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2章宿舍夜談

第012章宿舍夜談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陳輝走進宿舍的時候,大家都已上床了。

    他怕打攪大家睡覺,便輕手捏腳摸到自己的床鋪位置,準備脫鞋上床。

    “都沒睡,不用這樣躡手躡腳的。”易超見陳輝回來,大聲說著,“我還以為你被那伙人劫走了呢,很擔心呢。”

    “有尹老師,他們不敢劫我。”陳輝一邊脫鞋,一邊說道。

    “尹老師真厲害,據說他是國家級冠軍呢,排電影《武林志》時,還有人找他演主角呢。”靠牆的一位同學有些公鴨嗓,聲音很怪異。

    “靠!越來越沒邊了,尹老師是會功夫,也不至于那樣吧?”雖看不見臉,易超還是沖著那邊的聲音喊過去。

    “真的,高三我一個表哥說的。”那位同學顯然不同意易超的說法,立即找來一個證人。

    “明天咱問問尹老師,別看我挨訓,我也敢問,嗨,你敢不敢打賭?”易超對這個同學也很反感,不僅是因為他的話語內容,更多的是因為他的講話聲音。

    “賭就賭,怕什麼?你說吧,賭什麼?”公鴨嗓也轉過頭來,提高了聲音。

    “賭兩塊錢,敢嗎?”易超坐起來,沖著公鴨嗓喊道。

    “好,不就兩塊嗎?誰做證人呢?咱以尹老師自己說的為準吧,他說找就找,他說沒找就沒找,行嗎?”公鴨嗓顯然很不服氣,比易超還激動。

    “陳輝,你作證,兩塊啊,我贏了請你吃炒菜。”易超扒拉一下陳輝,示意陳輝注意。

    “行,陳輝,就這樣,我贏了就給你一半,你愛買啥買啥。”公鴨嗓一幅不服輸的語氣,也對陳輝說道。

    “這樣吧,誰若是輸了,這兩塊錢咱宿舍買冰棍吃。”陳輝雖然知道兩塊錢的分量,可他不想讓別人說什麼。

    “行了,這事兒到此為止,進行下一個話題吧。”和陳輝隔著一個位子的一個粗重嗓音傳了過來,把陳輝嚇了一跳。

    “下個話題,討論一下咱班的女生吧,今兒那個二混子還真有品味,他看上的那個韓蕊還真漂亮,看著舒服。”南邊的床鋪,一個男生咂著嘴說道。

    “說這個我和陳輝最有發言權了,她一針一線給陳輝縫的衣服,針線功夫特好,說話也受听,是不陳輝?”易超興奮起來,轉過頭來對陳輝說道。

    “哇,我靠!真的?陳輝,好福氣,頭一天,小日子就過上了,羨慕!”

    “我在她後邊,一直看她,是漂亮。她的眼楮真好看,那麼大,那麼純淨,睫毛那麼長;她的嘴唇都很有稜角,唇形很漂亮,還有,她的皮膚,在咱全班女生里是最白最細的......”

    “你看她的身材,她不高,可就是精致,不像第一排那個小鼴鼠似的,還有靠窗最後那排那大個子,整個大洋馬......”

    不知道從哪里發出的聲音,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得都是韓蕊的美,不是直接描述就是通過貶斥別人烘托。

    “易超,你是不是對她有意思啊?要不的話,她給陳輝縫衣服你去干嘛?”肖強說話了,他的聲音陳輝听得出。

    “別胡說,我是和陳輝做伴的。”易超立即否認,那時,誰和誰談戀愛被認為是最見不得人的事,開學頭一天,易超可不想讓人說什麼。

    “大家注意,沒人追我可要行動了啊,陳輝,你說,你對她有沒有意思?”南邊的床鋪,一個帶著磁性的聲音傳了過來。

    陳輝左右為難,他不知說什麼好。說沒有,他真怕別人不管不顧追下去,給韓蕊找麻煩,可如果說了,豈不承認了自己與韓蕊的戀愛關系,以後也不好。

    況且,自己連正眼看韓蕊都不敢,算什麼搞對象呢。

    “給你十秒鐘,陳輝,你很厲害,都能把小流氓干開焊了,所以,你是老大,我絕不和你爭,如果你沒有那心思,我真就開始行動。”那個充滿磁性的聲音不依不饒,緊追不舍,繼續追問過來。

    易超捅了捅陳輝,示意他承認。

    宿舍里鴉雀無聲,等著陳輝的回答。

    陳輝遲疑了一會兒,清了清嗓子,大家也屏氣凝神,側耳聆听。

    “大家是來學習的還是來胡鬧的?反正我沒那閑心,這麼晚了,還不睡覺,明天還咋上課?”陳輝的聲音不大,可有一股過人的威力。

    大家的情緒立刻沉寂下來,沒人再說什麼。

    今天陳輝算出了彩,那飛身躍起猛擊狂徒的一幕還浮現在每個人的腦海中,所以,在他們心中,陳輝是英雄,和尹老師一樣令人敬畏。

    “也是啊,陳輝說得對,睡覺吧。”沉靜片刻之後,不知是誰附和了一句,對大家說道。

    不一會兒,五花八門的呼嚕聲此起彼伏,三十二個人睡覺的情景的確蔚為壯觀。

    陳輝听小學時的一位老師說過,一個人敢于面對一具尸體,可未必敢于面對一屋睡著的活人,因為每個人的睡姿各不相同,呲牙咧嘴的,撮口吹氣的,眼楮半睜半閉的,大聲磨牙吧嗒嘴的,毫不知覺放大屁的......

    此刻,陳輝看不見他們的姿態,卻听得清他們的聲音。

    其中有兩個人的呼嚕最為刺耳,一個來自北床,一個來自南床,來自北床的聲音不止聲音大,而且毫無規律,呼嚕幾聲之後,便“嗨嗨”地咳幾聲,就好像放的那種十響一咕咚的鞭炮,可那個咕咚聲出現的周期又沒什麼規律。

    來自南床的聲音最為刺耳,那聲音仿佛掠地而過的飛機,是刺耳的尖嘯,發出“嘎嘎”的聲響。

    陳輝動了動身子,他實在忍受不了這種奇怪的聲音了。可他依舊沒有說話,腦子里開始浮現家里的情景。

    奶奶的病好些了沒有?媽媽還在為自己落淚嗎?父親的嘆氣還那樣沉重嗎?哥哥心中還有怨氣嗎?兩個懂事的妹妹此刻是在燈下寫作業還是已經進入了夢鄉......

    這些問題在他的腦子里縈繞著,不是這個就是那個,想起這些,他的情緒反而靜了許多。

    “我靠!誰呀這是,轟炸機啊!”北床靠牆的一個男生終于忍不住了,大聲說了出來。

    立刻,整個宿舍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哄笑,原來大部分人都沒睡,可都在忍耐著,現在,有一個人說出來,大家便都放聲笑了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