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卦妃天下 > 第925章

第925章

    第二日一早,溫亭湛和夜搖光還沒有動身,元奕便登門。

    看著他沉著臉,渾身攜帶著一股冷氣,衣袍也在行走間獵獵翻飛,夜搖光不由揚了揚眉︰“元少爺這一大早,就如此氣勢洶洶,這是登門興師問罪麼?”

    “興師問罪?”元奕站在這對夫妻面前,他目光深沉的落在溫亭湛的身上,“本尊是小看了淇W公子,果然是不出手則已,出手便制敵千里。好手段,好計謀。”

    “元公子前來,便是恭維本官麼?”溫亭湛淡聲問道。

    “不是恭維,而是恭喜。”元奕面色冷凝的說道,“恭喜溫大人,輕易的將太子死因推出去。”

    明德太子之死關系何等重大,元奕這舉可不僅僅是為了要讓溫亭湛身陷險境,借刀殺人,讓其他人把溫亭湛這個燙手的山芋給解決,還有後招。他原本以為事關夜搖光,溫亭湛怎麼都不會袖手旁觀,還特意精挑萬選的找了一個女鬼送到夜搖光的手上。

    而溫亭湛也的確沒有袖手旁觀,只是他沒有想到溫亭湛竟然敢這樣的大膽,用這樣的辦法將明德太子的死來個明朗化,如此一來他的後招還沒有用上來,就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

    “我也多謝元公子,為內子送了一份功德。”溫亭湛不溫不火的說道,雖然沒有從那個女鬼的那兒得到一個功德,但度化一個惡鬼,于夜搖光而言就是一份功績。

    “溫大人的回禮,本尊也收了。溫大人,很快我們便要共事,還請溫大人多多指教。”元奕似笑非笑道。

    “拭目以待。”溫亭湛簡略的回了四個字,“若是元公子無旁的事兒,本官今日難得休沐,要攜內子去莊子上游樂,便不招待元公子。”

    元奕目光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夜搖光和溫亭湛,轉身就走了。

    等元奕走了之後,夜搖光和溫亭湛坐上去莊子上的馬車才納悶的問道︰“他說和你共事?這是何意?”

    “我說過,他必然要親自出面為元家正名,才能夠洗清。”溫亭湛把我著夜搖光的手指,她的手指從白如玉,指尖細長,指甲修剪整齊,沒有染蔻丹,白生生的暈著一層肉粉,晶瑩剔透的像粉玉。

    “好吧,我知道他會出來正名。”夜搖光點了點頭。

    畢竟那個小禾的事情那麼轟動,陛下可是讓人押著游街一整日,一邊游街一邊敲鑼打鼓,搞得所有朝臣都寒蟬若驚,回家還好一頓的肅清一下府邸,就是害怕自己疏于管教的子女和元氏余孽扯上關系。要知道,興華帝可是許久都不曾發這麼大的火。

    溫亭湛這一招不可謂不狠,別說是元氏族人,就是常和地師修煉者打交道的人家也突然變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個不慎結交了元氏族人。

    另外就是如同岳書意那一類,已經被元氏族人盯上,而不自知的人,這類人元氏族人必然已經廢了不少心血和心力去布置。可若是元奕不出來正名,這些心血就付之東流,等到這些人尋上他們盯上的獵物時,再大的恨意和痛苦都不能驅使他們不顧帝王的怒火,不顧及九族的安危,去報仇去听從元氏族人的教唆。

    包括岳書意在內,他最多只會被元氏族人蒙蔽與邑德公主同歸于盡,絕對不會被元氏族人利用。

    “但元奕正了名,難道還能夠讓陛下重用他?”夜搖光覺得不太可能。

    “我的傻搖搖。”溫亭湛滿是愛意的輕嘆了一聲,而後將夜搖光抱到膝蓋上,攬著她的腰肢,“這世間沒有什麼不可能,帝王也是人,我當日能夠用百萬兩撬動陛下,元奕自然也是有本事有籌碼和陛下交換。”

    “那你這次豈不是成全了他?”夜搖光皺眉。

    元奕一旦入朝,就更加礙手礙腳。

    “哈哈哈哈,凡事有得必有失。”溫亭湛看得很開,“如今的局面,總比他隱藏在暗處,隱藏在元國師的人背後對付我們好很多。而且,他要正名,要抹去那一把屬于元國師心腹之人的匕首。就不得不忍痛,將元國師留下的人中最重用之一送給陛下表示誠意。這一局,無論如何,都是我贏。”

    元奕已經被逼到沒有任何辦法的地步,他最有利的辦法就是站出來,以元家後代的身份站出來,割舍一個天價籌碼,換取一個正大光明從新走入朝堂的身份。為了表示誠意,也為了力證他所言是真,他和元國師留下的人絕非一丘之貉,他就一定要親手了解了謀害陛下的凶徒。

    不從元國師的人中下手,如何能夠將元國師那一把匕首圓過去?

    如此一來,元奕與元國師的人,必將會貌合神離。

    而且,元奕也會提防元國師的人,他要將元國師人這麼多年苦心籌備的人選一一接手過來,自己掌握在手中,才好在朝中運作。為了提防夜搖光和溫亭湛使壞,他會很長一段時間將元國師的人冷落。

    在這個冷落期間,元國師的人會陷入一種惶恐,元奕博取帝王的信任,殺了他們一個核心人物的事情會不盡的放大……

    溫亭湛將這些分析給夜搖光听了之後,唇角微微的上揚,漆黑幽深的鳳眸有冷光從眼角一閃而過︰“若是這個時候,我再讓元國師的人知曉,當初那一把匕首是元奕一手安排,搖搖以為如何?”

    夜搖光不由打了一個冷戰。

    在元奕和元國師的人陷入了焦灼的僵局時,在元奕日漸有過河拆橋想要將元國師的人踢到一般的時候,如果溫亭湛再在這個期間搞點小動作激發兩者間的矛盾,等到這個矛盾被積壓到一定的深度。

    溫亭湛再讓元國師的人知曉這把匕首是元奕自導自演,目的是為了將他們逼走,從他們手中正大光明的接手他們這麼多年的苦心鑽營。這就是狠狠的扯開了兩方的遮羞布,會讓元國師的人徹底的爆發,一個不慎他們很可能對元奕采取瘋狂的報復。

    【網癱了,重新用手機碼字的,手機找不到作家留言,就寫到文的後面,這幾個字不會多收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