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1章總統套房

第001章總統套房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北京國際大酒店第十九層總統套房里,兩個中年人擁抱完畢,互相指了指對面的意大利羊皮沙發,示意對方坐下。

    “怎麼,陳輝,三十年不見,成這樣了,真沒想到啊!”那位面容清峻身材挺拔的男士上下打量著對方隆起的肚腹和肥胖的面龐,驚喜不已。

    “是啊,沒人樣了,體重增了一百多。邵霖,你還那樣啊,依舊精明強干,風度翩翩。”胖子陳輝端過沏好的濃茶,看著對方。

    “我和你干的不是一樣的活兒,你整天吃喝呆著,我得保衛你們安全啊。老大,干嘛非得在這里啊?是不是太張揚太奢侈了吧?”邵霖抬頭,環視著四周奢華的陳設,皺著眉頭問道。

    紅木家具,真皮沙發,感光窗簾,電腦馬桶,豪華吸頂燈具......每一件都高貴奢華,每一處細節都無可挑剔,令人眼花繚亂,邵霖轉了一圈,用了好幾分鐘才轉完700多平米的套間。

    “邵霖,還記得咱倆深夜偷伙房饅頭咸菜時的情景嗎?那時我就想過,等我有錢了,一定要買好多油條大果子,讓咱們哥幾個吃個夠。我一輩子也忘不了我偷喝伙房醬油湯子的情景......現在,咱有這個條件了,把哥幾個叫來享受一下,這是我多年的願望啊!”陳輝動了感情,看著邵霖,眼圈立刻紅了起來。

    “行了,一會兒咱再憶苦思甜,我估計肖強快到了,他離這兒近。”邵霖岔開話茬,朝窗外望去。

    “說曹操曹操就到,真來了!看出來了嗎?還那樣,走路一步三晃,不可一世的樣子。”邵霖說著,往門口走去,準備迎接。

    “昨天在電話里他和我嘮了很長時間,高低要買今天的單,這家伙是有錢了啊。”陳輝跟在邵霖身後,邊走邊介紹。

    “他絕對有錢,那個養牛場年利潤一千來萬,現在又在擴建,牛肉深加工,縣長入股,前天和他們縣的縣長剛從英國考察回來。”邵霖說著,拉開了房門。

    “靠!厲害啊!怎麼,就你們倆?”肖強一出電梯,就抱住了邵霖,陳輝也趕上前,三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八五年的時候,易超咱四個摟在一起,胳膊還能夠得著,現在兩個都不行了。”陳輝松開手,領著肖強走進房間。

    “我聯系上了五個,實際上,我還想起了李連友,可他真來不了了。”陳輝說著,示意大家坐下,又端來幾杯剛沏好的咖啡。

    “別說他了,提起他就覺得心酸,誰會想到他下那樣的狠手,說過來掉過去,咱男人,還得說個好媳婦,一別給你整天戴綠帽子,二能夠再關鍵時刻提醒你,否則,咱們這樣的男人,指不定走上什麼道呢。”邵霖面色凝重下來,長嘆一聲。

    “錯!咱高中那會兒誰有媳婦?誰管著咱來,咱不也都成家立業了嗎?陳哥,對嗎?”肖強語速極快,說完,喝了一口咖啡,皺著眉頭說道,“快來茶葉,這什麼玩意兒,我就喝不慣這東西,前幾天在英國,我也喝茶。”

    “正宗的巴西咖啡豆,我親自磨的,很醇的。”陳輝說著,又拿過一盒鐵觀音。

    “邵霖,都說李連友是你抓的,是真的?我總以為這是坊間杜撰,今兒你好好說說實際情況。【愛書屋】”肖強往前湊了湊身子,睜大了眼楮。

    “說起他,我心里就不是滋味,總覺得愧對他,這還是近二十年前的事兒,那時我到刑警隊沒幾天。接到任務時,哪想到會是他,刑警隊長只說一個罪犯砍死三個人,正往我們轄區路段逃竄。我們剛弄好路障,他就沖過來了,見到我們,他騎車拐上了一條小路,我在後邊猛追,他又棄車上山,說實話,他的體力真不差,比我們幾個刑警都強,眼看他要跳崖,我只好開了一槍,近前一看,是他。他長嘆了一聲,捂住傷口,渾身哆嗦,瞪著我沒說話。我用我的襯衣給他包的傷口。三個月後在咱們學校的操場開公判大會,有幾萬人參加,那天下著大雪,他的腿還沒好利索,我看見他的眼里流著淚,他爸把他身上披的大衣拿走了,臨刑前,他腳上的傷還沒好啊!他瑟縮著一瘸一拐地被押上了刑車,下車後被押著一瘸一拐地走到掃出的空地上,自己跪了下去......”邵霖眼里汪起了淚水,說不下去了。

    “都他那個敗家娘們干的,那個破鞋簍子,天生的風流賤種,一看就不是好東西,連友腦子多好使,如果有個好女人扶持,肯定錯不了。我早跟他說過,你媳婦不地道,怎麼樣,哎......那幾年的綠帽子也把他壓垮了,要不的話,他也不會那麼沖動,干那樣的事兒......”肖強越說越氣,對著陳輝和邵霖說個不停。

    “行了,咱們聚會,說那個女人干嘛?來,我這就叫服務生給咱訂餐,估計他們兩個也快來了。”陳輝說著,站起身,叫來了服務生。

    “五個人,按這里的最高標準先準備五個最貴的菜,其余的我們再點。”陳輝拿出一千塊錢,遞給服務生,接著說道,“這是你的小費,周到些。”

    “靠!老大,把錢給我,我給大家服務吧,怎麼樣?”肖強見陳輝如此慷慨,看著陳輝認真說道。

    “你?給你那幫奶牛服務還差不多,給我們你肯嗎?”陳輝揶揄著,開始不停往窗外張望。

    “來了。”陳輝看著樓下天井,忽然喊出聲來。

    “哦,真的啊,易超和解文學走路都還是老樣子,不過,易超還那樣,解文學可老了,頭發都沒幾根了。”肖強也站起身,眯眼看著兩人走進大樓。

    屋里的三人走到門口,迎接著往里走的兩人。

    不到二分鐘,兩人從電梯里出來,和屋里的三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解文學,你和易超應該換個名字,人家易超是古典文學教授,你不過是個稅務所的小頭頭,除了會開稅票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地道,還解文學呢。”肖強拍著解文學的肩膀,說話像爆豆一般。

    “行了,留點口德,我這名字上高中那年就想改,可彭老師當時說得去派出所,嫌麻煩,就沒再想,可說實話,一上作文課,語文老師一磕磣我我就想改名,後來畢業了沒人水我了,也就撂下了。”解文學端詳著眼前的幾個弟兄,興奮不已,說話也比平時快了許多。

    “得了,一會兒咱邊喝邊聊,走,去六樓的餐廳。”陳輝說著,站起身來,領著幾人去了六樓的雅間。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