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半扇孤闕歌 > 787、一戰(一更)

787、一戰(一更)

    弗羽王隼果然比白韞玉理智得多。

    而那些群情激奮的士兵,也應是被安撫下來了。

    墓どど雖然未回頭,但是身後的氣息一直能感受得到,直至察覺到兩人的狂暴的氣息總算平靜下來,以及那些激憤的士兵們安定了,她的心里的石頭才算落地。

    哈睿這邊沉思了片刻,終于開口說了一個字。

    一個好字的氣息還沒吐干淨,下一秒,墓どど猛然從黑色生滅力牆壁中抽出刀來,根本看不出她是用怎樣的姿態翻身而下抓住長刀,被寒氣森森的刀刃帶出來的,飛揚的銀光雷霆混合著暴亂的黑色生滅力在流轉的風里纏綿,倒影在墓どど凌轢冷靜的翠眸之中,像是慢放一樣牽拉出一道宛如銀河星雲的長帶。

    而長刀鋒利的刃在瞬間將她面前的凝出的黑色生滅力牆壁憑空斬碎,她反手揚刀,在空中碎裂的生滅力牆壁在空中形成無數的黑色脈絡和銀色雷霆,如同倒著生長的藤蔓一樣剎那被刀尖吸收一路盤亙生長覆蓋至她的雙手之上整面黑色牆壁的生滅力和雷霆之力,是她不用蓄力可以直接爆發的刀鋒上的刀芒。她揮舞長刀,一刀斬落,猶如一整座黑色懸崖高山在哈睿面前整個傾覆而來。

    哈睿眯起了眼楮,這三座牆壁原來是為了不蓄力就可以釋放高爆發的攻擊而準備的嗎?

    而這一波攻勢,除去詭計多端的心思,這女人的實力也在他的心里提高了好幾個等級。

    他游刃有余地躲開這一刀,可她已經出現在他的背後。又是一刀凶悍沒有任何減弱的刀鋒擦著他的臉滑過,一刀過去,不得已硬生生地抬手,滔天而起的海浪正面承接了這一刀。

    海浪崩散,竟連水花都沒有來得及形成,就消散成煙。

    霧汽繚繞里,她的身影更加快得不可琢磨,也無法準確的定位。

    這女人的化力有古怪,而且她竟然還有雷霆之力?本來以為這雷霆之力不過是她化力的變種延伸,可短兵相接了幾次,就發現這根本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

    哈睿此時不得不提起認真的心態了。

    他的確低估了這個女人。

    可這個想法還沒來得及過去,這個女人的刀就再次來了。

    她像是能隱藏在空氣中的一個完美的刺客。

    可這個刺客用的是笨重的長刀,還有暴起的雷霆。她的刀法可怕而古怪,幾乎刀刀致命,沒有任何花架子,就是為了殺戮而殺戮。與其說是像是人族的刀法,倒不如說像他們荒人捕食時的姿態。而且她的步法也太快了,快得像是瞬移卻比瞬移更難捕捉位置和方向,靠氣息捕捉根本不準。可好在他哈睿有一雙異常明銳的眼瞳,他的視力在荒人之中也是卓爾不群的,憑借他的目力,倒是自認為天克了墓どど這個奇異的步法。

    哈睿在空中倒飛而出,瞬間就捕捉到自己右下方沖出來的那股凶狂氣息,他毫不猶豫地一個翻身,海浪凝出的寶座在空中愣是直角變了一個方向,朝下墜去,水浪成叉戟猛然朝那股氣息扎去。就在此時,他微微一頓,朝右一避,頭頂上落下一道兒臂般粗細的雷霆,劈開了他耳旁落下的海浪,直將他們身下整個夜曇海海面上闢出一道深深的淵壑。四周全是雷霆烤化的霧氣,對他的視線觀察更加不利了。

    不行,必須到下面視線更清晰的地方去,這樣想著,他便加速了朝下沖去。可在此時耳旁突然一道光來,在半空中飛舞的雪白色的長發有幾縷瞬間焦枯成灰。脖頸一熱,鮮血還沒滴落,就燒灼成了黑痕在右邊!

    三道海浪凝成水錐。

    瞬間刺穿了右方的黑影。

    “錯了。”她的聲音從下方來

    哈睿頓時警鈴大,可是本身朝下墜落的速度已經太快,還有海浪本身此時更像是一團膠水那樣黏著住了他,下墜容易,臨時想要上升就要難了。

    數道黑色光箭,從下方激射而來。

    他堪堪躲開,看見自己下方的墓どど像是朝下跌落的自然狀態,手中的長刀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黑色的長弓

    該死的!

    這個女人沒有武器!

    她的武器根本就是那黑色的光凝出來的像他可以用水凝結出各種武器一樣,這個女人也可以!

    此時當他終于得出這個結論時,也已經晚了。

    他的眼前一花時,女人已經消失不見。再次感知到時候,是肩上像是落了一只飛鳥那樣輕的力度他抬起頭來,看見她不知何時踩在了自己的肩上屈膝蹲著,甚至朝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來。

    一更

    今天這幾章寫的超級有感覺,特別喜歡寫打斗戲啊我打斗變相狗糧?

    どど是不是爆炸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