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半扇孤闕歌 > 785、空瓶子(三更)

785、空瓶子(三更)

    “而我若贏”

    哈睿直接打斷了她,僅存的耐心已經被對面兩個男人虎視眈眈的凶狂威壓耗的干干淨淨。“我為什麼要和你做這樣沒有意義的交易?你已經在我手中。”他非常不爽墓どど一直盯著對面兩人的樣子,手指一勾,墓どど就被海浪瞬間轉過來撲到了他的面前,差點就跌在了他的懷中。他抬起手,手指放在了墓どど的脖頸上,覆了一大半銀鱗的手指,像是毒蛇尖銳的獠牙咬住了小兔子的脖頸,卻並不急著吞入。

    他目光越過墓どど的肩膀落在對面兩個男人身上,狂暴的愉悅潮水一樣涌入他的心底。那兩個男人的暴怒、嫉妒、憎惡和扭曲,像是養分一樣更給了他肆意擁有眼前這個女人的快感。“退一萬步說,就算你真的贏了,我也絕不可能不攻打御尺橋。”

    海浪再次收緊,將墓どど直接推到了哈睿鼻息可觸的近距離。他輕輕撩起墓どど肩上的長發,手指一劃,布料碎裂的聲音在此時劇烈的像是撕開了人的耳膜。

    “我只要她活著有口氣就行,所以並不在意她會不會受傷所以,你們若是真要動手,刀劍無眼,請自便。”哈睿湊近了墓どど的肩膀,白色的睫毛下面那雙尖瞳,像是黑夜之中幽幽的白色鬼火。他清楚地看見兩個男人一個男人面色無虞卻凶狂如同嗜血修羅,手指都攥出血來不停地朝下滴,一個陰冷至極的扭曲地如夜行鬼魅,厲鬼長嘯。

    心下的愉悅打到了最頂峰,他惡意地舔舐著墓どど被他撕破衣服露出的肩膀,尖銳的獠牙在上面留下一個滴血的齒痕。

    “你,我要定了。御尺橋,我也要定了。”

    “是嗎?”

    在說完這句話的下一秒,認人魚肉的“小白兔”不知何時用了什麼手段竟掙脫了這海浪,身體後仰,在漫天崩潰散落的海浪之中上半身朝後墜落跌出

    反應極迅速的三個男人皆出了手。

    可是砰砰砰三聲,三道閃爍著雷電的黑色光牆從天而落,擋在了他們三個人的面前,將她牢牢護在其中。在海浪中墜落的過程,撕裂的衣帛浸在在空中漂浮這的水珠里,如同一只剛剛破繭的黑色鳳尾蝶。她一只手瞬間變化姿勢反手握住從半空中凝出的一把大半身高的黑色長刀,插入了黑色的雷光牆之上,凌空一個翻身,她在空中轉開黑色的裙擺,踩在了生滅力凝出的黑色長刀之上。

    “哈睿,我若贏了,我只要求你退兵三天。”

    “我若輸了,我乖乖跟你走,且我會親手殺了你面前這兩個男人。”

    匡海坊的那兩個老不死也好,包括天下賭狂第一人的珠蠶也都承認,墓どど是他們所見過最可怕的賭徒。她總能看穿對家此時此地最想要的是什麼,輕易戳穿對方心中最隱秘或許連他自己本人都沒有注意到過的**。

    哪怕是最微小,最提不上台面,最不足以說道的**。

    也會成為她給人致命一擊的噬心毒。

    包括如今的哈睿,哪怕理智推算之後,也只得出一個“哪怕是輸也不過是退兵三天更何況我不會輸”這樣的結論。而他的**,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只是听了一句,就撩得渾身難耐。

    眼前這兩個男人,听到這句話的時候所露出的表情那是哈睿無法描述也無法感知的感情,有痛苦?迷茫?震驚?還是別的什麼?

    這樣的表情給了哈睿從未有過的滋味。

    從未感受過的滋味,從未有過的感情,像是一個始終漂浮在冰冷寒泉之上的空瓶子,在風中在雨中表面上嘗遍過五味雜談,可始終未曾裝過有什麼會讓他沉淪的東西。

    這只是一句話而已。

    如果這個女人親手殺掉這兩個男人的話,這兩個男人又會是什麼表情?這個女人會是什麼表情?

    而他,又會感受到怎樣的感情?

    那個空瓶子里,會不會裝滿什麼可以讓他沉淪墮落的東西?

    “好。”

    哈睿點了點頭。

    三更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