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71章︰孩子,還是在自己父母身邊長大更好

第171章︰孩子,還是在自己父母身邊長大更好

    ???????宋品茹噯喲噯喲的在外干嚎,很快就听到腳步匆匆,陳婷心疼憤怒的在門口罵︰“哪個沒品沒行的下這種毒手?這個家是要完了!我的寶貝乖乖,媽對不住你。讓你在這里受罪!你等著,等你爸回來總有個說法!這個家還輪不到誰來耀武揚威!媽的寶貝。乖乖,讓媽媽看看傷到哪兒了……”

    景心靠在門上,難受得心肝脾肺腎都扭曲捆縛起來。她把臉埋到掌心里,張張嘴,想喊一聲什麼。末了,只有無聲的一句“媽媽”。

    渾渾噩噩里似闖入一團黑暗,前面有人在走。景心盯著那背影,急追了過去。她喊著“媽媽”,那窈窕的身影卻不曾回頭,越走越遠。她拼了命跑過去,手終于抓到她的衣角,那人回頭,卻是祖父的模樣。

    祖父還是那樣慈愛溫和的模樣,白眉耷拉下來,垂到眼角。景心頓痛哭出聲。她想要告訴祖父這麼些年來的坎坷。想要和祖父說她的思念和痛苦,她抱著祖父求他帶她一起走。

    背後傳來沉重的擊打聲,“砰”“砰”“砰”,一聲比一聲劇烈。景心緊緊抓著祖父的手臂,哀哀的求他。

    祖父憐憫的搖了搖頭。還像小時候那樣揉她的頭發。忽然,他的臉變得模糊,他的身體也透明起來。

    “爺爺!”

    她被人一推,跌倒在地,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

    “怎麼這麼燙?”

    “爸!她故意的!知道你要回來,就裝病!”布豆嗎亡。

    “怪我不好,不會管教女兒。現在還要你操心。”

    宋景心勉力睜開眼皮,落目是宋一鳴橫眉怒目的面孔。景心打了個寒顫,又閉上了眼楮。

    陳婷哭哭啼啼的看著地上昏睡的人,抱住品茹哀哀道︰“人病著,你也別問了,也是小茹不好,沒事來瞧她做什麼?反正她從不把我們當一家人看。”

    宋品茹氣勢洶洶,忍不住要發作。被陳婷抓住手臂不能動。

    宋一鳴一回來就是這樣亂糟糟的家務事,宋景心人又病著,他怒火無處發泄。猛瞪了陳婷一眼︰“要我現在就打死她不成?”

    他連吸了兩口氣︰“冷長風近來直攻金耀短板,金融業出了這麼大的事,轉移了新聞媒體的注意力。對我們美如也有好處。等澤蘭集團的那筆資金到賬。再找臭丫頭算賬不晚!”

    “那小茹的職位呢?”陳婷抹了把淚,期期艾艾的問。

    “小茹是我的女兒,難道一個市場部經理也夠不上?”

    陳婷母女倆互相看了一眼,宋品茹這才緩下氣來。瞪了眼蜷縮在地板上的人,不甘不願道︰“听爸的,公司更重要。我受點罪不算什麼。”

    宋一鳴夸了聲“乖女兒”,攜著母女倆就去了。

    躲在一旁的七嬸忙從樓梯下上來,看到縮成一團的宋景心,心疼的直抹淚。上前扶她**睡著。

    夜半,一直發著高燒的宋景心終于醒過來。七嬸高興得忙過來開燈。

    “大小姐,你再不醒,就要急死七嬸了。”

    景心拿下額頭上的冰袋,眼神茫茫。七嬸又端水又拿粥,讓她多少吃點。

    “爸爸呢?”景心記得宋一鳴進來看她了。

    七嬸臉上尷尬,不肯說。景心就直直的望著她。七嬸一咬牙,氣道︰“葉先生過來看您,想帶您去游輪參加什麼中秋晚會。老爺說您病了,就讓二小姐去了。公司有假,他和太太去了c市,這兩天不會回來。”

    宋景心直盯盯望著頂上那盞吊燈︰“中秋,都守著我這個病人算什麼呢?應該的。”

    七嬸低喚一聲“大小姐”,心酸的低頭抹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