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明星的貼身保鏢 >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我的夢想是成佛!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我的夢想是成佛!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我的夢想是成佛!

    唐歡很放肆地笑了起來“是不是喜歡上了這兒?”

    “挺好。”快樂佛放下茶杯道。

    唐歡也沒閑著,點上一支煙,朝空中吐出一個煙圈“你們老趙家和唐家有恩怨嗎?”

    “有。”快樂佛點頭。

    “所以你破殺戒的人選,是我?”唐歡抿唇問道。

    或許是唐歡在經歷了這些人生坎坷之後,他的心智愈發強壯起來。

    又或許,是因為他的敵人太多了。也不在乎多快樂佛一個。

    不論如何,唐歡並沒顯得太過吃驚,或者驚訝。

    他欣然接受了一切。

    若是定局,唐歡也無力掙扎。倒不如從容面對。

    “不是。”快樂佛搖頭,伸手向唐歡索要香煙。

    唐歡笑了。遞給唐歡一根。並將火機扔給他。叮囑道“點煙的時候,要吸一口。這樣才容易將香煙點燃。”

    “我知道。”快樂佛點頭。“燒香的時候,我也會習慣性吹一口。那樣,明火才足。”

    唐歡愣了愣。

    拿抽煙和燒香比較,倒是唐歡第一次听說。

    快樂佛點燃了香煙,深吸一口。

    然後,不出唐歡意外,快樂佛被嗆到了。

    可快樂佛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唐歡愈發的無語。

    “和第一次燒香被嗆到,是相同的感覺。”快樂佛抿唇說道。

    笑了笑,唐歡問道“你打算把每一件事都做一遍嗎?”

    “也許吧。”快樂佛點頭。

    “然後呢?”唐歡問道。

    “回到剛才的話題。”快樂佛掐滅了香煙。

    嘗過即可。

    他誦經多年,明白什麼叫適可而止。

    “選你,不是因為有仇。”快樂佛一字一頓道。“是因為有挑戰。”

    “但我有很多仇家。”唐歡慢條斯理道。“我未必有時間和精力來應酬你。”

    “我曾坐禪三天滴水未沾,粒米不進。”快樂佛神色從容道。“我有足夠的耐心。”

    “當然,也有時間。”快樂佛補充了一句。

    唐歡有些無奈,但沒爭辯什麼。

    在他的人生中,他還有許多更值得頭疼的麻煩去處理。

    快樂佛這檔子事兒,暫時還排不上號。

    包廂內陷入了寧靜。

    唐歡不再問,快樂佛也沒有無聊得去找話題。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差不多十分鐘之後,唐歡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你這一生,有什麼最終目標呢?”

    對于快樂佛的一生,唐歡是好奇的。也是期待的。

    他在江湖中,本就是一段傳奇。

    如今,他又成了頂級豪門之後。

    趙家,甚至于老唐家有恩怨。

    這里面究竟有多少故事,唐歡暫時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當快樂佛重回趙家之時,他的肩上,一定會有難以想象的重擔,包括家族使命。

    那麼快樂佛,又會走上一條怎樣的人生軌道。

    他的心中,又藏著怎樣的理想種子呢?

    “成佛。”

    快樂佛思忖了許久,第一次認真地抬眸看了唐歡一眼“這算嗎?”

    唐歡啞然失笑,隨之點頭“當然算。”

    雖然這個人生理想,有點太邪乎。

    但生而為人,每個人不都是應該有不同的理想嗎?

    唐歡抽完了香煙,起身道“我其實是個正兒八經的富一代。不像你那麼游手好閑,也能莫名其妙繼承萬貫家財。”

    “你羨慕嗎?”快樂佛笑道。“我可以和你換。”

    唐歡撇嘴道“那就免了。”

    拉開房門,唐歡臨走前提醒快樂佛“記得買單。”

    “盛唐不是免費提供服務和休閑嗎?”快樂佛笑道。

    “程序內的服務是免費的。”唐歡咧嘴笑道。“但你欠下的,可是紅塵債。”

    “你真是個奸商。”快樂佛說道。

    “我拿人格保證。不抽一分錢佣金。”唐歡說道。

    “明白了。”快樂佛點頭。“你是個大發慈悲的老鴇子。”

    唐歡大笑,離開了包廂。

    這樣的人生,何其有趣?

    有勁敵,有朋友。

    還有快樂佛這種不確定因素。

    人生之豐富,之不可預期性,如何不讓人著迷?

    唐歡不知道未來是否會與快樂佛真正一戰。

    但他很慶幸,能遇到快樂佛這樣一個妙人。

    一個人生理想是成佛的有趣之人。

    他不知道快樂佛未來的人生路將如何去走。

    但他自己的路,早已經在腦海中勾勒成形。

    他所走之路,冰封陡峭,荊棘滿布。

    但他一定要走到那制高點。

    哪怕高峰背後,是萬丈懸崖,是刀山火海。他亦無所畏懼。

    因為你不做唯一,不成就無敵,就永遠都將面臨威脅。就永遠不得真正自由。

    路很漫長,走起來很累。

    但唐歡願意去嘗試。

    為家族,為至親,為他這並不平凡的一生。

    ……

    秦家。

    唐歡吃著秦家姑姑親手做的蛋炒飯。

    桌旁,淘淘很沒心沒肺地吃著酸奶水果沙拉。

    小丫頭出落得越發水靈了。

    雖然臉蛋仍有些嬰兒肥,可那兩條裹著白色學生襪的腿,卻仿佛被抻開了,筆直細長。听老狼說,自打淘淘虛歲十歲之後。她的石榴裙下,就前赴後繼地犧牲了無數男同胞。有同班男生,有隔壁班的男生。

    還有慕名而來的鄰校男生…

    “唐歡。”淘淘吃光了水果沙拉,瞪了唐歡一眼。“下次再有廣告,我要當女主角。”

    唐歡震驚道“娛樂圈很亂的!你這麼漂亮,難道不怕被淤泥污染嗎?”

    “我可以淨化你們娛樂圈。”淘淘一本正經地說道。霸氣十足。

    “滾上樓做功課。”

    就在淘淘打算喋喋不休闡述她的觀點時。秦家姑姑冷冷一句話,就將淘淘灰頭土臉的趕走了。

    臨上樓時,淘淘沖唐歡做了個鬼臉,小手兒還在耳邊做了個手勢。讓唐歡跟她電話聯系。

    唐歡啞然失笑,點頭答應。

    “快樂佛是老趙家的獨苗?”

    躺在太師椅上的秦家姑姑抿了一口酒,看似隨意地問道。

    “嗯。”唐歡點頭。

    秦家姑姑那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有一抹冷意閃過“他老子趙無極,是被我哥活活氣死的。”

    “真有人能被氣死?”唐歡訝異道。

    心中,卻隱隱為秦家姑姑擔憂。

    這麼看來,老趙家不僅跟唐家有仇。

    也跟秦家有血海深仇。

    快樂佛,會為父復仇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