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4章旭日東升

第004章旭日東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8月29日,是二道營中學開學的日子。

    陳輝早早起床,準備上學的東西。

    其實,三天前,母親就為他準備好了,確切地說,也沒準備什麼。

    一床新拆洗的半新被子,一個哥哥用過的軍用挎包,一個裝滿咸菜的罐頭瓶,此外,就是滿滿一葛布兜的玉米面干糧----這是陳輝一周的飯食。

    陳輝沒有褥子,家里唯一的一床舊褥子給奶奶鋪,因為奶奶身子瘦,炕席一硌容易生瘡。

    早晨,陳輝和母親都沒有吃飯,陳輝實在吃不下。母親早就眼淚汪汪,父親吃了幾口紅薯,坐到一旁抽煙去了。

    “二哥,這是我賣遠志柴胡的一塊二毛錢,你拿著吃飯,我和姐姐去上學了。”二妹長相清秀,也很會說話,從衣兜里拿出一疊一毛兩毛的紙票,交到哥哥手里。

    “二妹,留著你和姐姐用吧,我能頂得住。”陳輝把錢又塞了回去,迅速離開。

    “二哥,讓你拿你就拿著,一家人還這樣?”大妹平時和陳輝很少說話,此時也急了,和二妹一起追過來,把錢塞到二哥手里。

    “給你你就拿著,她們在家里怎麼也比你強。”父親一直默默地看著,皺著眉頭說了一句話。

    “你們好好上學,我一周回來一次。”陳輝拍了拍二妹的肩膀,心里有股難以名狀的酸楚。

    7點整,陳輝背起被子和挎包,提起那兜干糧,準備出門。

    “還不去送送老二?”母親眼里含著淚,對著父親吼道。

    “媽,東西不多,我拿得動,爸,你干活兒注意點兒,媽、奶奶,保重身體,我走了。”陳輝想微笑,可實在笑不出來。

    父親走過來,一言不發,從兒子身上奪過被子,徑自走出了家門。

    “到學校,好好學習,咱家窮,和別人家不一樣啊!別惹事兒,有事兒找老師,別挨欺負......”父親說得很簡潔,可很全面。

    “我知道,爸,你別和我哥生氣,我哥這些日子心里有事,你多擔待些。”陳輝一邊在前邊走,一邊對父親說著。

    父親的話語也被陳輝引出來,他沉重地嘆了口氣,在後面說道︰“你哥不如你透亮,有事總憋在心里,這些日子對我有意見,說我無能,咱農村不都這樣嗎?有幾個過得好的?沒辦法,你到學校快好好學,將來說啥也要走出咱們這個窮山溝,可別在這兒受罪了。”

    “我會努力的,爸,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的。”陳輝見已經登上了山頂,回頭對父親說道。

    “陳輝,你看,這日頭多好!”父親眯起眼楮,臉膛被燦爛的朝陽照得光彩鮮潤,一掃往日的黎黑憔悴。

    陳輝定楮望去,一輪車輪般大小的紅日正從東山頂上慢慢涌起,自己和父親站立的西山頂以及小村的大半部分被鍍上了一層靚麗的紅黃色,顯得壯美無比。

    “是啊,爸,這太陽真漂亮!爸我一定努力,考上大學!我不會讓家人失望的!”陳輝定定地望著那輪紅日,語氣堅定,充滿了自信。

    “好兒子,我知道你錯不了,咱們全家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了。你兩個妹妹即使考上,也是人家的人,而你,會是咱老陳家永遠的自豪的!”父親說完,張開了雙臂,陳輝也撲到父親懷里,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陳輝伏在父親肩頭,感受著父親的熱烈擁抱和輕輕拍打,淚水奪眶而出,洇濕了父親肩頭的衣服。

    “爸,你放心,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的!”陳輝說完,邁開大步,朝24里地外的二道營中學走去。

    二道營是一個小鎮,地域開闊,周圍的山也多為丘陵,據說當年縣政府曾在這里選址,不知怎麼又放棄了。小鎮的名氣並不小,加之周圍的村莊眾多,這里的大集,即每月的逢3逢8的日子,是非常熱鬧的時候。

    二道營中學共有學生1300多名,其中初中三個年級,每個年級4個班,14個班計700多名;高中三個年級十個班,高一高二各三個,高三四個,其中有一個復習班,計五百多名。

    去年,學校考上了六個中專和兩個大專,使這所農村中學的名聲大震,復習生中還有縣里甚至市里的學生。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跋涉,陳輝終于來到了學校。

    他是第一次來二道營,可學校門口來來往往的學生立刻使他知道,這里就是二道營中學。

    肩上的被子和挎包,兩手的干糧和書包,使他感覺很累,他想找個地方歇幾分鐘,找出準考證和錄取通知書,找好自己的班級後,再去辦理入學手續。

    錄取通知書是父親二十天前來學校新辦的,陳輝把它疊得工工整整,夾在了一本書里。

    翻找出通知書後,陳輝準備去看新分的班級。一進大門是一排宿舍,宿舍的牆上,貼著幾張白紙,上面就是老師用毛筆寫的高一新生的名字。

    陳輝四周看了看,想找個人看一會兒東西,自己好去找班級。東西雖破,可若被人拿錯了也麻煩。

    正在這時,一個身材瘦高的男孩在兩位父母的陪伴下走了過來,陳輝便鼓起勇氣,叫住了他。

    “這位同學你好,你也是來報到的吧?我想看看自己在哪個班級,你幫我看一下東西好嗎?”陳輝覺得這家來了三人,幫自己照看一下沒問題。

    “爸,你在這兒幫他看吧,我和他一起去。”小伙子很利索,很自然地撫著陳輝的肩膀往前走去。

    “我叫易超,你呢?”易超眉眼間帶著笑意,抬頭問陳輝道。

    “我叫陳輝。”陳輝很高興,幾年來,由于家庭的緣故,自己一直很自卑,不愛和同學老師交流,而易超似乎與自己完全相反,愛說愛笑。

    “啊,陳輝,咱倆都在二班啊!”易超還沒等陳輝看到自己的名字,便在陳輝的背上輕輕擂了一拳,興奮地說道。

    “是啊,咱看看還有誰。”陳輝眼楮沒離開那張大紙,一個個默念著上面的名字,孫小凡,張娜,肖強,邵霖,車慶祥,揣國力......

    “我靠,還有姓車的呢,這個更有意思,姓踹,踹國力,我看就叫踹鍋里得了。”易超眉飛色舞,讀著上面的名字,和陳輝一起分享著新奇。

    “應該讀三聲吧,我記得我們上村有一家就姓這個姓。”陳輝笑了,覺得易超真是個快樂開朗的伙伴兒。

    “你們也是二班的?我叫肖強,也在二班,看看咱班主任是男的還是女的,尹燕輝,應該是女的吧,有個燕字,應該是女的。”肖強更關注的是班主任,指著名單下的班主任名字說道。

    “我看是男的,如果是女的應該寫鮮艷的艷字。”陳輝思考了一會兒,覺得這個名字真不好判斷。

    “你們回頭看看,我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身後一個男子洪亮的聲音傳了過來,三人激靈一下,回過頭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