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3章貧家子弟

第003章貧家子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幾人中,陳輝過去的家庭條件最差。【愛書屋】

    他的故鄉,是燕山腳下的一個小村,叫牛叫村,村里共有二三十戶人家,距離公路幾十里遠。

    陳輝接到二道營中學錄取通知書時,正在和父親一起割墊豬圈用的蒿草。

    “熊蛋包一個,連個丫頭片子都考不過,還上個球啊!在家里幫我耪地吧。你看老孫家的春玲,考的是縣一中!你看你,哎呀,真他媽不爭氣!”父親拿著剛從郵遞員手中接過來的錄取通知書,指著陳輝訓斥著。

    “考上縣一中咱家也念不起,爸,我真不念了,和你種種地,閑在時跑點買賣掙點錢,供我兩個妹妹念吧。”陳輝的目光一片茫然,望著遠處灰突突的高山,小聲對父親說道。

    父親一听,火氣更大了,站起身來,徑直走到陳輝面前,他真想給兒子幾下子,可剛舉起手,又落了下來,指著陳輝數落著︰“念不起?自己沒那腦子就別找借口遮羞了,熊種啊!你啥時像個爺們似的長點志氣啊!你要是考上縣一中,老子砸鍋賣鐵也供你,可你不行啊!媽的,和我種地,累死你!看你那兩條細腿,哎呀,老陳家怎麼出來你這麼個不成人的東西!”

    “爸,真的,我不念了,這通知書我這就撕了。”陳輝說完,從父親手里一把奪過通知書,三下兩下撕個粉碎,將手中的碎屑往空中一揚,片片紙屑便如同小小蝴蝶一般飛舞著落到河沿的蒿草叢中。

    “不肖子孫啊!陳輝,小兔崽子!”父親愣怔了一會兒,緊接著便發瘋似地沖過來,舉起鐮刀把要打陳輝。

    父親手中的鐮刀把快要落下的時候,陳輝閉上了眼楮,兩串淚珠兒從臉頰上慢慢滑落下來。

    父親將鐮刀往地下一扔,忽然蹲下身子,抱著頭哭了起來。

    長這麼大,陳輝第一次看見父親落淚。

    “爸,你別哭,咱家真不行,我奶奶有病,我媽身體不好,我哥還沒結婚,兩個妹妹又小,我這麼大了,該幫你撐起這個家了。”陳輝蹲下身子,撫著父親的肩膀,邊哭邊說。

    “兒子,怨我無能啊!”父親只重復著這一句話,仍舊痛哭不止。

    “爸,你放心,我絕不會給你丟臉的,無論干啥,我都要做出個樣子來,咱們家一定會迅速好起來的!”陳輝不知再說什麼,只是不斷重復著這幾句話,一邊抽泣一邊說。

    “好起來?連學都不上了,好什麼好?”父親抬起朦朧的淚眼,滿臉絕望。

    “那你是讓我上還是不讓我上啊?”陳輝看著父親的臉龐,真不知父親怎麼想的。

    “你說呢?臭小子!連通知書都給撕了,你讓我心涼到底了!告訴你,不念書,你就沒有你眼前的父親,我也沒有你這丟人現眼的兒子!”父親止住哭泣,指著陳輝又訓斥起來。

    “那我上,爸,你好好看著,我在二道營中學照樣能考上大學!”陳輝攙起父親,信心十足。

    “對了,這才是我的好兒子!”父親端詳著兒子單薄的身軀,接著說道,“明天我去學校給你補辦錄取通知書,你可得好好念啊!給咱老陳家爭氣!”

    “走吧,回家。”父親擦著眼角的淚痕,把一抱一抱的蒿草往挑筐里裝。

    “來,我來挑吧。”陳輝拿起扁擔,低聲說著,躬下身子,準備挑起一百多斤重的擔子。

    “你那細胳膊細腿的,沒勁兒,我來吧。”父親一把奪過扁擔,快速擔起擔子,輕松地往家走去。

    陳輝跟在父親後面,看著父親日漸佝僂的腰板,想著家里的窘況,淚水忍不住簌簌而下。

    奶奶躺在炕上,村里的赤腳醫生正在給奶奶打針,母親皺著眉頭,把一碗疙瘩湯端過來,準備喂奶奶,奶奶的老病又犯了,是說不出病因的心口疼。

    打完針,拿完藥,醫生皺著眉頭算了算,對母親說︰“七塊九毛三,三分抹了,給七塊九吧。”

    母親一直站在旁邊局促不安,陳輝知道為什麼,已經欠醫生十幾塊了,母親一定很為難,不好意思開口。

    “劉醫生,先欠幾天,等過幾天賣了豬崽兒就給,這幾天實在沒錢。”母親臉上綻出笑容,看著劉醫生的臉色。

    “這是第三次了,一共十五塊多了,竟讓我自己拿錢進藥也不行啊,哎,真是,沒辦法。快點張羅吧,過幾天我來拿。”劉醫生滿心不悅,快速地蓋好藥箱,下地就走。

    “難為劉醫生了,下次一定給。”母親望著劉醫生的身影,凝固了笑容。

    中午吃飯,又是蒸土豆燜茄子,桌子上沒有一粒糧食,六月末,全家的糧食就吃光了,現在,只能靠自留地里的土豆紅薯度日,天天吃這些東西,全家人都吃膩味了。

    “爸,二蘭要買個褂子,差五塊錢,咋辦呢?”飯桌上,哥哥一邊興味索然地吃著土豆,一邊小聲對父親說道。

    “剛買完幾天啊,這孩子也真是,你奶奶的藥費都欠人家十五六塊了。你告訴她,再等等,這會兒沒錢。輝兒就要上高中了,我正犯愁呢。”父親眉頭緊蹙,放下了筷子。

    “我都答應她了,實際上還差七塊多,我抓蠍子賣了兩塊多,可還差點兒,你給想點辦法。”哥哥陳光滿臉失望,可還是硬著頭皮往下說著。

    “我想啥辦法?!”父親忽然咆哮起來,站起身跳下地,咚咚咚走到大門外,坐在門口的杏樹底下抽煙去了。

    “喊啥喊,本來嘛,和二蘭同歲的春芳,對象剛給她買完手表,二蘭沒要手表也不錯了,還不知足。”哥哥滿臉怨氣,扔下筷子去了西屋。

    陳輝哪里還吃得下去,也悄悄放下筷子。

    “二哥,你上高中吧,我不上了,我學習不好,也不愛上學。”二妹陳娜大大的眼楮看著二哥,小聲說道。

    “陳娜,你得上學,我不上可以跑買賣,你不行,你就好好上學吧,別想太多。”陳輝哽咽著,他知道二妹聰明懂事,老師多次來家里夸她。

    “大哥還得結婚,奶奶還有病,二哥,你得上,你不上父親就全沒希望了,父親前幾天說過,你是咱家的希望,我真不上了,考大學很不容易,再說,考上了還得很多錢,咱家拿不起。”二妹話語很快,聲音很輕,仿佛想了很久。

    “二妹,你別多想,你若不上,爸媽和我心里都不好受。”陳輝強忍淚水,勸著妹妹。

    母親已經靠到牆上,不出一言,滿臉淚水。

    “爸,我想好了,我不上了,讓兩個妹妹上吧,尤其是二妹,聰明,悟性高,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前三名,將來一定能上大學。”陳輝和父親坐到一起,低聲和父親商量。

    父親抬起渾濁的雙眼,怔怔地看了陳輝好久,一字一頓地說道︰“你再說不念,我就去上吊!你是真不讓我活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