。”

    方繆抿了抿嘴,這才發現她臉頰白得厲害,額頭上還有汗。看她半彎著腰的樣子,方繆心尖一跳︰“你怎麼了?”

    景心搖頭︰“說來話長。你能不能扶我過去?”

    方繆也知道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她半攙了宋景心往停車的院子那側走。

    景心走得很慢,方繆發覺她行動很不利索。像是受了什麼大傷。

    快到車前,她實在忍不住,咬牙恨問︰“是不是冷長風害得你?”

    景心看到車子停在一棵棗樹下,黑  的一個輪廓,像中世紀失去光澤的盔甲。

    她松開方繆︰“他對我唯一的不好,是我從不回應他的好。”

    “方方。你等我一會兒。”景心手心里泛起潮濕,她嘆了口氣。

    打開車門坐進去,景心手還搭在門把上,身旁有人越過來一把抓住她握著門把的手,將那門往後一拽。拽得她趔趄往後倒。

    “小景!小景!”

    灼熱的呼吸涌到脖根。她掙扎,牽動到傷痛,不禁抽氣出聲。

    “怎麼?你現在連踫都不肯讓我踫了?也對,你是冷長風的女人,我算什麼!害人害己的喪門星!人見人厭的糊涂鬼!”

    他猝然松手,黑暗里只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帶了恨意的質問。自暴自棄的厭惡。

    景心半靠在座椅上平息呼吸,她忍著疼,微闔眼皮︰“長寧,我不是來和你吵架的。”

    “是,你來和我談分手。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和我分開!”

    他癲狂起來,使勁捏住了她的肩膀,要她正視他︰“宋景心!你的心是石頭做的!我不要臉面,我放棄一切想要跟你在一起你看不到嗎?你看不到嗎?”

    “長寧,”景心被他搖得背後脊骨都似移位,她額頭上的汗滴到頸上,聲音虛弱起來,“我很痛。你別這樣。”

    就著車前那盞後視鏡反射的院中燈光,顧長寧果見她面白發汗,他住了手,探手去摸她的額頭,掌心里一片潮濕。

    他隱在車內唯一一絲亮光之後的面孔模糊,只那雙眼楮里露出奇異的光。他問︰“是冷長風干的?”

    景心不欲和他在這些事上多做糾纏。她求得一絲空閑恢復生氣,緩緩說道︰“我和你的事,早在咖啡店里就說清楚了。不管你怎麼做,我不會再回應。我的事,也自然不歸你管。今天來見你,只是念著從前的同學情分想勸勸你,早點回家去吧。出國也好,到公司幫忙也好。別再這樣孩子氣了。”

    “金耀最近形勢很不好,顧伯父需要你的幫助。長寧,無論他們對我怎麼樣,他們是你的父母,是真心為你的父母。你該替他們著想。”

    車內長長的沉默。陰暗里的顧長寧默不作聲,好一會兒,他發出一聲冷笑︰“冷長風是因為你才打擊金耀。你今天會見我,是知道他下一步想怎麼對付我爸。”

    景心不語。

    他又說︰“說吧,我听著,你打算怎麼念這份同學情誼。冷長風的計劃是什麼。”

    “長寧。”

    他陰陽怪氣的論調令景心覺得揪心。布池妖圾。

    他驀的爆發,吼道︰“別用這種可憐的語調喊我的名字!宋景心,我在你身上花了三年!我因為你回國!因為你離家出走!因為你,我不能也不敢回去見我父母!我沒臉見他們!你讓我在全世界人面前出盡了丑!你以為憑你這幾句話,就能一筆勾銷?你做夢!”

    他這麼一吼,外面候著的方繆自然听到。她吃驚,忙跑過來想拍車窗。不料那靜止的車子忽然往前一沖。里面的人踩下了油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