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明星的貼身保鏢 > 第八百五十章 身敗名裂!

第八百五十章 身敗名裂!

    第八百五十章 身敗名裂!

    本來是一人一間房的狗男女,最終滾上了一張床。

    近一年,這對狗男女在工作上有太多的壓力和動力。以至于沒什麼時間卿卿我我。

    唐歡甚至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禁欲生活。

    眼下人在外地酒店,又是多喝了兩杯。這對男女很瘋狂,也很熱烈。

    要不是考慮到過兩天還要上直播,不能把自己掏空。歡哥沒準就答應了董清卿索取的帽子戲法——

    夜間十二點半。

    氣喘吁吁的大老板蜷縮在唐歡懷里。她白嫩的肌膚,充滿彈性的部位,無一不令今晚的唐歡痴醉。

    接連兩次激烈的運動,也令唐歡十分疲乏。

    就這般躺著,讓身體得到最愜意的放松。

    啪嗒。

    董清卿很有風情的為唐歡點上一支煙,然後放進唐歡嘴里。趴在他胸膛上,微微抬眸道︰“如果林部長真的向我們發難,那也許真會如你的表妹所言。嚴重妨礙我們盛天的發展進程。”

    “不是沒可能。”唐歡噴出一口濃煙,一只手卻輕輕捏了捏大老板那翹臀上的嫩肉。

    手感極佳。細嫩卻又飽滿彈性。

    董清卿微微扭動了一下嬌軀,嬌嗔地瞪視了唐歡一眼︰“找你要,你不給。現在又來瞎折騰?”

    唐歡咧嘴一笑︰“這不是更過癮嗎?”

    說罷,唐歡掐滅了香煙,眯眼說道︰“不過這林部長想要將我們盛天逼入困境,也沒那麼容易。”

    “你有應對辦法了?”董清卿眨了眨眼問道。

    不知怎地。在唐了這次直播的利害關系之後。董清卿竟是一點兒也沒慌,更別提害怕了。

    她對唐歡,有著近乎于偏執的信任。

    仿佛這世上,根本就沒有這家伙辦不到的事兒。

    最可怕的是,不論做任何事兒,都還能做到最好,最出色。

    董清卿有時候不得不慶幸,自己當初雖然將他掃地出門了。又很及時地將他請了回來。

    否則,盛天能有今日的成就嗎?能有如此輝煌的戰績嗎?

    “也不算法子。”唐歡笑了笑,拍了拍腦袋道。“但有概念了。容我這兩天再好好斟酌一下。我還不信了。這世道就沒有王法嗎?他林部長說要把我們盛天打垮,就能打垮?”

    “我唐歡看著,像是那麼弱不禁風的人嗎?”

    “你不弱。”董清卿嬌嫩的手兒,在唐歡大腿上輕輕摩挲起來,然後漸漸向上爬。“還很強壯。”

    終于,一手抓住——

    帽子戲法終究還是上演了。

    臥室內,滿是春色,旖旎萬分。

    ……

    次日一早。

    折騰了一宿的二人睡到中午才起床就餐,也懶得往外跑,直接就在酒店的餐廳將就了一頓。

    晚上唐歡就要去電視台彩排。畢竟是直播,肯定比起錄制,對狀態的要求更為嚴苛。

    吃過午餐,唐歡二人便準備上樓繼續待著。反正男女搭配,干什麼也不會太累。再者,唐歡早已經將他的商業藍圖告訴董清卿。趁著有空,也能多研究一下。

    唐歡的大局觀,是無與倫比的。對商業的嗅覺能力,也非常出色。而董清卿雖然沒唐歡那麼高的格局眼界,但在細節上的把控,這位守財奴也是非常出色。能為唐歡填補一些細節上的漏洞。

    二人的合作配合,也算是天衣無縫了。

    就拿之前的兩部超級制作來說,唐歡主抓大局,董清卿則填充彈藥,為唐歡整頓內務。二人分工明確,工作起來既沒有沖突,又能事半功倍。

    可二人剛來到電梯口。一名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忽然攔住了唐歡的去路。姿態看起來既不卑微,也不驕傲。稱得上不卑不亢。

    “唐老板?”中年男子十分禮貌地詢問道。

    “是我,怎麼了?”唐歡挑眉。他很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對方。

    “請問能和您單獨聊兩句嗎?”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顯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似乎怕唐歡拒絕,他還自報家門,讓唐歡盡可能放心下來。

    此人來自何方?

    有關部門的領導。

    而且,還是個正廳級的京官。

    要知道,白城副市長,也就這個級別。

    要不怎麼說不進京不知道官兒小呢?

    隨便從某個部門跑出來一個官員,就能將地方來的領導嚇尿。

    天子門下,哪里會有小角色?

    唐歡暫且不知道對方來意。但對方也還算客氣,並沒頤指氣使。唐歡素來吃軟不吃硬。你要耍橫,唐歡奉陪到底。你要給我臉,我也伸手不打笑臉人。

    二人前往酒店的咖啡廳,然後尋了個偏僻安靜的卡座。

    落座後,唐歡好奇道︰“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兒?”

    那中年男子聞言,當下也沒藏著掖著,直奔主題道︰“我希望,唐老板不要參加這次的直播節目。”

    “嗯?”唐歡皺眉問道。“為什麼?”

    “因為——”那中年男子略微停頓了一下,隨即含笑道。“想必應該有人通知過唐老板,這次直播節目,不會那麼簡單。不是嗎?”

    唐歡仍是很直接地問道︰“我只想知道你這樣的要求,是什麼原因。和別人的建議,沒什麼關系。”

    那中年男子見唐歡不到黃河心不死,只得意味深長道︰“只要唐老板不出席,林部長就能一個人前往直播現場。屆時他會拿捏好分寸,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個字也不會多說。反之——如果您到了現場。將會是另外一番模樣。”

    唐歡聞言,沉凝了片刻。然後一字一頓道︰“如果我沒有听錯,你是在威脅我?而且,是代表林部長來威脅我的?”

    “只是建議。絕非威脅。”中年男子抿唇說道。“除非唐老板想毀掉親手打造的這一切。”

    頓了頓。中年男子的態度也愈發強硬起來。斬釘截鐵道︰“唐老板。到了您這個位置的人,應該學會取舍了。”

    啪嗒一聲。

    唐歡點上一支煙。之前還算友好的態度,也瞬間煙消雲散。

    他姿態輕佻地斜睨了中年男人一眼,氣定神閑道︰“回去告訴林部長。我唐歡從不失信于人。既然答應了,就絕不會退縮。反倒是林部長——他確定有資本,和民意作對?和大時代的必然趨勢作對?”

    “難道,林部長就一點兒也不擔心身敗名裂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