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3章宿舍惡斗

第013章宿舍惡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靠!太佩服他家人了,這十七八年每天怎麼受啊!”說話的是那個公鴨嗓,他在說話的同時,也拉亮了電燈。

    整個屋子只有一個六十瓦的燈泡,光線有些昏黃,可陳輝還是看清了他的模樣,長條臉,小眼楮,正興奮地朝著這邊張望。

    嘎嘎的聲音仍在繼續,大家的笑聲更響了。

    “咱提示提示他,把他弄醒吧。”挨著他躺著的是肖強,他欠起身子,想把他叫醒。

    “他叫啥?”肖強不知道他叫什麼,沖大家問道。

    “李德林。”回答的是解文學,他與李德林同桌。

    肖強叫著李德林的名字,伸手扒拉了他一下。

    嘎嘎聲只停止了一二分鐘,便又接著響了起來。

    “我靠!真沒治了,他抗干擾能力太強了,想想辦法,讓他徹底清醒一下。”肖強來了精神,環視一周開始想辦法,找東西。

    “把這個塞到他嘴里。”公鴨嗓捂著嘴,從床下的球鞋里拿出一雙襪子,襪子酸臭的味道能令人窒息。

    “這個也太缺德了吧,我不敢。”肖強擺擺手,接著說道,“你要塞你塞。”

    公鴨嗓見大家都看著他,來了本事,一下站起來,邁過四五個人的身體,把那個散發著惡臭的襪子狠狠地塞到了李德林的嘴里。

    “啊,噗噗!”李德林痛苦地甩頭,睜開了惺忪的睡眼。

    全宿舍同學大聲歡笑著,公鴨嗓特別得意,指著李德林仰身大笑。

    “靠你媽啊!劉佔全。”李德林立刻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大罵的同時也坐起身來,猛地一拳打在公鴨嗓的臉上。

    陳輝這才知道公鴨嗓叫劉佔全,坐起身來看著突如其來的一幕。

    “你他媽不知道逗玩兒啊!你媽的!”劉佔全的鼻子淌出血來,他稍微擦了一下,站起身來,一腳踢了過去。

    這一腳也踢在了李德林的臉上,雖然沒穿鞋,可力道大,李德林的鼻子里也流出血來。

    李德林一絲不掛,劉佔全穿著三角褲,兩人起身在床上大戰起來。

    “班長,咋不管呢?”解文學有些著急,看著肖強責備著。

    “行了,都別鬧了,睡覺!”其實肖強很愛看熱鬧,看著眼前兩人激烈的裸打,他倒覺得很有意思,可迫于眾人責備的目光,肖強便看了看兩人,大聲喊了一句,可兩人哪里听得進去,仍舊你一拳我一腳地廝打著。

    “你看,他們不听啊。”肖強無奈,繼續觀戰。

    “陳輝,你說說,這樣下去啥時是個完啊!”易超也看不下去了,捅了捅陳輝。

    陳輝一般情況下很不愛說話,他覺得今天的風頭已經出得夠勁的了,陰差陽錯之間,人們已經很自然地把他當成了能夠獨當一面掌控全局的頭面人物。

    可自己的性格自己明白,自己不是個愛顯山露水的人,今天的事兒,都是在被逼到無奈的情況下發生的。

    “再打下去會出事的。”易超真擔心起來,關鍵時刻,他比肖強心軟。

    陳輝憋著氣,呆了一會兒,終于鼓足勇氣,迅速站起身,來到兩人廝打的中間,大聲喊道︰“李德林、劉佔全,都一個宿舍的,第一天就這樣,以後三年怎麼處啊?都忍忍,快躺下,睡覺吧!”

    這幾句還真管用,兩人愣怔了一會兒,各自擦著自己的口鼻,不服氣地瞪著對方。

    “你等著,明天整死你!”李德林指著劉佔全,惡狠狠地說道。

    “別吹,誰怕誰啊!”劉佔全指著李德林,也慢慢地躺了下去。

    “我靠,真睡不著,爽來接著吹牛逼得了,我還真不困。”剛才磁性嗓音又說話了,陳輝剛才特意看了看,他個子很高,身體也比一般人白,穿著一條緊身短褲,一看家境就不錯。

    “真的,喬坤,從你開始。”他身邊的一個男生意興盎然,支著身子看著喬坤。

    “好,行不,陳輝?”喬坤等了一會兒,先征求了陳輝的意見。

    “問我干什麼,我什麼也不是。”陳輝正有些煩,這樣下去,怎麼學習啊!考大學豈不成了難以實現的夢了嗎?

    “那我就說一段,誰听過《張帝問答》?”喬坤也支起身子,眯著眼楮看著大伙兒。

    “沒听過。”大家似乎不感興趣,幾人無精打采地回答著。

    “《張帝問答》是盤磁帶,哎,那可都是黃色歌曲啊,我在初三時,我們一個老師偷著听,被我發現了,他怕我告訴別人,也讓我听了一遍,後來,我又自己听了幾遍,真過癮!”喬坤這一渲染,大家的情緒立刻被調動起來,個個支起身子,抬頭等著听喬坤繼續。

    “我先唱幾段,張帝是急智歌王,隨機回答觀眾們提出的各種問題,比如這幾段----那位小姐問我張帝,什麼叫做馬大基,馬大基本是一句英語,它本是你的身上通紅的......還有,台灣小姐溫柔美麗,新加坡小姐也讓人迷......”

    “怎麼樣,夠味吧?”喬坤唱完,得意地問大家。

    “我靠!真流氓!”解文學嘟囔了一句,躺下身去。

    “男生不流氓,發育不正常。你的發育是不正常的嗎?”喬坤談興越來越濃,看著解文學大聲笑著。

    “這麼晚了,還不睡?還這麼流氓?頭一天就這樣!”門忽然被一腳踹開,門口站著一個身材細高的老師,拿手電照著喬坤,大聲喊著。

    “你叫啥?哪個學校來的?”老師走進門,用手電直照著喬坤的眼楮,照得喬坤不敢睜眼。

    “我叫喬坤,四方營鎮的,原來四方營鎮初中來的。”喬坤並不掩飾,大大方方地回答。

    “是不是不想上了啊,第一天就說這些流氓的東西,擾亂三十多人睡覺,你不知道這也是不道德的嗎?”老師指著喬坤,大聲訓斥。

    全宿舍成員都安靜下來,閉上了眼楮。

    “都別裝蒜,剛才都誰說來?”老師不依不饒,手電在全屋晃來晃去。

    “我說了。”陳輝知道,沒人不承認老師是不會走的,便舉起手。

    “還有別人嗎?好,明天去值班室,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老師說完,走了出去。到門口又補了一句,“這回整頓可有材料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