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5章繁重任務

第005章繁重任務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中等身材,敦實健壯,最突出的是那一雙咄咄逼人的眼楮和鼻子下濃黑粗硬的小黑胡子。

    “您是尹老師嗎?尹老師好。”肖強反應快,沖著尹老師鞠了一躬。

    “你好,你叫什麼,肖強,哦,以前當過班干部嗎?”尹老師笑著,掃視了一下三人的身高和臉膛,最後停留在肖強身上。

    “當過。”肖強看著尹老師,撒了個謊,其實,他哪里當過什麼班干部,一直是給班干部搗亂的活躍分子。

    “好,你就是二班的班長,來,你們三個過來,把教室衛生打掃一下,下午好上課。”尹老師不由分說,領起三人就往校園里邊走去。

    “尹老師,我們還沒報到呢。”走了幾步,陳輝怯生生地說道。

    “怎麼,沒報到?見到我就算報到了,走吧。”尹老師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就是這間,這是咱們的教室,你們打掃一下,地上亂七八糟的垃圾,桌子上的灰土,都要清理干淨。”尹老師皺著眉頭,站在教室外說道。

    “老師,有搓子笤帚嗎?”陳輝看了一圈,見沒有工具,見老師要走,便怯生生地問道。

    “自己找嘛,快些啊,一會兒我回來驗收,不合格可不行啊。”尹老師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著,轉身離開了。

    “靠!這麼多垃圾,得啥時干完啊,第一天就給咱這麼繁重的任務。”尹老師一走,肖強便皺著眉頭抱怨起來。

    教室是新整修的,新吊的頂棚,新抹的牆面,可拆下來的頂棚秫秸牆皮等垃圾都成堆地堆在地上,整個教室像個垃圾場,一時半會兒真干不完。

    “是啊,我的東西還不知道往哪里放呢。”陳輝惦記著自己的東西,可走開又怕老師回來訓斥他,他知道,開學第一天,第一印象很重要的。

    “你們干著,我去找工具。”肖強說完,撒腿離開了。

    易超和陳輝互相看了一眼,不知所措。

    如果走開,一會兒尹老師回來一定得訓斥他們,老師對他們的第一印象一定會很壞,那樣一來自己未來的三年不會有好日子過。

    “肖強準跑了,咱也走算了,頭一天就干這麼重的活兒,在家里我都沒干過。”易超看著一堆堆垃圾,眉頭緊鎖。

    “干吧,干多少是多少,我去把東西拿過來,然後和你一起干。哦,對了,你和我一起去吧,你爸媽也在等你。”陳輝說著,和易超一起跑回去拿東西。

    “哎,怎麼跑了,沒干啊?”剛跑幾步,尹老師推著一個手推車走了過來,車上放著一把鐵鍬。

    “沒有,我們這就回來,我們倆先去拿自己的東西。”陳輝覺得非常難為情,停住腳步對老師說著。

    “告訴你們,別耍花招啊,一分鐘,趕快回來,那麼多垃圾想讓我干啊!”尹老師瞪著眼楮,厲聲呵斥道。

    “我們這就回來,尹老師,您不用干,我們干吧。”易超低著頭,趕忙附和著。

    尹老師沒說什麼,只是用那雙令易超和陳輝都非常恐懼的目光看了兩人一眼,不耐煩地說道︰“快去快回!”

    陳輝和易超加快速度,跑回原地,易超的父母果然有些著急了,正往這邊張望。

    “我們老師讓我們搞衛生,垃圾太多,一堆一堆的土塊秫秸,真不想干。”易超來到父母面前,就撒起嬌來,嘟起嘴抱怨著。

    “我去看看,咱們一起干。”易超父親說著,和陳輝一起拿著東西,要往教室走。

    “那個老師真凶,好像張飛,豹頭環眼,是不陳輝?今兒我才知道什麼叫豹頭環眼,還有那一道濃密得像刷子一樣的胡子,挺嚇人。”易超沒有挪動腳步,繼續和父母說著。

    “行了,易超,別說了,走吧,咱一起干。”易超父親寬厚地笑著,和陳輝易超一起走向教室。

    找工具,清掃,裝車推車,易超父親和易超陳輝幾人一直干到十一點多,教室才清理完畢。

    快結束時,肖強跑了進來,拿起一把笤帚在門口站著。

    “現在的孩子就是矯情,你看,這麼點活兒還勞動家長,你看,不是干得挺好嗎?”不一會兒,尹老師來到教室,看著陳輝和易超說道。

    易超父親掏出一盒煙,遞給尹老師,笑著給尹老師點上,低聲說道︰“孩子在家都沒干過什麼活兒,另外這活兒也真不少,我推了二十多車。”

    “那謝謝你啊,不過,現在的家長大都溺愛孩子,我就不慣著他們,這些年,我帶的班級的紀律衛生都是最好的,孩子就得在學校經受磨練,這樣將來才會有出息。”尹老師一邊吸著煙,一邊看著陳輝等三個學生。

    “對,慈不帶兵嘛,嚴師出高徒。易超這孩子沒出過門,有事您多擔待,不听話就揍他,沒事兒。”易超父親笑著,說著家長在老師面前經常說的客套話。

    肖強站在易超身後,用手指捅了捅易超的腰眼,幸災樂禍地朝陳輝擠了擠眼楮。

    中午時,大部分報到的學生已經到齊,到教室看了一眼之後就去伙房去吃飯了。陳輝把所有的桌椅擦了一遍,背起自己的東西去了宿舍。

    宿舍是個大通鋪的房間,一共有兩排床鋪,確切地說,那不叫床鋪,只是由一些磚頭和木板搭成的兩排炕一樣的睡覺的地方,光木板上鋪著已經不成形的草墊子,亂糟糟地發著潮濕的霉味。

    “看看吧,就這樣,咋住啊!”易超長嘆一聲,還靠在那里愣怔著。

    陳輝看了看門上的紙條︰高一、二班男宿舍,男生32人。

    “把行李放這兒吧,別處沒地方了。”易超看了看陳輝,指著自己的行李說道。

    陳輝看了南北兩排大通鋪,還真沒有地方了,兩排行李已經放好,其他同學已經打飯去了,陳輝看了看,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易超的行李旁邊。

    “你怎麼不拿褥子啊?”易超看著陳輝簡單的行李,好奇地問道。

    “我身單力薄,父親又不能送我,怕我背不動。”陳輝感到臉腮發燙,小聲說道。

    “住這麼多人,地方有限,拿褥子也白搭,每人也就一尺寬,褥子都得重疊著,來,把你的被子放這兒吧。”易超說著,打開自己的已經卷起的行李卷,把陳輝的放到了上邊。

    “走,吃飯去吧,餓死了。”床鋪整理完畢,易超揉了揉肚子,對陳輝說道。

    “我不去了,一會兒我三姨要來,我等等她。”陳輝撒了個謊,把裝滿自己一周口糧的兜子塞到了床下,他不想讓同學們看到他自己啃涼棒子面的情景。

    易超走出宿舍後,陳輝拿起一個棒子面干糧去了宿舍房後,站在玉米地旁啃起了涼干糧。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