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軍嫂有點甜 > 第28章 將計就計

第28章 將計就計

    其實季安寧也看的明白,顧長安不去當兵這事,已經是鐵板釘釘了,顧為民其實心里頭也明白,只是不撒出這口氣,他就不痛快。

    顧長安挨了一頓打,這件事情也算是定了下來。

    季安寧把那些碎碗飯菜一並收拾了,這方才站在顧長安房門口,看著情況。

    顧長安身上多是烏青淤血,青一塊紫一塊的,都是一些皮外傷,養個十天半月就好了,金秀梅心疼的根本不敢拿手踫,嘴里直念叨著︰“你就是頭倔驢,不打算當兵的事兒還藏著不告訴媽,非要把事情弄成這個樣子,往後你們爺倆還說不說話了。”

    顧長安沒說話,索性別過了身子。

    “媽,讓長安一個人屋里待著吧。”顧長華上前扶住金秀梅的身子,又沖顧雪擺擺手,讓他們一齊出了屋。

    金秀梅嘆了口氣,心里亂糟糟的,見廳堂已經被季安寧收拾干淨了,她不由看了眼季安寧,也算是她這個兒媳婦懂點事,沒再給她心里頭添堵。

    她掩著腦門回屋躺下了。

    季安寧見眼下沒有什麼大事了,就上樓開始忙自己的事情了。

    家里的條件有限,她只能用幾塊破布墊在桌子上,又將宣紙鋪好,這將開始磨墨。

    寫紫氣東來四個字對于季安寧來說,就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她磨墨執筆,四個字寫下來是一氣呵成。

    她看著寫好的四個大字,微微挑眉,取了刻章下印。

    現在就只等著墨干了,去方學齊那里交貨。

    她把筆墨收拾了,在屋里小坐一會兒,就下樓了。

    顧雪坐在沙發上看書,見季安寧從二樓下來,她賊兮兮的挪了挪視線,用書擋住了半面臉,偷偷主意著季安寧的舉動。

    季安寧沒主意顧雪那邊,而是進了廚房翻了翻家里還有什麼菜,算計著明天等顧家人過來了,這些東西夠不夠吃。

    她順便觀察了一下菜色,她之前在菜市場也沒少觀察別家的菜,和她空間里的相比,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季安寧思來想去,還是想靠著空間來發家致富。

    總不能讓跟她一起來的空間閑置了。

    想到這,季安寧去找了顧長華,可顧長華在院子里陪顧為民說話,她只好站在窗口等著他回來。

    那邊沙發上坐著的顧雪,見季安寧沒往她這邊看,她一溜煙跑上了樓。

    她想也沒想,直接進了二樓婚房。

    本來就不大的屋子里,觸眼可及,顧雪的目光隨處一落,就看見了放在桌子上的宣紙。

    她一步三回頭的走過去,等她看到宣紙上龍鳳飛舞的幾個字,以及那個刻章之後,深深的呼了口氣,眼楮瞬間瞪的 亮。

    她就算再不懂,但看著這樣帶著刻章的宣紙,在她眼中,就是個藝術品!

    顧雪知道季安寧的字寫的好,但寫在紅紙上,簡直和眼前這個沒法比,她小心翼翼的將宣紙拿在手中,折了幾折,偷偷藏在懷里,匆匆出了屋下樓。

    趁著季安寧不注意直接埋頭出了大門。

    她只當是季安寧寫著玩的,她直接帶著那張紙,去找了洪小美。

    洪小美的家就在西區,和顧家相隔幾個住戶,很快顧雪就到了洪小美家門口。

    她敲著大鐵門︰“小美!小美!”

    不一會兒,洪小美探出腦袋見是顧雪,奇怪的看著顧雪︰“怎麼了?”

    “你先開門,我給你看樣好東西!”顧雪心情大好,她懷里揣著季安寧那副字,得意洋洋的跟著洪小美進了她的房間。

    “顧雪,你咋了,啥好東西?”洪小美看她。

    顧雪賊笑一聲,這才神神秘秘的將那副字拿出來,展開,給洪小美看。

    她得意的道︰“瞧見了吧,這是我嫂子自己寫的。”

    她心里顧慮著季安寧不去一校當差,索性就指著這字道︰“一校校長是要聘我嫂子教書法的,不過我嫂子也沒打算去。”

    洪小美吃驚的看著那副字,“寫的真好!為什麼不去?”

    顧雪眨著眼楮︰“我嫂子有她自己的主意,反正她的字這麼好,缺不了好差事。”顧雪提前先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以免到時候季安寧不去一校教書,她沒臉見人。

    洪小美認真的看著這副字,忍不住附和著點頭︰“說得也是。”

    ……

    顧家院子里,顧長華和顧為民說了好一會兒話,爺倆才進了屋。

    季安寧一直等著顧長華,等他閑下來,沖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上樓。

    兩人一前一後,季安寧回頭看他︰“長華,咱家老家還有地嗎?”

    顧長華愣了幾秒,旋即才道︰“有幾畝地,但爸媽很少回去,就把地交給大伯打理了,有些年頭了。”

    季安寧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交給別人打理……那這地再想要回來,可就有點難度了。

    等她進了屋,身後的顧長華出了聲︰“你要田地有用?”

    “有點主意,這事我完了和媽商量吧。”季安寧話音剛落,眼尾的余光就瞥見梳妝台上的那副字不見了!

    她疾步走了過去,面色驟沉。

    剛才顧長華一直在院子里,金秀梅和顧長安也都沒出過屋。

    顧雪!

    “咋了?”這幾天,顧長華還沒見季安寧臉色變過。

    嚴肅起來的季安寧,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瞳充斥著冷意。

    氣氛壓的極低。

    其實季安寧也沒有那麼生氣,方學齊給了她幾天的時間,她大可以現在出去再買一張宣紙回來,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再寫一副字。

    但這是個契機,一個教訓顧雪,壓住顧雪的契機,她犯了錯,就得承擔錯誤。

    季安寧故作慌亂在梳妝台上亂翻亂找,急成了一鍋粥,她指著那幾件破布︰“長華,我剛剛寫好的字不見了!那是我剛接的生意,我寫好了,打算墨干了就交貨的!怎麼好端端的,字就沒了!”

    季安寧急的在屋子里亂找亂翻,顧長華听是生意上的事情,也幫忙找︰“你是不是記錯地方了。”

    顧長華話落就後悔了,這屋子一眼望無,他劍眉微蹙︰“你先別急,我下樓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