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再見,冷先生 > 第46章說,永遠不及做實在

第46章說,永遠不及做實在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病房里慘白白的。四壁雪白,雪白的窗簾,雪白的床單。沒有生氣。只有床頭櫃上一瓶水養的鳶尾,鮮艷的紫色,張揚著它的憂郁。又從它的憂郁里透出生的氣息來。

    宋景心輕輕吸了口氣,輕微的動作也能扯動傷口。她伸手把文件從袋子里拿出來,翻到最後一頁,冷長風蒼勁的簽名赫然映入眼簾。她盈盈的眸光里有水光在波動。

    她只是告訴他,這個難題她想自己解決。而後他反問,她打算怎麼做。她不回答,他就問,她是不是想把命送上,然後求得兩滴鱷魚的眼淚。

    之後呢?宋景心指尖在遒勁有力的簽名在移動,回想起昨天晚上他清冷得幾可說疏遠的目光。心里微微刺痛。

    他因為她不愛惜自己而大動肝火。

    指尖覆在水筆筆端,宋景心抿起了嘴角,她俯首,在他的簽名後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秋天的早晚,溫差較大。江子德窗戶開得大,一襲晚風卷著午後余暉闖進病房,翻起紙邊。景心眯眼朝窗外看去,正是夕陽近末,暗紫千紅交匯如天地將要變色。

    冷長風眼鏡後微眯的眼楮覷了眼天邊,他對李珂頜首,示意她在車里等。

    李珂把袋子遞給他。

    冷長風拎著走到警局前面,已有警員出來迎。

    “冷總,王隊有點事出去了,我帶你進去。”

    冷長風點頭,微微笑道︰“那就麻煩警官了。”

    那警官道一聲“應該的”,接過冷長風遞給他的袋子。

    拘留所在警局後面一塊背陰的建築里,門口幾個警察站著,冷長風過去,被領著到了里面。

    里面儼然是一個小型的監牢。關押處與探視處分隔嚴明,且幾步就有幾名警察把守。

    冷長風進了探望室,在長桌的這一端坐下,不到一分鐘,鐵門打開,落魄蕭索的宋品茹被帶了進來。

    一看到冷長風,她情緒激動,瞪圓了眼楮,張嘴就罵︰“冷長風你不得好死!”

    扭過頭去對警官說︰“我不要見他,帶我回去!”

    警察正猶豫,冷長風嗤的一笑,從口袋里摸出一支煙。意識到這里不能抽煙,他把煙放回去,屈了食指在桌面漫漫的敲。

    一下一下,悶悶的脆響,像是碾磨人心的鼓槌。

    “你當然可以選擇回去,我卻不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留在這里,還是跟我走,用你不夠聰明的大腦好好思考一分鐘,我等著。”

    他左邊胳膊搭在椅背上,嘴角是漫不經心的微笑,另一只手的指節在桌面上緩慢規律的敲打著。

    宋品茹兩天里從天上掉到泥潭,拘留所簡直是她從未想過的地獄。雖滿腔不甘與怒火,可在听到冷長風說“跟他走”,她眼底精光一閃。掙開警員的鉗制,坐到冷長風面前。

    “你真的能帶我出去?”

    冷長風眼皮一抬,嘴角的弧度更深,那似真似假間的痞樣,竟有種蠱惑人心的魅力。

    宋品茹被他這樣一雙似譏還誚的眼神一看,不但未生出惱怒,反覺心頭一跳。她暗暗抽了口氣。她對他頗有感覺,她向不否認。如果不是因為美如,她不可能把宋景心推到他身邊。

    宋景心。想到這個名字,恨意陡然而生。

    她咬牙︰“是她讓你來救我的?”

    “這個賤人!人前裝大度,背後卻處心積慮要毀了我們一家!”

    “宋二小姐,”冷長風打著節拍的指節一頓,停了下來,他臉上笑意凝著,“我要是你,不會逞無謂的口舌之快。說,永遠不及做實在。你以為呢?”

    宋品茹一怔。漂亮的鳳眼眯起,生出狐疑猜測忖度,最後閃過一抹算計。她終于也露出笑來,手往前伸,試探挑逗的握住了冷長風放在桌面的指尖。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