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0章教室痛毆

第010章教室痛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陳輝以前沒打過架,可經常听他的一個堂兄吹噓打架的經歷和經驗,比如,對方人多勢眾時要抓住其中一個猛擊,所謂擒賊擒王;比如與單敵交鋒時,要側身而立,不能把自己的正面毫無遮掩地暴露給對方;還有,最主要的,要敢下手,關鍵時刻,不要猶豫,要穩準狠,即穩住陣腳,找準要害,狠命一擊,一招制敵......

    當時,听堂兄這些高論時,陳輝不以為然,沒想到今天,他要利用這些經驗了。

    他迅速看中了一根椅子腿,就在自己隔一座的前方,順手就可以抄起。此刻,頭目肯定就是那個矮胖禿子,把他打倒其他混混們或許就能收斂,即使他們瘋狂反擊也值,再一點就是不能猶豫,要在那個禿頭上狠命一擊......

    陳輝越想越興奮,他已經不再考慮後果。

    禿頭和卷毛越來越放肆,他們已經不滿足于語言的調戲,開始動手動腳。

    禿頭眯著眼楮看著韓蕊,忽然一下抓住了韓蕊的手腕︰“妹子,讓我給你看看手相,看你能不能考上大學。”

    韓蕊極力掙扎,想把手抽回,可禿頭的那只又黑又粗的大手已經用了力,緊緊地攥住了和那雙縴細柔滑的小手。

    “呵呵,不錯啊,妹子是文曲星下凡,即使不學也一定能金榜題名,前途無量啊!”禿頭很為自己的話語和行為自豪,愈加放肆地看著韓蕊,眯起眼楮得意地笑。

    “放開!”韓蕊帶著哭音,憤怒哀求,覺得特別無助。

    “放開?為啥?這麼滑溜這麼好看的手我得好好看看,听話,我不會傷害你,我也舍不得傷害你,真漂亮!”禿頭色迷迷的眼楮開始盯向韓蕊的胸部,動作也肆無忌憚起來,一只手揉捏著韓蕊的手,另一只手往前伸去。

    陳輝的大腦一片空白,憤怒已經將他的理智徹底摧毀,仿佛從狼嘴里救一只孱弱的羔羊,他要做的,就是將韓蕊從魔爪中救出。

    就在禿頭眯眼淫笑得時刻,陳輝猛然躍起,抓起前方的椅子腿朝禿頭撲去。

    講台上的三人還在嬉笑著,禿頭和卷毛的眼楮還盯著韓蕊和她身邊的另一位女同學,陳輝已經躍至眼前。

    陳輝一言未發,照著眼前亮亮的禿瓢猛砸過去。

    禿頭得淫笑凝固的同時,鮮血已經從他那光光的額頭上流下來,鮮紅的血在慘白的燈光下像一條條鮮紅的蚯蚓,在那個亮光光的頭上慢慢蠕動著。

    卷毛被眼前突如其來的境況嚇蒙了,回過神來想抄椅子的時候,陳輝的第二棒已經落下,他本能地舉起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陳輝的椅子腿便狠狠地砸在了他的手指關節上。

    講台上的幾個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個身材瘦弱的學生竟把壯實威猛的二哥干開焊了,紛紛沖上前來,朝陳輝撲去。

    陳輝知道一場胖揍已無法避免,他站在韓蕊和那個女生面前,大聲喊道︰“你們往後,我跟他們拼了!”

    禿頭歪倒在了地上,卷毛抖著手歇斯底里地狂叫著︰“打死他!”

    陳輝揮舞著椅子腿,發瘋一般朝著幾人的頭上打,三人亂了陣腳,被陳輝的勇猛嚇蒙了。

    “你看護二哥,來,咱們上!”另一個光頭對卷毛說完,嗖地一聲,從腰間抽出一把彈簧刀,朝著陳輝揮舞過去。

    陳輝不顧一切,揮動著椅子腿保護著自己,不時地翻倒一些桌椅,保護著自己往後退去。

    邵霖已經站起來,肖強站起來又坐下了,易超看著眼前的情景,把頭埋得更低,教室里氣氛緊張,所有同學都為陳輝捏了一把汗。

    “住手,都停下!”正在大家絕望的時候,尹老師忽然出現了。

    三個地痞哪听得進去,繼續揮舞著刀朝陳輝撲去。

    尹老師幾個箭步躍至跟前,腳踢拳打,閃轉騰挪,與三人打斗起來。

    全班同學見尹老師來,松了一口氣,可見到三個地痞手中有刀有棍時,又開始替尹老師擔心起來。

    陳輝又要出手,被尹老師護著擋在身後,自己與三人狠命廝打起來。

    沒過幾下,尹老師的優勢就顯示出來。

    他先與帶刀的光頭周旋起來,另兩人想上前幫忙,可近不了身,尹老師見兩人快要接近時,便飛身一腳或猛力一拳,輕松就把兩人擋在了圈外。

    幾個回合之後,尹老師抓住空擋,一手牽住了光頭拿刀的手,然後拉到自己懷里猛力一撅,彈簧刀應聲落地,光頭的胳膊立刻耷拉下來,躲到一邊狂叫起來。

    “還打嗎?快扶著他去醫院,要不我就報案,這里的派出所管不了你們我就往市公安局告,不信治不了你們幾個熊蛋包!”尹老師上前看了看被陳輝開瓢的禿頭,看並無大礙,只是皮外傷,便指著幾人,厲聲呵斥著。

    “你等著!”幾人沒敢對尹老師說什麼,指著靠牆而立面色沉靜的陳輝說道。

    “怎麼,還想怎樣,告訴你們,這是我的班,再來鬧事,看我怎麼收拾你們,還不快滾!”尹老師圓眼怒睜,指著幾人怒斥。

    三個較輕的混混撫著禿頭,卷毛自己端著胳膊,幾人狼狽地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一片狼藉,幾個同學剛要動手收拾,被尹老師制止住了。

    “同學們,當有人得寸進尺欺負咱們的時候,對我們遇到危險千鈞一發的時候,我們不應該退縮,應該像陳輝那樣,挺身而出,否則,一些人會更囂張,我們受的傷害將更多,今天,我看,咱們應該給陳輝鼓掌,關鍵時刻,我們就應該像他一樣,敢出手,敢下手,來,為陳輝鼓掌!”

    尹老師臉上漾起了笑意,接著說道︰“和大家說實在的,咱們這所學校秩序很不好,一些地痞流氓經常來尋釁滋事,當地派出所也管不了,但我們不要怕他們,他們如果再來,我們就像陳輝那樣,給他們點顏色!大家也不用擔心,出了問題我兜著!還有,同學們無論在校園里還是上街辦事,一定要多加小心,尤其是女生。”

    尹老師說完了,大家的臉上也一掃剛才的擔憂和恐懼,綻開了興奮的笑容。

    “尹老師真厲害,一招一式好像霍元甲,好像成龍。”大家回憶著剛才尹老師與幾個混混打斗的情景,覺得就像看一部精彩的武打片。

    第011章語重心長

    “陳輝,來一趟。”尹老師走到陳輝面前,踫了踫陳輝的肩膀,低聲說道。

    陳輝忐忑不安,跟著尹老師走出教室。

    老師的辦公室集中在甬路左側,共有四排平房,晚上除了一個值班的領導外,別的老師都不來,所以,辦公區域只有兩個房間亮著燈,辦公區域漆黑一片。

    “你坐下。”尹老師一改白天的凶相,臉上掛著微笑,眼楮卻還是那樣灼灼逼人。

    “陳輝,以前打過架嗎?”尹老師從抽屜里拿出一個隻果,遞給陳輝,坐在了陳輝的對面。

    陳輝越發局促,接過隻果放到桌子上,低聲回答︰“沒有,我的一個堂哥經常打架,經常說這些,時間長了,有些就記住了。”

    “你下手夠狠的,膽子也夠大的。”尹老師斂起笑容,看著陳輝。

    陳輝不知道尹老師的意思,不知是對自己的褒贊還是譏諷,看著尹老師沒有答話。

    “今天算是萬幸,我趕到了,如果我不來,後果不堪設想,雖然我在班里鼓勵大家和他們打,但說實話,我也不願意看到你這樣。萬一那個拿刀的家伙捅了你,你想過後果嗎?現在想想真後怕啊!”尹老師眉頭緊皺,話語深沉。

    “我實在看不過去了,他們也太放肆了,這樣了咱學校都沒人管?”陳輝鼓足勇氣,看著尹老師說道。

    “何止是你看不慣啊!我們老師也都看不過去,可沒辦法。校長也經常去找派出所,派出所也無能為力,二道營是個中心鎮,附近的村莊也多,一些混混吃飽了沒事干,不是去北山部隊就是來咱這里,現在,咱們學校成了這些混混們活動的首選,上學期有一次竟聚了二百多,一些女生根本不敢上自習.......”尹老師長嘆一聲,對陳輝簡單介紹著。

    “本以為學校是學習的地方,是最安全最安靜的地方,真沒想到會是這樣。”陳輝沒想到會是這種情況,心里一下黯淡了許多。

    “這是社會大環境,許多人初中甚至是小學就輟學了,整天游手好閑,無所事事,很自然地就聚到了一起,他們也不惹啥大事,就是打架起哄,另外,這里的頭目大都是當官家的孩子,即使犯事了抓起來,蹲幾天拘留就放出來了,所以一些人越來越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尹老師點燃一支煙,邊吸邊說。

    “尹老師,那我想退學了,我家本來就很困難,學費都拿不起,本想到這里好好學習,將來能考上大學,可這樣也不行啊!”陳輝急了,強忍著沒哭出來,近乎絕望地望著尹老師。

    “陳輝,我讓你來可不是勸你退學的,任何時候,人要有志氣,要有毅力,看得出,你很有志氣,農家的孩子就得這樣;至于毅力,你還少了點兒,不能遇到點兒困難就打退堂鼓,不上學你干啥去,和他們一樣游手好閑?不行吧?騎著車子四處收山貨,也改變不了什麼吧?”尹老師看著陳輝,語重心長地說著。

    “可是,在這里怎麼學習啊?”此刻,陳輝早已沒有了原來的畏懼,覺得尹老師就如同自己的父親。

    “今年高考咱這里考上了六個,其中有一個孩子和你一樣,很懂事,家里也很困難,他的學費和體檢費報考費都是我們幾個老師替交的,他就克服了一切困難,考上了河北公安。陳輝,要想考上大學,就得專心致志,有毅力,排除一切干擾......”尹老師站起身,看著陳輝的眼楮。

    “尹老師,我真怕他們以後報復......”其實,陳輝最擔心的就是這個,這次自己未吃虧,是因為後來來了尹老師,以後如果他們趁機會找茬,自己豈能打過他們。

    “別怕,實話告訴你,他們當中的幾個大混混大痞子和我也熟,他們都知道我是省里的散打亞軍,好幾個想找我學功夫,我都沒答應,有幾個也吃過我的虧,可他們沒辦法,因為在市里,我認識的痞子比他們厲害,否則的話,今天他們肯乖乖地溜走?”尹老師打量著陳輝,毫無隱諱。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