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181章︰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心狠的女人

第181章︰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心狠的女人

    {|景心不打算去湊這個熱鬧。她剛要走,手臂被人一扭,她看到剛剛見過的那個女人,臉色陰沉的擋在她面前。

    “你是……x”

    陶麗諷刺的撇撇嘴︰“宋大小姐眼界真高。這就不認識了?”

    “畫廊的陶麗。宋大小姐還記得?”

    陶麗。宋景心想起來,她是畫廊的工作人員。

    “陶小姐。”

    “不敢當!”

    陶麗扭了她的胳膊就往樓梯那拽︰“我不是來跟你攀交情的。你趕緊給我走,別再刺激我表姨!”

    宋景心有點莫名︰“你的表姨?”

    陶麗咬牙松手把她一搡,推到樓梯邊上︰“我的表姨,劉寶鈴!”

    景心腳尖沖出去,差點從樓梯上摔下去。她兩手抓住木扶手,訝異的回頭看陶麗。

    陶麗的眼眶發紅,怒瞪著她。

    就听到往天台的上部樓梯傳出一聲哄叫,陶麗面色頓變,把手提包往肩膀上一箍,她慌忙轉身往樓上跑。

    景心听她剛才話里的意思,那瘋跑了上天台的人是劉寶鈴。劉寶鈴去天台干什麼?

    宋景心想到那可能性,心狠狠的一跳。

    顧不得其他,她忙往樓上去,跑了兩層,腳下步子又慢下來。猶豫的仰頭朝上看。景心站在休息平台上,不知該上還是該下。

    這時候,她包里的手機響了。鈴聲在空曠的樓梯間格外響亮,景心從包里掏出手機,不必去看號碼也知道是誰打過來的。他這個時候打過來。宋景心無法不聯想到些別的。

    冷長風不著急開口,她抿著唇,也不問他。

    “七嬸說你去了醫院。”

    低沉的嗓音緩緩流入她耳膜,宋景心忽然覺得胸口有點窒悶。

    她仰頭看看上面,復低下眼來。她靠在木扶手上︰“冷長風,劉寶鈴為什麼會進醫院?”

    她一只手搭在扶手上,指尖摳著凹進去的邊框。睫毛擋得眼里都是陰影。

    “你把金耀逼到這個地步,你把顧家逼到這個地步,真的只是為了替我出氣嗎?”

    她一個字一個字緩慢的說出口。每說一個字就想到昨天他對她的好。

    正面是鋒刃,反面是蜜糖。她陷在泥淖,不知道自己是該就此沉墮下去,還是該奮力逃出生天。

    冷長風的呼吸均勻緩慢,卻像裹挾著冷風。他不說話,沉悶的壓力令人窒息。

    他的沉默像一座山,壓在人心上與日俱增。

    景心閉著眼楮︰“有件事我沒來得及告訴你。”布亞何扛。

    “劉寶鈴那天在病房說的話,我听到了。”

    電話那端被截斷,他未回答她一個字,也未給她再說下去的機會。單調平直的電音。像一柄曲折卻有意識的劍,透過微不可查的電波,從那一端直刺到這一端。

    宋景心握緊了手機,她看似無常的把機子放進包里。可是她的指尖在發抖。

    竭盡全力爬到了頂樓,天台上聚滿了醫生護士。宋景心一眼看到欄桿那的人,劉寶鈴身上還穿著拘留所的衣服,她總是精致完美的妝容早不見蹤影。此時的她頭發剪得極短,臉上紋路清晰可見,沒有了珠翠的妝點,她樸素又頹敗。

    景心站在門邊,就听到為首的一個戴眼鏡醫生在那兒喊︰“你冷靜點!你的兒子已經在路上!千萬別沖動!”

    陶麗也帶著哭腔求︰“表姨你別這樣!長寧馬上就來了!”

    劉寶鈴卻只是嚎,她嗓子啞得像傷了聲帶。翻來覆去的喊︰“我要見我兒子!你們把我兒子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