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卦妃天下 > 第2668章 質問元奕

第2668章 質問元奕

    “士睿你和孔嬤嬤在這里等我,我想單獨與太子妃說幾句話。”夜搖光吩咐了蕭士睿,就提起裙擺邁入佛堂,她的裙裾剛剛垂下,佛堂的門被關上。

    她緩緩的走上前,在太子妃旁邊的蒲團上跪下︰“太子妃娘娘。”

    太子妃將自己的經文念完,才擱下木魚,側首疑惑的看著她︰“你來尋我,是為了睿王?”

    夜搖光看著平和的太子妃,她心中所想開始動搖,太子妃這份鎮定和溫和絕對不假︰“我有幾句話問太子妃娘娘,若有冒犯之處,娘娘還望見諒。”

    “你問吧。”太子妃對她的態度一如既往的溫柔慈和。

    “我是您的女兒麼?”夜搖光很直白。

    太子妃一陣,旋即她笑得莫名︰“孩子,我雖然覺著你親近,但我只有士睿一個孩子。”

    覺得她親近的人太多,她修煉的是五行之氣,很多人都會不自覺的和她親近。

    太子妃的反應不是演戲,哪怕溫亭湛那樣精湛的演技,都不可能這麼不露痕跡︰“那除了您,明德太子殿下可還有旁的人孕育骨血?”

    “放肆!”太子妃倏地面色一變,目光凌厲,“我一直當你是個知書達理的孩子,你怎能如此不知分寸,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對于太子妃的憤怒,夜搖光能夠理解,若有一日有個人來問她,溫亭湛有沒有和別的女人生過孩子,她也會怒火中燒,這是不容人污蔑的深愛。

    故此,夜搖光對太子妃深深一拜︰“娘娘,冒犯您,我深感歉意,但這對于我而言太重要。”

    太子妃被氣得渾身發抖,好一會兒才平復︰“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與太子殿下,素來坦誠相對,我尚未嫁于他之前,我便知道他心中有人,那個人便是你已故的婆母。”

    夜搖光抬眼對上太子妃氣急敗壞的目光,她能夠看得出,太子妃提到柳氏還是忌諱的,但並沒有刻骨的恨意。

    她只是想知道,到底她和溫亭湛誰才是明德太子的孩子。

    曾經她總想不明白,若是沒有孩子在柳家,明德太子為一個傾慕柳氏的男人,便是雙方已經把昔年的情意埋藏,明德太子情不自禁要登門,以柳氏剛烈的性格,也不可能放任。

    柳氏的品格她絕對信任,那就只有一個理由能夠讓柳氏對明德太子大開方便之門,明德太子的孩子在柳家,以明德太子對柳氏的信任,若是要將孩子托付出去,必然是柳氏。

    可又有說不清楚的地方,她只是個女孩子,明德太子就算要保護,也應該保護繼承人蕭士睿。

    于是她想到了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她不是明德太子和太子妃的女兒,明德太子擔心自己過世後,太子妃對她不好,這才將她托付給了柳氏。

    所以他知道柳氏生了個兒子才會那麼高興,因為他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和柳氏更或者溫長松約定好,結下兒女親家,這樣一來他對柳氏說,溫亭湛也是他的孩子就說得過去。

    也能夠解釋得通,為何柳氏就自小不由余力的栽培她。

    後來太子妃知道了此事,她因此而嫉恨,嫉恨太子殿下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同時還將這個孩子安排在昔日朱砂痣身邊,太子妃很可能對柳家動了手。

    所以,她是明德太子的孩子,而柳氏收養了她,將她當做女兒一樣培養,最後她卻給柳家帶來了致命的傷害,是她害死了柳氏夫婦和溫亭湛出生的弟弟。

    這樣的真相才是最為合乎情理,但卻是最為殘忍,溫亭湛對她開不了口,才會想要將所有對她隱瞞下去,他害怕她無法在面對他。

    是啊,妻子成為了害死父母的罪魁禍首,他該是多麼的痛苦和煎熬。

    所以,他不可能再效忠蕭家,也不願再為蕭家做任何事一件事。

    他寧可背負弒君之名,也要將這個皇室血脈之謎掩蓋下去,就是希望她一輩子都不知道真相。

    想到這里,夜搖光捂住抽疼的心︰“娘娘,我只想知曉,我和太子殿下是否有血緣關系。”

    “我知道你救人心切,我也不知道為何會傳出那等謠言,我相信殿下絕不是這等人,他是謙謙君子。溫亭湛不會是他的骨肉,你也不是,除我之外,他絕無旁的女人!”太子妃回答的斬釘截鐵,“我可以對著亡夫的靈位發誓。”

    夜搖光靜默的看著太子妃,她的目光那麼的坦然,那麼的堅定,緩緩站起身,夜搖光伸手扣住太子妃的手腕,指尖一拂,太子妃就倒在她的懷里。

    她運足五行之氣的手懸浮在太子妃的頭頂,閉上眼楮去翻太子妃的記憶。

    十分認真的翻了一遍,確定太子妃所言非虛。

    她又陷入了困頓,既然太子妃沒有對柳氏夫婦動手,那麼動手的又是何人?

    如果不是為了她,溫亭湛何至于如此?

    夜搖光將太子妃弄醒,松開了她,就在太子妃困惑的目光之中,打開了房門,有些麻木的走出去。

    “搖姐姐”蕭士睿走上前,看著臉色蒼白的夜搖光,“你要當心身子。”

    這會兒他有些後悔通知夜搖光,也許就讓溫亭湛這樣背負著罪名離開也好,從此他們蕭家是真的沒有顏面再打擾他們夫妻的生活。

    似乎看出了蕭士睿的心思,夜搖光勉強一笑︰“我沒事,士睿,我謝謝你,謝謝你告知我。”

    她不能讓溫亭湛這麼不明不白的離開,她現在心里有太多的疑惑需要去解開。

    離開東宮,夜搖光去尋了元奕。

    “我早就知道你會尋上我。”元奕似乎一直在等著夜搖光上門,“我還以為溫亭湛能夠做得多麼天衣無縫,最終還是被你察覺。”

    “幾年前,你便已經查到,我才是明德太子之女對麼?”夜搖光冷冷的質問。

    當年她回來,元奕是那麼囂張的對她說,他終于尋到一個將溫亭湛打敗,將他們夫妻擊退的法子,後來也是他帶了那些證據,去尋溫亭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