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天才紈褲 > 第1725章 入三段

第1725章 入三段

    “轟!”

    就這般,一場無形的追趕發生了。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正當江楓有所疲憊之時,猛然之間,飛行法器一陣急劇的震晃,像是要散架了一樣。

    而後,仿佛是有著一道無形的空間壁障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撞破撕裂。

    “空間的界限?這是,折疊空間?”江楓低語道。

    難怪,十大家族始終無法找到那條進入劍道第三段的路,這條路並非不存在,而是,將其找出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與自劍道一段進入劍道二段不同,那劍道三段的處于一個折疊空間之內,有點類似于地球之上的小世界,可也是有著莫大的不同。

    折疊空間的進入方式亦是極為特殊,唯有以絕對的速度,撕裂壁障,觸及界限,方才是能夠得以進入。

    江楓先前就是認為,提劍傀儡不斷加快速度有著用意,這時候算是徹底明白,用意是什麼。

    但如非是他恰好對時間奧義有所研究,又是恰好,天真擁有一件時間奧義法器的話,那麼便也是注定只能望洋興嘆,無論如何,都沒有進入劍道第三段的可能性。

    “這就是劍道第三段嗎?”大大的眼楮一眨不眨的,天真輕語說道。

    此地的規則與劍道第二段並無不同,至少表面看來,如出一轍,不過細心感受,則是會發現,實際上已然是發生變化。

    “場域!”江楓在心中默然說道。

    略作感受之下,江楓便是感受到了那場域的存在,這一情況在江楓看來,頗為特殊,因為既然有著場域,那麼便是意味著,這劍道第三段的空間不會很大。

    但由于這里是折疊空間之故,究竟是什麼樣的一種情形,目前情況之下,卻是難說的很。

    “曲家主對這第三段,可有了解?”想了想,江楓詢問道。

    曲公羊整個人,處于一種木然的狀態,後者的嘴角在不斷抽搐著,顯見內心激動到了何等程度。

    “劍道三段!”一個聲音,于曲公羊內心深處,響徹而起。

    這樣一條,十大家族千百年來,孜孜以求所尋找的路,竟然真的被江楓給找到了,且,他們三人成功的進入這里。

    固然已經身處第三段,對于曲公羊而言,始終是有著一種如夢似幻之感,難以相信,或者也可以說,是那一份癥結,難以如此輕易就釋懷。

    一直到十幾息過後,方才是強行壓制住心頭的那份悸動,曲公羊聲音略微沙啞的說道︰“這里太神秘,據我所知,各大家族的典籍,不曾有只言片語的記載。”

    “既然如此,為何爾等如此渴望,進入此地?”凝眉,江楓沉聲問道。

    “對啊,此點如何解釋?”雙手叉腰,天真凶神惡煞的說道。

    經由江楓這樣一說,天真總算是明白過來,為何一直以來,都是隱隱感覺,某些地方不太對勁。

    畢竟,十大家族既然有著如此強烈的渴望,那麼,必然會是有著一種因素在背後推動所導致。

    正是由于那一因素之故,才是讓十大家族千百年來,始終沒有放棄尋找那樣一條路。

    在天真看來,有著如此強大執念的前提下,那一因素,必然不會太簡單,否則的話,很多地方,根本無法解釋清楚。

    “江道友不愧是曲某此生所見過的,至為聰明之人。”輕輕一嘆,曲公羊說道。

    此事可以說是十大家族所共享的一個秘密,而在十大家族內部,所知情者,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兩手之數。

    曲公羊極為意外,江楓竟是如此敏銳,發覺了這方面所存在的問題。

    “江楓當然是聰明人,不過某些人自作聰明的習慣再不改改的話,小心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天真眉目陰郁的說道。

    天真心知肚明,如非江楓提及的話,那麼曲公羊必然絕口不談,這是曲公羊的私心,但天真決不允許後者存有私心。

    但凡曲公羊再敢隱瞞,她必不再客氣,祭劍鎮殺!

    她殺不了,就讓江楓來殺,總之不允許對方活在世上!

    “劍道第三段內的情況,在各大家族的典籍中,的確沒有任何的記載……”曲公羊強調道,話音落,望向天真那不善的眼神,曲公羊便是隨之說道,“二位可有想過,自劍道二段,重返劍道一段的可能性。”

    “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天真愣住。

    這個問題,天真閑著無聊的時候,倒也是有想過,但通過界山排名戰進入劍道第二段的過程頗為詭異,因此,要想自第二段重返第一段的話,完全沒有頭緒。

    “據我所知,劍道三段,每一段都有著很多的不同之處。”曲公羊緩緩說道,“而重走前路,也並非沒有可能,至少,曾經有一人,自那劍道第三段,回到了劍道第二段。”

    “此事可確定?”天真臉色為之一變,便是江楓,心境也是微微蕩起了漣漪。

    二者對視一眼,如何會不知道,恐怕劍道第三段的秘密,在這般交談之下,將會逐漸揭露冰山一角。

    “自然是確定的。”曲公羊鄭重其事點頭,“此事千真萬確,二位不必有任何的懷疑,全無必要。”

    “只是你的一面之詞罷了。”天真冷笑道。

    除非曲公羊全盤托出,不然若是讓她相信對方,毫無可能性。曲公羊很聰明很狡猾,可她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被對方牽著鼻子。

    “那人自劍道三段重返二段,所付出的代價驚人,也因此,不過數日時間,便是殞命。”仿佛沒有听到天真的質疑一樣,曲公羊徑自說道。

    “按照那人臨終所言,他之所以會出現在劍道二段,並非自願,而是,被踢出去的。”曲公羊又是說道。

    “被誰?”天真趕忙問道。

    “此事我不知情,在那等情況下,知道或者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都無足輕重……只是經此一事,讓我等斷定了劍道第三段的存在,因此一來,十大家族才是會一直以來,不曾放棄。”吐出一口濁氣,曲公羊說道。

    “好生牽強的理由。真的是太為難你了,為了編造這個理由,一定是耗費了不少的腦子吧。”天真說道,她拿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譏誚說道,“你仔細看看我,我是不是很像白痴?”

    “何出此言?”曲公羊莫名其妙的問道。

    “我當然不是白痴,可是你偏生將我當成了白痴!”天真一副見鬼的模樣,毫不客氣的說道,“僅僅是知道劍道三段的存在罷了,就是變成了一股不可磨滅的執念?我就算是願意相信,試問一句,你自己可信?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卻讓我去相信,這不是將我當成白痴又是什麼?”

    曲公羊臉色一變,正欲辯解,可天真可沒那麼好的耐心和曲公羊玩文字游戲,直接祭劍出手而來。

    “轟!”

    面前那一道身影,突兀自天真的視線之中分崩離析,天真目瞪口呆,繼而咆哮不已︰“江楓,你又壞我好事。”

    “你不是他的對手。”江楓說道。

    “反正人都死了,隨便你怎麼說。”天真懶洋洋的說道,一副懶的與江楓爭辯的模樣。

    江楓莞爾一笑,就不多言,問道︰“曲公羊的話,你認為有幾成是真的?”

    “自劍道三段重返二段應該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不假思索的,天真就是說道。

    “一直以來,我都是奇怪,曲公羊為何會跟變了一個人一樣,原來他的最終目的,就是借助你我,進入第三段,可惜的是,他的命不夠硬。”砸吧著嘴巴,天真不無幸災樂禍之意的說道。

    讓曲公羊活著,無疑有著很多可利用的地方,但此人的存在,如同一顆定~時~炸~彈一樣,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爆炸。

    江楓可也不想,將這一隱患留下,殺掉曲公羊,無疑是最為正確的選擇,哪怕因此一來,他與天真將會不可避免,多走很多彎路。

    但從另外一方面而言,在江楓看來,即便曲公羊知道有關劍道第三段的一些隱秘,但他所知道的也是注定有限,不然的話,不至于連一條路都找不到。

    基于這般緣由,在曲公羊再三玩弄手段之後,江楓便是不可能再容忍。

    “不過,曲公羊說那個倒霉的家伙是被踢出去的,倒是有點意思。”天真若有所思的說道,隨後問道,“你想想看,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個問題天真瞬間自問自答,完全不需要江楓的答案,她條理清晰的羅列道︰“第一,那倒霉的家伙不守規矩,被此地的規則排斥……第二,此地的情形猶如界山排名戰,末位淘汰,很不幸的是,那家伙被淘汰了……第三……”

    說到這里,眼珠子一陣閃爍,天真笑嘻嘻的說道︰“沒有第三了。”

    實際上天真還沒完全想好,有著一種感覺,劍道第三段的復雜程度,必然是一段和二段的數倍不止。

    江楓默默點頭,他和天真一樣,有著種種猜測,不過方才進入此地,想的再多也是無用。

    “走吧。”一揮手,江楓招呼道。

    既然費勁手段排除萬難進入此點,那麼自然,是要好好感受一番,此地究竟有何特殊之處。

    既來之則安之,不外如此!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