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2章酒宴歡聚

第002章酒宴歡聚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雙味澳龍,清炖龍利魚,鮑魚煲鴿子,冬蟲草炖花膠......國產茅台白酒,法國波爾多葡萄酒,滿滿一桌子的奢華。

    “陳輝,早听說你發了,沒想到你發這樣了,現在幾個億,幾十億了吧?”易超看著滿桌的酒饌菜肴,笑著對陳輝道。

    “哪里,其實咱幾個最有錢的是肖強,我是靠自己一針一線一磚一瓦發展起來的,從三台縫紉機到現在的華澳服裝城,從原來的幾個泥瓦匠到現在的晨暉房地產開發,都是憑自己在商界摔打出來的,肖強不同,人家腦子好使,剛起步就直接與高官牽手勾搭,風險小,利潤高,對嗎,肖強?”陳輝讓服務生下去,自己啟酒,為大家一一斟酒。

    “老陳就是厲害,針織和房地產,雙管齊下,兩個不搭邊的產業竟然能夠相輔相成,互相成就,的確不簡單。論能力本事,我真不如你,可說實話,有政界領導的支持幫助,做起事來就是順溜。”肖強毫不隱諱,點著頭微笑。

    易超端起酒杯,環視一周,笑著說道︰“你們倆先別炫富自夸,听我說吧,陳輝肖強,繼續賺錢,邵霖好好保駕護航,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好好享受了,解文學也能幫國家多收點稅,好了,別的咱不說了,先喝酒!”易超開始興奮,這以前他一直笑眯眯地看著大家說笑。

    幾人端起酒杯,同時站起,晶瑩剔透的高腳酒杯和里面紫紅色紅酒在頂棚華麗燈光的映照下,更顯高貴。

    “真是好酒,難怪有人到法國專程購買葡萄酒。”肖強一直對洋貨兒不感興趣,此刻也舔著嘴唇笑道。

    “還記得咱高三畢業喝啤酒時的情景嗎?我第一次喝啤酒,覺得真不如馬尿,可後來也就習慣了。”解文學摸著發亮的額頭,看著大家。

    “先別說過去,我問一下,邵霖,咱這幾個兄弟就你有兩把槍,你那槍還好使嗎?”易超看著邵霖,指著邵霖的腰間,故作嚴肅地說道。

    “易超,不是我吹牛,我這兩把槍都厲害得很,這把槍,打過十幾個不要命的家伙,至于這把槍,可沒你那東西幸運,它只打一個靶子,不像你,風流成性,靶子無數。”邵霖先拍了拍腰間的手槍,又指了指自己的胯下。

    “易超,你這幾年可是緋聞不斷啊,十年前我看到你的消息就是從一張小報的緋聞得來的,那女的還是個演員呢,怎麼,現在還有聯系嗎?”陳輝放下酒杯,笑著問道。

    “十年前的事兒還問我?一年前的我都忘光了,我這人就這樣,順其自然,情來了就投入地痴一次,緣去了就了無牽掛。再說,現在的女子,誰又會那麼當真?”易超來了精神,挺直了胸膛,大大方方地闡述著自己的情緣哲學。

    “易超,可惜你那一肚子古典文學了,我看,都是《金瓶梅》和《伴花眠》吧?”解文學看了看易超,也笑著打趣。

    “了不起啊,還知道《伴花眠》呢,《金瓶梅》怎麼了?說實話,誰把《金瓶梅》研究透了都很了不起,反正我是沒那個本事,寫點論文,講講課倒還可以......”易超知道,在大家的心目中,自己是名副其實的情種,便想找個台階,畢竟人還是要臉面的嘛。

    “易超,我看你只會抄幾篇論文,講課嘛,只是為了勾引漂亮女生,別忘了,你高考的語文是61分,照我還差十多分呢。”肖強呷了一口酒,看著易超說道。

    “肖強,若在三十年前你說這話我得抽你,現在,你隨便咧咧,我隨意任性,你說的我只當是一陣歪風吹過,僅此而已。另外,我告訴你,肖強,你這張嘴在你的合伙人面前可得多加小心啊!”易超笑笑,作出無所謂的樣子,對肖強不軟不硬地說道。

    “易超,還是三十年前的臭脾氣,當真了不是?好了,咱一起端起酒杯,為了我們三十年的歡聚,再次干杯!”陳輝趕忙站起身,端起酒杯,沖大家高高舉起。

    其余四人一同站起身,五只酒杯實實在在地撞在一起,鏗鏘有聲。

    放下酒杯,陳輝的眼圈又紅了,話語也有些哽咽,可他不想壓抑自己的感情,還是要把自己心中的情感原原本本地表達出來。

    可張了幾次嘴,他都沒能說出話來,只好一次次地舉起手沖大家表示歉意。

    易超把茶水端起來遞到他的手中,喝了一口茶水之後,他的心情才逐漸平息下來,對著大伙兒說道︰“三十年前,這樣的聚會我想都不敢想,那時,我們真是窮啊!咱哥幾個,也就解文學家庭狀況好些,其余幾個,能夠堅持下來就挺不容易,能夠走到今天就更了不起了。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那時如果我們因為貧窮放棄了,我們還將生活在這個社會的最底層;如果我們像孫小凡那樣走了歪路,我們也不會有今天,那時,我們正在青春期,如果沒能很好地把持自己,我們也將會像宋天揚那樣被抓進高牆......可我們都忍過來了,所以說,我們都是好人,以前,我們是好人,將來,我們也一定做個好人!”

    幾個人緊抿著嘴唇,听著陳輝不太流暢的講話,低著頭,垂著眼,想著三十多年前的令人激情翻涌的歲月,淚水模糊了各自的視線。

    是啊,那時他們正是十六七歲的年齡,貧窮饑餓的折磨,青春期的心理騷動,地痞流氓橫行無忌的校園,來自各方面的強烈誘惑.....每一條都是他們不易逾越的溝坎,也是他們脫韁離軌的誘因,可是他們最終抵制住了各種誘惑,沒有脫韁脫軌,硬是闖了過來,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繼續正道直行,想起這些,他們自然會感慨萬端,既自豪自己的成功過渡,也感慨那個時代的艱難,對于那個時代,是應該心存感激還是應該狠狠詛咒,他們也說不清楚......

    此刻,他們的腦海里,全是三十年前的情景----絢麗斑斕的夢想,絕不服輸的膽氣,連同那些不堪回首的歲月,激蕩起一股新的豪情,在每人的心中沖撞翻騰......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