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08章漂亮女生

第008章漂亮女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那里有針線,跟我來吧,我給你縫上。”女子的聲音綿潤悅耳,就像三月里的微風,四月里的小雨。

    陳輝的臉更燙了,他稍微抬了一下頭,雙眼迅疾地瞥了一眼眼前的女孩。

    女子個子不高,可身材勻稱,玲瓏有致,不是那種窩瓜包子的類型,雪白瑩潤的臉孔上一雙純淨清亮的眼楮也正不錯眼珠地看著陳輝。

    陳輝的心倏地動了一下,就像平靜的水面上忽然投進了一顆石子,迅速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哦,不了,謝謝你,我找東西弄上。”陳輝語無倫次,結結巴巴,低頭回答完畢,便拉起易超想走開。

    “那你怎麼弄啊,我用不了幾分鐘就能縫上。”女孩並沒有離開,微笑著說著,聲音依舊溫潤甜美。

    “等一會兒,我們回宿舍一趟,吃完飯去你那兒,你叫啥?”易超站在女孩的對面,大大方方地問道。

    “我叫韓蕊,在408宿舍,第四棟第八個房間,一會兒你們來就行,我吃完飯不出去。”韓蕊說完,便拉著同伴走開了。

    陳輝抬頭,看著韓蕊嬌俏端直的背影,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從心底升起,這種感覺他以前從未有過。

    “嗨,被迷住了吧?”易超見狀,拍了拍陳輝的肩膀,兩人往宿舍走去。

    “快去吃飯吧,吃完飯好讓美女縫衣服。”易超滿臉堆笑,看著陳輝。

    “我不去,就這樣吧。”陳輝心里的確想去,可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便低聲說道。

    “不去這衣服你咋穿?尹老師要給你縫你不用,她要縫你還是不讓,怎麼,你要當原始人啊?沒听散會時高二那倆臭小子的譏諷了?”易超很想和韓蕊多說幾句話,可見陳輝這樣說,便有些著急。

    “可我就這一件上衣,我光著膀子去,怎麼行啊?”陳輝顧不得許多,看著易超,直接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那好辦,我有衣服,你換上,這麼笨呢?”易超說著,加快腳步。

    “先吃飯還是先去讓她縫衣服。”易超從他的小箱子里拿出一件灰白夾克,遞給陳輝,笑著問道。

    “這樣吧,易超,你替我去。”陳輝笑著,看著易超央求。

    “得了吧,咱倆一起去。我自己算啥,人家是給你縫衣服。”易超揮著手,斷然拒絕。

    “那好吧,先吃飯。”陳輝說完,便蹲下身子,從床下拿出了自己的干糧兜。

    “你自己去伙房吧,我有家里帶的飯。”陳輝知道,吃飯問題瞞是瞞不住的,早晚得露餡,況且易超是自己的同座,床鋪也緊挨著。

    “靠!你就吃這個?也太干巴啊。”易超看著陳輝的干糧,皺著眉頭。

    “沒事兒,待會兒喝點水,習慣就好了,你快去吧。”陳輝笑笑,心里也敞亮了許多。

    “那我給你買點兒菜湯吧。”易超說完,快步走出宿舍。

    不一會兒,宿舍里又回來了四個人,都是自帶干糧的,一個是身體結實的邵霖,一個是身材細高,脖子細長的李連友,還有一個眼珠兒亂轉的李強和面相憨厚的解文學。

    這下有了伴兒,陳輝也不再不好意思,五人一起拿著干糧吃起來。

    又干又硬的干糧的確難以下咽,可由于都餓透了,大家吃得都很香甜。

    “來,嘗嘗我家的咸菜。”陳輝把罐頭瓶拿出來,那是媽媽用芥菜疙瘩和紅辣椒腌制的,陳輝特別愛吃。

    接著,解文學拿出了咸蔥葉,邵霖拿出了芥菜櫻,幾個人吃得特別香甜。

    “靠!哥幾個吃得很過癮啊!本以為買點兒白菜湯,可沒法喝啊,湯里都是膩蟲,漂了一層,黑黑的真惡心,我也沒買,只打了四兩高粱米飯。”易超說著,端著飯盒走過來,陳輝趕忙把咸菜往易超那邊挪了挪。

    “嗯,好吃!我再嘗嘗你們的,真不賴!比伙房的好多了。”易超挨個兒吃著咸菜,和陳輝說著剛才在伙房發生的一幕。

    “剛才在伙房差點兒和管理員干起來,我說湯里有膩蟲,你猜那個禿頭菜包兒怎麼說?這湯一勺一分五,能沒有嗎?你要喝燕窩湯,里邊會有嗎?你說氣不氣人?那個臭管理員姓蔡,叫蔡振和,高二的那幫師哥都管他叫菜包兒,以後,我還真得和他好好說說。覺得今兒頭一天來,又挨了一通訓,夠委屈的了,懶得搭理他......”易超一邊吃著,一邊說著,別人都沒插言。

    “走吧,縫衣服去,晚了人家該去教室了。”易超吃完飯,顧不得刷飯盒,拉起陳輝往女生宿舍走去。

    穿著易超的衣服,陳輝精神了許多,可想到自己的窘境,陳輝的心情又黯淡下來,臉上的表情也很沉郁。

    “陳輝,高興點兒,你看我,受那麼大的委屈,被老班訓成那樣,我不還是這樣嗎?”易超笑笑,把整只胳膊都放在了陳輝的肩上,兩人加快腳步,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女生宿舍。

    “哦,等一等,我正在洗頭。”易超在門外敲了敲門,里邊傳出了韓蕊的聲音。

    陳輝長長地舒了口氣,強抑制著狂跳的心,想象著怎麼對韓蕊表示感激。

    女生的宿舍就是比男生干淨,人數也少,12人,加上韓蕊剛洗完頭發,整個房間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進來吧,我這就找針線,你們先坐。”韓蕊一邊擦著剛洗的頭發,一邊彎腰去床下找針線。

    韓蕊彎腰的剎那,短款上衣便往上竄了竄,後腰間的一大塊雪白的肌膚便露了出來,陳輝看了一眼,趕忙移開了目光,易超的目光卻盯在那里,還捅了捅陳輝,讓陳輝看。

    韓蕊找出一綹白線,把那件破損的襯衣展平,穿好針線,坐在床沿縫了起來。

    宿舍里的另一個女孩叫孫艷紅,也許有些害羞,拿本書跑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易超、陳輝和韓蕊。

    陳輝窘迫緊張,局促不安,看著韓蕊熟練的縫制手藝,暗自驚詫,聞著韓蕊長長秀發上散發的香氣,心里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易超卻自然從容,和韓蕊熱絡地聊了起來。

    從原來的學校到今天的學校,從原來的老師到今天見到的老師,聊得異常高興。

    韓蕊顯然怕冷落陳輝,不時地把目光投過來,有時也問陳輝一句,陳輝總是簡單地回答幾個字,便又望著窗外那棵高高的白楊樹。

    “你真厲害啊!縫得真快真好!謝謝你啊!”易超從韓蕊手里接過衣服,不停地夸贊著,陳輝本來想說謝謝,被易超搶了先,幾次張嘴又咽了回去。

    “我喜歡女紅,在家時幫媽媽做過棉衣棉被,更喜歡繡花......”韓蕊快人快語,一邊把針線拾掇起來一邊和易超陳輝迅速往教室走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