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35章如此凶暴

第035章如此凶暴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節是物理課,一個三十多歲的男老師走了進來,同學們一陣唏噓----難道又換老師了?

    原來的物理老師姓張,張老師很樸實,講課深入淺出,同學們都很愛學,陳輝原來在初三時不愛學物理,現在也已改變了許多,他決定,將來就學理科,因為物理的魅力對他來說越來越大。

    新進來的這位老師怎麼樣呢?全班同學都在暗自思忖。

    “原高三物理老師調走了,張老師去帶高三了,由我給大家上課,希望大家認真努力。”新老師說完這幾句話,進行自我介紹,大家知道,老師姓閻。

    “注意,我這個閻不是嚴厲的嚴,也不是門里三橫的閆,而是閻錫山的閻,閻王爺的閻......”閻老師一直表情嚴肅,目光犀利地望著大家。

    “我靠!”不知是誰這樣嘟囔一句,表示對這位新老師的不滿。

    “怎麼?誰這樣沒教養?俗話說師徒如父子,我就是你們的父親,你們就是我的兒子,父親說話,兒子能這樣不敬,說出這樣沒教養的話嗎?”閻老師立刻咆哮起來,而且越來聲音越大,大家嚇得都紛紛低下頭,不敢出聲。

    “是誰,站起來!有種站起來!看看,現在怎麼沒人說了,都成死人了?既然大家都咽氣了,好,我去叫木匠去了。”閻老師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大家,沖著全班不停咆哮。

    “哼,真孝順!”不知是誰又小聲說了一句。

    按農村風俗,有人死了,只有兒子孫子等晚輩才給逝去的長輩找木匠打棺材,置辦喪事,這一句承接閻老師那句話,很自然地把閻老師當成了全班的兒子或孫子了。

    “就是你們這兒!給我站起來,你才是我孫子呢!”閻老師眼里冒火,指著陳輝的方向走下了講台。

    “有種站起來,沒教養的野種!”閻老師在陳輝面前停下來,繼續罵著。

    陳輝听得出,那聲音來自自己身後隔一桌的位置,按這個位置,應該是邵霖或解文學。

    後面沒人吱聲,閻老師更加火了,唾沫都噴到了陳輝的臉上。陳輝真有些受不了了,可他盡力忍耐著。

    “是你嗎?說!”閻老師指著陳輝,要陳輝站起來。

    “不是我。”陳輝皺著眉頭,他實在有些不耐煩,表情也立刻表現出來了。

    “不是你?就你們這兒,你說是誰。”閻老師指著陳輝,以為他一定知道,或者本身就是他。

    “我怎麼知道?”陳輝說了一句實話,可這句實話,卻捅了大簍子。

    “什麼?罵了老師還嘴強牙硬!”閻老師往前走了一步,忽然出手,照著陳輝的脖頸處狠狠打了一拳,陳輝站立不穩,他又拽過來,在陳輝的太陽穴處又是一拳。

    陳輝連咳帶嗆,臉憋得通紅,頓覺眼前發黑,一下子栽倒在地。

    “別你媽裝!你這樣的垃圾打死都活該!”閻老師看了一眼,又狠狠地罵道。

    陳輝想坐起來,可脖頸處就像塞著一團棉花,喘不出氣,頭昏眼花,實在無力坐起。

    “老師,你怎麼那麼打人啊!是我說的!你不該那樣打人!”解文學和邵霖忽然站起身,一邊彎腰去扶陳輝,一邊大聲對閻老師說道。

    “就是他罵的,罵人就該打!”閻老師還不認錯,大聲辯解著。

    “真是我罵的!你卻把他達成了這樣!”陳輝的太陽穴上,一個大青包立時腫脹起來,臉色憋成了紫色。

    “我打的我負責任,不用你管!好,一會兒連你一同處理。”閻老師來到陳輝面前,看了看陳輝,用腳踢了踢,看陳輝的反應,就像對待一具尸體。

    “你不配做老師!”邵霖急了,大聲喊著,“陳輝,你睜開眼楮,你醒醒!”說完,放聲大哭出來。

    全班立刻亂了套,男生們都離開座位,來到陳輝面前。

    “甭管他,都回到座位上去!他裝的!死不了!”閻老師指著大家,繼續吼著。

    “你打他喉嚨了,他喘不上氣了,你還這樣說!”邵霖說著,一下子圩×搜擲鮮Φ囊路 笊檔潰 俏衣金愕模︿憒蛭野桑br />
    全班大部分同學把閻老師圍在了當中,怒視著閻老師,解文學迅速跑出了教室。

    “你干什麼去?回來!”閻老師想阻止解文學,可同學們已經把他圍在了中間。

    不一會兒,尹老師跑進了教室,見陳輝躺在地上,大聲喊道︰“你打他干什麼,他是班長,是全班最好的學生!”

    尹老師一邊說著,一邊背起陳輝往外走。

    “他罵我。”閻老師沒了底氣,低聲嘟囔著。

    “不是他罵的,是我罵的。”邵霖流著淚,大聲辯解著。

    緊接著,校長走了進來,把閻老師叫走了。

    “是喉嚨問題,得趕快拍片,估計是喉嚨軟骨錯位之類的。”校醫說完,找出氧氣袋,準備和尹老師一起去鎮衛生院。

    “沒事兒就別去了,事兒別鬧得太大了。”任校長來到尹老師面前,低聲對尹老師說道。

    “你看吧,都打成這樣了,出了大事你擔當得了嗎?”尹老師沉著臉,把陳輝放到了三輪車上。

    陳輝的呼吸很困難,喉嚨部位一大塊淤青,太陽穴上出現了一個大青包,尹老師拉著陳輝往衛生院疾馳而去。

    經過檢查,陳輝喉骨錯位,並引發局部發炎腫脹,氣管食管嚴重受影響,需住院治療。

    陳輝躺在病床上,淚水直流,長這麼大,第一次挨老師打,從小學到初三,他一直是老師經常夸贊的好學生,也是老師經常用他來給學生們做模範的好榜樣,沒想到卻挨了重重的兩拳。

    尹老師把陳輝安排妥當,剛要回去準備錢,任校長走進了病房。

    “有問題嗎?”他一直懷疑陳輝在裝,沖尹老師點頭之後走近陳輝,微笑著問道。

    “喉骨錯位,伴有腫脹發炎,非常危險。”尹老師沉著臉,表情嚴峻。

    “如果沒大事開點藥回去養著吧,在這里也耽誤學習,是吧?”任校長俯下身來,對著陳輝和藹地說道。

    “任校長你啥意思?孩子都這樣了,出了問題誰負責?告訴你,陳輝若有個差池,你得替你表弟負全部責任!你在這兒管吧,我回去了!”尹老師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