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 第2898章 下仙界的動作

第2898章 下仙界的動作





    蛇祖為了擊殺葉鵬飛,以神殿降臨的方式來到這個世界,不僅長生界中出現了神殿的勢力,上下仙界也同樣有神殿的人出現,且近來活動頻繁,又因為神殿中人實力大多強橫,已經引起了很多仙門的注意,而青蓮宗就是其中之一。

    而身為青蓮宗大小姐的夏詩雨,此次與其父親夏無忌來到下仙界,目的就是為了徹查神殿的來歷。

    今日夏詩雨之所以會與哥哥夏寂寥來到這里,實際上不過是踫巧偶遇而已。

    夏詩雨如今修為不過地仙,她與父親夏無忌來到下仙界後,听聞下仙界的虹橋祭壇即將開啟,便想趁機進入虹橋祭壇闖一闖,踫踫運氣,卻沒想到剛一進來,便遇到了哥哥夏寂寥以及松崗二人。

    又好巧不巧的,夏詩雨曾經听父親夏無忌說起過虹橋祭壇的秘辛,知道虹橋祭壇中有一處境中境,于此三人相遇之後,一起踏入境中境,卻不曾想他們三人早已經被三名地仙跟蹤,隨著他們的步伐來到了這里。

    “你們神殿勢力,當初在降臨我們上仙界後,被上仙界的許多仙帝們注意到,然後雙方發生過幾次大戰,很不辛的是,你們神殿的許多仙帝都死在這場大戰中,上仙界的神殿也自從毀滅,降臨任務宣告失敗。”

    夏詩雨幽幽的道,她聲音平淡,說這話時俏臉之上看不出有任何感情色彩流露,仿佛是在說一件極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上仙界的修士,普遍要比下仙界的修士實力更強,半步仙帝、準仙帝,甚至仙帝強者,都比下仙界多得不知多少倍,遠不是下仙界能比。

    是以,神殿剛一降臨時,便被許多仙帝注意到了,對于這些外來之人,上仙界的仙帝們並不歡迎,是以雙方曾多次交手,最終上仙界仙帝們,幾乎以壓倒式的優勢,將神殿所有人格殺。

    不過,雖然滅了試圖降臨上仙界的神殿組織,但一些修為通天徹地的老仙帝們,卻敏銳的察覺到神殿的降臨並不是只在上仙界發生,而是在各個世界都有存在。

    各大世界同一時間出現神殿,不管怎麼看,這樣的事情都不可能是偶然,背後肯定有人在操縱整件事情。

    作為仙帝的他們,自然不允許別人在自己的地盤上胡作非為,于是,上仙界的各大仙門勢力,紛紛派出手下的仙帝悄然降臨各界,暗中保護其他世界的同時,也趁機搜尋神殿幕後主使的訊息。

    對方的三名仙帝聞言都是一怔,同時轉頭看向夏詩雨,神色中充滿了詫異。

    “怎麼?看你們的樣子,好像你們還不知道這件事情啊?”夏詩雨看著三名仙帝,淡淡的問道。

    那名手持雷霆的仙帝眉頭一皺,沉聲問道︰“夏小姐,你想說什麼?”

    夏詩雨嘴角扯了扯,做出一副冷笑的樣子,道︰“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你們神殿背後的人,究竟是誰?來到咱們這個世界,究竟意欲何為?”

    “小妞,你一個小小的地仙修士,憑你恐怕還沒有資格問我這些吧?不僅是你,你們青蓮宗的宗主夏無忌,都沒有資格這麼跟我說話,除非是青蓮宗那位隱世的老仙帝親自來。”夏詩雨說話的態度,讓這名仙帝非常不爽,他不屑的道。

    “是麼?”夏詩雨卻是微微一笑,道︰“看來你們對于我上仙界各大仙門隱秘,知道得還真不少,如此說來,你們背後的那位主使者,確實有幾分能耐了。”

    夏詩雨說著,突然抖了抖手中的那柄油紙傘,頓時之間,油紙傘上綠光大盛,碧油油的綠光將附近照亮,整個岩洞霎時間猶如置身于一片碧綠的海洋深處。

    與此同時,油紙傘面上繡著的三道龍紋猶如活過來了一般,突然從傘面上迸了出來,形成三條真龍虛影。

    “吼……”

    足以震驚下仙界修士的龍吟之聲,猛然在岩洞中響起,與此同時,一股來自荒古的恐怖氣息,突然從夏詩雨手中油紙傘上傳出,籠罩整座岩洞之後,更是破洞而出,不斷向外彌漫擴散,僅僅只是一瞬間,真個境中境都被這股恐怖的荒古氣息籠罩在其中。

    “你,你手中的是……天道神兵!”

    原本一直自恃不凡的那名仙帝,見到這一幕之後,臉色立即變得極為難看,連通他身後那兩名一直沒有動手的仙帝,此刻也都是大吃一驚。

    仙帝乃是人族能修煉到的最高境界,到了這個境界之後,可以一定程度的調用所在世界的法則之力,是以一般的法寶對于他們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即便強如先天寶器這樣的存在也不行。

    唯有天道神兵,以及仙道攻擊,方能對他們起到致命性傷害,所以這三名仙帝雖然如今只有地仙實力,卻對夏寂寥以及松崗毫不畏懼。

    而現在,夏詩雨手中的那柄油紙傘神威一出,立即便讓三名仙帝為之忌憚。

    他們可不敢去懷疑夏詩雨會不會對自己出手,雖然以夏詩雨如今地仙的實力,驅使天道神兵還很勉強,但她若是真的豁出去對自己等人下手的話,他們一樣難逃一死。

    畢竟他們三人此刻也是以元神降臨這里,元神狀態之下,許多擅長的秘法都無法使用。

    “現在,我有資格問你們了麼?”夏詩雨看著三人,淡淡開口。

    站在最前面的那名仙帝,回頭向著其余兩名仙帝對望了一眼,三人都是閉口默不作聲。

    “怎麼?你們都不怕死?”

    夏詩雨抖了抖手中的油紙傘,傘中散發出的氣息隨即大漲,頓時間三人只覺身上如同壓了一座大山一般,連喘氣都變得十分艱難。

    “我知道你們是畏懼背後的那人,所以才不肯說話,可是,你們現在不說,以為就能活麼?”夏詩雨難得的露出冰冷的殺意,喝道︰“說,否則你們立即會死!”

    然而,三人仍是閉口不言,對夏詩雨的話置若罔聞。

    “他們不會告訴你的。”

    正在這時,岩洞入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一個青年男子的聲音。

    躺在地上,渾身布滿雷電的松崗,此刻已經失去了所有力氣,然而在听到這個聲音之後,她卻像是突然充滿了力氣一樣,猛得抬頭向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

    “哥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