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的末世基地車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創”

第五百八十一章 “創”

    看到這群人出現,江流石的神(情q ng)並沒有多少變化。

    這里是神海的總部,江流石敢追過來,自然就對此有所準備。

    “影。”

    江流石剛要下令,讓影做好準備攻擊,但就在這時,這群人卻分開了,從他們(身sh n)後走出來了一個黑衣男子。

    在這個人出現之後,香雪海等人都蹙起了眉頭,一陣頭暈的感覺頓時襲來。

    他們不由自主地看著這個人,但是卻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容貌,思維也好像變得遲滯起來,就像喝醉了酒一樣。

    冉惜玉的雙眸一凝,她的灰色眼眸此時就像是有無數星光在其中閃爍一般。

    不過冉惜玉的臉色卻不太好看,這個人一出現,恐怖的精神能量就將這個區域籠罩了,如同張開了一個精神力場。

    而冉惜玉則是奮力在這個力場中,將自己的精神力像是一個護罩般撐起。

    隨著冉惜玉撐起了精神護罩,香雪海等人受到的影響才總算消失。

    但是,雖然他們已經不頭暈了,但還是看不清這個人的長相。

    這種感覺實在是詭異,明明就在面前,他的臉上也沒有任何遮蔽物,也並不是五官模糊,但就是記不住他長什麼樣子。

    只能說,這個人的精神異能實在是太強了,可以影響到人的感知。

    江流石看著這黑衣男子,目光中露出了一絲凝重。

    這人是誰,這到底是怎樣的精神力?

    現在這世上還有這樣的強者?

    這時,黑衣男子開口了,他的聲音不大,但卻清清楚楚地傳入了江流石等人的耳中。

    “江流石,幸會。”這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笑意,似乎真的是在跟江流石打招呼一樣。

    對于對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江流石也不是很意外,他很早就盯上自己這一行人了,知道名字也很正常。

    “你就是許立提到的,神海的老大?”江竹影問道。

    黑衣男子微微一笑︰“神海的老大?不能這麼說……應該說,神海就是我。”

    “嗯?”

    江流石眉頭一皺,這是什麼意思?

    黑衣男子開口道︰“在你們看來,神海是我建立的組織,金陵城的人也都這麼以為,但實際上,神海就是我自己,神海組織里的人不是我的手下,而是我的孩子們,我的意志,就是他們的意志……”

    黑衣男子說話間,他周圍的異能者一個個都變得神(情q ng)猙獰起來,他們向四周散開,把江流石等人包圍在中心,每個人的眼神都變得凶戾而嗜血,如同那些感染者一樣。

    看到這等(情q ng)形,江流石突然感到心中一寒,他突然理解了那人所說的話,“你用這場瘟疫,控制了他們所有人?”

    “你猜的不錯,所以我才說,神海就是我,實際上,我的名號,正是神海。”

    黑衣男子緩緩的說著,他一步步的向江流石走來,可是他所在的位置,給人感覺像是在另一個空間一樣,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似乎根本踫不到他。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對手,江流石感到無比心驚,這個世界為什麼會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個人,他的實力未免也太強了!

    他一個人,控制了整個組織,讓組織里的所有人都成為他的傀儡,他本(身sh n)的精神力還如此強大。難道說……他是一個精神系的異能者,靠精神力制造了那種瘟疫,並且用瘟疫感染了所有人?

    如果這樣的話,這人就太變態了,他至少是一個三級異能者!

    雖然說末世出現這麼久,二級異能者已經為數不少,但若說有遠超二級異能者的三級異能者出現,江流石還是感到不可置信,這要經歷怎樣的奇遇,才能進化到三級?

    “那些感染者中的藍色生命體是你制造的嗎?你用神海來搜集喪尸晶核,就是為了讓你那些傀儡們進化?”香雪海憤怒的問道,末世中的人們原本就已經很多苦難了,作為異能者,壓榨普通人作威作福也就罷了,可是還這樣大規模屠殺幸存者,這簡直是把人類往絕路上((逼b )b )。

    黑衣男子輕笑一聲︰“看來你們發現那些可(愛 i)的藍色精靈是活著的了,不容易,可惜,它們不是我制造的,這麼完美的生命體,我怎麼造的出來呢?只不過……我作為它們的飼養者和傳播者,得到了它們的認同而已。”

    黑衣人的話,讓香雪海更加憤怒,這完全可能要導致人類徹底滅絕的東西,居然被這黑衣男子稱為“完美生命體”?

    “你真是個人渣,你是想世界毀滅了,你才開心?”

    黑衣男子搖頭︰“你不懂,你的見識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我們並不是在毀滅世界,而是讓這個世界得到新生。”

    黑衣男子的話,讓江流石想到了很多電影里妄圖改變世界的瘋子,不過這不是重點,江流石從黑衣男子的話中,讀到了很多信息。

    “你說‘你們’?”

    “不錯……是‘我們’。”黑衣男子點頭,“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你可以問出來,能解答的問題,我都願意跟你解答,因為我很欣賞你。原本我是打算讓你變成這些人中的一員,但現在我改變主意了。”

    “‘你們’是誰?”江流石問道。

    “你既然殺了韓源,又打敗了洛家風,應該知道他們口中的組織。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個組織叫做……‘創’!”

    黑衣男子輕輕吐出了這個字,神(情q ng)中充溢著一種向往。

    “原來你也是那個組織的人,你們還真是無處不在啊。”江流石還是首次知道這個組織的名字,單單一個字,卻能感覺出這個組織的野心。

    但是江流石奇怪,這個組織為什麼能夠在末世開始後一年的時間內發展到如此壯大,它擁有的能量,未免也太恐怖了,當初那些超級大國,他們在末世到來後,他們的政府也都名存實亡了,誰有能力建立起這麼大的組織?

    不過這個問題,沒用江流石詢問,黑衣男子就自己回答了。

    他開口說道︰“你大概好奇我們的倚仗是什麼,怎麼發展起來的,我可以告訴你,‘創’早在末世前就存在了,實際上,我們已經誕生了半個多世紀……”

    黑衣男子說到這里,江流石心中大驚,半個多世紀?這比現在許多國家的建國史還要長了。

    “這個世界,遠不像你們看到的那麼簡單,‘創’的存在,原本就是一個秘密,末世前‘創’便掌控了相當強大的力量,‘創’的成員,有大集團的財閥,也有各國手握重權的人物,不過這些人大多隱藏在幕後,你不知道罷了。”

    “比如說我……”黑衣男子說到這里一頓,“我是幾個跨國公司的幕後股東,我的實力也不是末世之後才擁有的,而是在末世爆發前十年,就已經有了……”

    黑衣男子這番話,讓江流石心驚不已,這些人……在末世前就已經掌控了異能?

    如此來看,這個組織遠超自己的想象。

    “你們到底知道些什麼?”江流石冷聲問道,能讓這麼多大人物團結起來,這個組織必然掌握了一些有極大價值的東西。

    “知道的東西很多,有些你想象不到,比如末世的爆發,便是我們十年前就已經預知的事(情q ng),如果再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會準備得更充分,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創’的誕生,是因為半個多世紀前,一次科考活動,有了一些驚天發現,而因為這些發現,‘創’才誕生了,只是有資格參與進來的人,每一個人的權勢、財力,都超出你的想象!”

    “而所謂的瘟疫,這藍色的液體生命,也是當時科考活動中就已經得到的藍色結晶,只是半個多世紀前,這藍色結晶中封凍的生命根本無法激活,直到末世爆發後,我們的實力進一步增強,生命層次都得到了進化,才慢慢解開了這些被束縛了的藍色精靈。”

    “而我,因為精神力在組織里最強,所以由我來溝通這些藍色精靈。”

    黑衣男子不緊不慢的說道,他的話語,完全顛覆了江竹影等人的想象,末世……竟然早就被預知了!

    是了,江竹影這才想到,在末世前,的確走漏出了不少消息,政府在加緊時間建設安全區!

    很多富人、權勢人物,在末世爆發前數天時間內,被緊急送往安全區,包括冉惜玉的父母,都被送走了,只是他們在路上就變異了,結果沒能活下來……

    當初江竹影並沒有細想政府為什麼會預知末世,現在她才明白,最先知道末世的是“創”!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有人知道,就總會擴散出來,或者可能是“創”故意這麼做的。

    可是“創”預留給世人的時間太短了,連那些權貴都來不及完全撤離。

    “你們早就知道末世,卻坐視那麼多人死去,就算你們沒有憐憫之心,但你們也需要社會底層來被你們統治吧,你們為什麼不早些公布消息,讓更多的人活下來,哪怕成為你們的奴隸也行。”

    江流石開口問道,沒有哪個統治階級會嫌棄他們統治的人多,只有羊多了才能剪更多的羊毛。

    黑衣男子笑道︰“我們要的是開創新世紀,而不是僅僅為了的權勢和統治,權勢那些,在末世前我們就得到了,那些不能適應新世紀的人類,理應被淘汰。江流石,你大概不知道,人的生命,潛力遠比你想象的巨大,生命體不僅僅是一堆化學物質,人類掌握了各種尖端科技,在六十年代就登月成功,可是直到末世前,傾盡整個人類科技之力,卻無法憑空制造出任何一個活著的生命,哪怕最簡單的細菌都不行。”

    “科技只能合成根本不算生命的病毒,或者以原有細菌為模板,注入人造DNA而已。一個細菌都已經如此神奇,更何況復雜的人體,人腦遠比任何大型計算機都精密無數倍,而人體只是一顆小小的受精卵,短短幾萬個基因發育而來的,這其中的神奇,是你不能想象的……”

    “人類擁有如此偉大(身sh n)體,卻大多做著一些卑微的工作,為生活而苟且度(日r ),垂垂蒼老,幾十年後扔進焚化爐成為一堆飛灰,實在是太褻瀆了。”

    “人本應該是神,江流石,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雖然組織里的一些人很想殺掉你,可我卻很欣賞你,加入我們吧,成為‘創’的一員,你將會得到生命層次的升華,成為世界的神明,我們將完成人類的進化,真正的完美人類理應永生不死,超脫輪回。”

    “嗯?你讓我加入‘創’?”江流石吃驚了,他沒想到這個黑衣男子竟然要拉攏自己成為“創”的一員。

    “江隊長,千萬不要答應他們。”

    香雪海急忙說道,她是一個希望在末世中建立新秩序,恢復到末世前生活的人,對“創”這種反人類的組織深惡痛絕。

    按理說這種組織,她不認為江流石會感興趣,但是听到黑衣男子說了這麼多,她卻不得不承認,他說的很多事(情q ng)听起來很有道理,而且生命層次進化,尤其永生不死的(誘y u)惑——如果是真的話,那也太(誘y u)人了。

    歷史上可是有太多處于權利巔峰的人,一昧的追求永生不死。

    嘉慶那種二十幾年不上朝的也就算了,可是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武則天這些堪稱千古一帝的人物,都無法逃脫長生不老帶來的(誘y u)惑,在晚年一昧求仙問道,勞民傷財,尤其漢武帝這位讓子民可以說出“凡(日r )月所照,江河所致,莫非漢土”的人物,遇到長生(誘y u)惑時智商下降到讓人感到悲哀的程度,那真是令人唏噓。

    只能說,長生不老太讓人夢寐以求了。

    想到這些,香雪海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創”在半個多世紀前,就能吸引世界上那麼多權利巔峰的人物加入,對擁有權勢財富的人而言,還有什麼比長生不老更讓人痴迷的呢?

    甚至在末世前,香雪海就已經知道,許多科學家、科研組織,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延長人類生命的研究,比如聯體共生鼠實驗,也就是換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