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心物 > 第六十五章 心懷不軌者的談話 三

第六十五章 心懷不軌者的談話 三

    人的內心是最難揣測的,沒有人能完全地知道另外一個人想什麼。

    ————信仰者的總結

    周瑾坐立不安,無論是高雅而有著精美雕刻的家具,有著大師般青白印花的陶瓷,和遠處彈著中國古典弦樂長相甜美的歌舞伎。還是在別致庭院中,旖旎的”小橋流水。”都無法泯滅周瑾心中的顧慮。

    門上的匾額“文墨軒”是他親自提筆,但在這個幽靜小亭中,他卻心緒不寧,寫不下一個字。

    趙樽仁和他一起,趙樽仁比周瑾鎮定,但趙樽仁臉上能看的出明顯愁容,他喝著高檔紅茶。欣賞著遠處的歌舞伎。

    不遠處迤邐的小徑和潺潺的流水,這種清涼的景色顯然無法掩蓋人的焦急內心。

    ”好了都停了吧。”

    周瑾呵責遠處的侍女,他已經明顯地不耐煩了。

    ”你為什麼還能如此鎮定?”

    周瑾的語氣稍微有些重。

    “真覺得會長讓你當瓦達爾學院的院長是因為你的忠誠?”

    “會長有一百個ど蛾子去算計你那!”

    “醒醒吧!我們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周瑾的聲音接近于呵斥。

    趙樽仁也不再忍耐,他惡狠狠的盯著周瑾。

    周瑾雖然精明善于算計,但骨子里卻缺少了一股狠勁。

    他踉蹌地往後推了幾步。

    “周部長覺得我是傻瓜嗎,還是老子現在這個位置是天上掉下來的?”

    “老子需要你來提醒?”

    趙樽仁的顴骨突出,他的牙根處卻有像野狼一樣的牙齒。

    周瑾被他嚇魔怔了。

    “我們……我們該怎麼辦趙兄?”

    周瑾的臉色已經發白,他還沒有緩過神來。

    “會長不是傻瓜”

    趙樽仁平靜了下來

    “他深諳權術,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早在很早以前都懂得用權力制衡權力的道理。”

    “周部長,你說維爾格萊德這麼大的一個組織。誰真正的掌握實權?”

    “各大學院的院長,他們有計算士的人脈。但他們的資源都是學術,也談不上能掀起波瀾。然後就是財政部,參謀部……”

    趙樽仁用犀利的目光盯著他。

    “財政部,參謀部!”

    “也就是你我!”

    周瑾也不是傻瓜,他雖然沒有趙樽仁那樣的狠勁,卻精于分析。

    “也就是說,會長在利用我們倆手上的權力。”

    “對,你說到點子上了。”

    趙樽仁拿起手中的精美的茶杯,小嘬幾口,茶水已經見底。

    “會長在’安撫’我們,他已經隱居了好幾年,手上的權力肯定會遭到侵蝕,他的’手’已經接觸不到整個龐大的組織的細枝末節。”

    趙樽仁旁邊身材凹凸有致,面容姣好的女侍,靜無聲息地走到他的旁邊,倒上了上好的紅茶。

    趙樽仁當然注意到了侍從的面龐。

    “周部長你也是一個貪戀美色的人呀。”

    趙樽仁沒有之前的愁容,反而眉開眼笑,只是他現在的面容異常丑陋。

    周瑾也笑了

    “趙兄要喜歡,我回來贈你香車美女。”

    “等我說完吧,我對權力之外的東西沒有興趣,你我是這個組織背後的實權人。”

    ”對,會長想利用我們去討回他原來的權力?”

    “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的話那就是這樣,會長的心比我狠,他眼中容不進沙子。他想利用我們去掌握整個組織,然後用他自己本身的威望去奪回被侵蝕權力。”

    “我們倆就是再大權在握也比不上會長的名望,他的這種名望能給他帶來至高的權力。”

    ”趙兄你分析對啊”

    周瑾發出了感嘆。

    ”興許,在利用我們之後,把我們倆都給除了,這事會長做的出來。”“所以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趙樽仁認真地看著周瑾,他已經有具體的方案,兩個人在“小橋流水”間探討著。

    多麼希望他們探討的是對維爾格萊德有益的東西。

    但這個世界並不是一直被美好的事情所環繞。

    趙樽仁最後離開了周瑾的府邸,在趙樽仁離開之後,周瑾又恢復了歌舞升平。

    美女環繞的他仿佛忘記了剛才的煩惱,有繼續開始他奢靡的生活。

    黑色的戴姆勒的引擎聲打破了園林本身的寧靜。

    園林又隱藏在叢林的覆蓋中,讓人找不到痕跡。

    天空那樣的湛藍,就像單純的女孩子的笑臉。

    只是,大人的世界,有些事情就是有些惡心。

    一雙寒冷的眼楮緊盯著這一切,觀察著,記錄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