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卦妃天下 > 第2840章 以骨碎骨

第2840章 以骨碎骨

    夜搖光手握紫靈珠,催動著紫靈珠的光芒將白骨魔給束縛住,紫靈珠的紫色光芒一寸寸蔓延下去,從白骨魔的頭到臉到脖子到肩頸往下。

    所過之處,白骨魔身上延伸出來的無數魔爪都乖乖地縮了回去,就連它抬起來想要邁向溫亭湛的腿也仿佛死死定在了地面上,它變得更加難耐,發出了更加令人可怖的聲音。

    溫亭湛的琴聲還沒有停歇,偃疏和元奕也是凝眉輸出了全部的氣力,牽制住白骨魔。

    白骨魔雖然看起來很痛苦,恨不得瞬間原地炸裂,但它卻沒有多少變化,甚至和偃疏二人對陣的氣力都沒有減弱多少,而他們四個人已經拼勁了全力。

    夜搖光覺得這樣下去,他們四個人耗干了也未必能夠對付得了白骨魔,這一千多年的大魔果然非等閑之物,對付起來絲毫不亞于上古凶獸,無論是九嬰和猙,對付起來都和這大魔物一樣艱難。

    金子看到這個情勢,立刻把放在空間屬于寧瓔的那一截魔骨找到,跑到沐冷的面前︰“快,快第一滴血在上面,這是你先祖的魔骨,你的血能夠激發它最深的魔之氣!”

    沐冷自然也看得到外面的局勢,不論金子說什麼,她都照做,不是咬破手指,而是直接拿起自己的佩劍,在掌心一劃,鮮艷的血滴在魔骨之上,將整根骨頭都染紅。

    “夠了!”金子阻攔沐冷,然後自己不知道念了什麼咒語,那小小的一截骨頭瞬間就變大了數十倍,金子雙掌都握不住,它拖著這截骨頭也沖出了空間,化作了一縷金光直接奔向了白骨魔,隨著它不斷地靠近白骨魔,它的身軀一次次壯碩起來,最後奔到白骨魔的近前時,它已經和白骨魔差不多大小。

    雙手握著巨大的一根骨頭,對著白骨魔的雙膝就是狠狠掃。

    寧瓔作為魔後,尸骨無存,只留下了這一截骨頭,可見當年她把多少魔之氣凝聚在里面,只不過這些魔之氣需要寧瓔的血才能夠釋放出來,但寧瓔縱使魔魂猶在,卻再無鮮血,沐冷的血才是關鍵,雖然不及寧瓔那麼純正。

    不過到底是將寧瓔的魔之氣給釋放出來,這些魔物原本就是沐梓邪的手下,修為當然不及沐梓邪,沐梓邪又是寧瓔的弟子,他們兩應該是修為不分伯仲,金子這以骨傷骨的辦法非常奏效,這一棒掃過去,直接就將白骨魔的雙腿給敲碎了,碎裂的魔骨四分五裂,飛落在地面上。

    金子再接再厲,繼續用寧瓔的魔骨從下到上,將白骨魔從下到上,全部給打散,一時間白骨橫飛,最後只剩下了一顆腦袋,金子轉身,握著寧瓔的魔骨狠狠朝著它的腦袋敲下去。

    這一悶棍,把白骨魔的腦袋也給敲碎,幾個人看著滿地的碎骨,飄落在地上,都是只想歇口氣,但也就是這一瞬間,散落在地面上的白骨瞬間凝固住了他們的雙腳,骨頭像水泥一樣飛快的凝固上來,速度快得他們根本無法運氣來擺脫。

    夜搖光趁著自己還沒有全部被封住之際,將溫亭湛先一步抓回了空間,也就是這麼短暫的一瞬,白骨已經將她整個都給密封住。她成了一個被白骨像木乃伊一般緊密包裹住的活人。

    並且在沒有任何空氣流通的情況下,作為一個修煉者,她竟然覺得空氣越發的稀薄,白骨魔在通過白骨吸納她的生氣,不僅僅是她,偃疏和元奕都沒有逃得過。

    她還想要把金子也送入空間,此刻卻完全來不及,甚至看不到外面的狀況,也不知道金子如何。

    此刻金子分外的狼狽,白骨魔也想要將金子給封住,奈何金子變得身強體壯,它已經束縛住了夜搖光三人,剩下的白骨也就夠把金子的雙腿給纏住,就像給金子穿了一雙白靴子。

    金子無法動彈,它用寧瓔的白骨擊向自己的腿部,將白骨魔穿上的靴子給擊散,但還沒有來得及又被的反應就感覺寧瓔的白骨在縮小,那是血已經被吸納完,夜搖光被封住了,空間也在夜搖光身上,要找沐冷也沒有辦法。

    看著越來越小的魔骨,金子無法,只能不管白骨魔對自己的啃噬,運足氣力,將魔骨朝著遠處的夜搖光一擲,魔骨在半空之中劃出一個優美的弧度,白骨魔根本不敢和寧瓔的魔骨對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魔骨打在夜搖光的身上。

    雖然將它的魔骨給擊碎,但同時也把夜搖光給擊飛,夜搖光在半空之中就吐出一口鮮血,金子的力量太過剛猛,這也不能怪它,必須確保能夠釋放出夜搖光,不然他們都要一塊玩完!

    比起傷了夜搖光,總比釋放不出夜搖光來得好,飛在半空中的夜搖光,忽視掉自己身上的傷,先用神識套住了魔蠱,意念一動就鑽入了空間,落在空間里又是一口鮮血吐出來。

    “沐冷……”夜搖光強撐著把魔骨遞給了沐冷,“要快!”

    白骨魔連她的氣力都吸納得那麼快,金子和元奕他們撐不了多久。

    她迅速地服下一顆丹藥,從吸靈手鐲里吸納了靈氣補充自己。

    沐冷又劃了另外一只手,用了她大量的鮮血滴在魔骨之上,比之上次還要多。

    夜搖光睜開眼楮的時候,她已經臉色蒼白,她迅速的給沐冷止血,拿起了魔骨,匆匆對溫亭湛交代一句︰“阿湛,你給沐冷處理一下傷口。”

    話音未落,她人已經出了空間,夜搖光手中的魔骨並沒有催動得太大,不過細長一根魔骨在她的手里卻泛著紅芒,那股純粹的魔之力量,讓白骨魔深深地忌憚。

    它一般的身軀都在禁錮著偃疏、元奕和金子,剩下的一般身軀化作了細小的一小段小段的魔骨,堆積成了一條蛇的形狀朝著夜搖光攻擊過去。

    夜搖光目光冷冽,握著魔骨宛如握著一柄利劍,在白骨魔飛襲而來的時候一個縱身而起閃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