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5章說話算話

第015章說話算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次接觸武術,學生們既感到新奇有趣又感到陌生難學,最基本最簡單的動作做起來也笨拙難看,無法與尹老師干淨利落剛勁十足的動作相比。

    可大家都很認真,沒有一個懈怠。

    尹老師也熱情地鼓勵著,對一些男生,他會手把手糾正一下,有時也會踹一腳,低聲罵一句︰“豬啊,這麼笨!”;對于女生,他不太愛管,有時只是蜻蜓點水似的簡單說幾句。

    “行了,我看這樣,女生,不願學的就別學了,拿個排球隨便玩去,男生都留下好好學。”女生們以為尹老師又生氣了,面面相覷,不知說什麼好。

    “尹老師,我們是太笨,可我們幾個真想學。”韓蕊靜靜地等了一會兒,鼓足勇氣對尹老師說道。

    “好,願意學的可以留下啊,大家別怪我潑冷水啊,說實話,有的真不行,不是那塊料。”尹老師嚴肅起來,指著邵霖繼續說道,“邵霖啊,你多虧沒去成少林寺,若去了還不把方丈氣死啊。”

    大家一陣哄笑,邵霖的臉紅紅的,低頭不語。

    十幾分鐘後,尹老師讓大家休息一下,自己去了醫務室。

    “尹老師的手肯定是昨晚被校外流氓打的,你看,好幾層紗布都浸透了,肯定很疼。”陳輝看著老師的背影,和易超說道。

    “尹老師變化真大,看不透。”易超望著尹老師的方向,笑了一下。

    “其實不是看不透,是我們對老師了解不夠,理解不夠。”陳輝對尹老師充滿感激,他覺得尹老師直率善良,也很不容易。

    “老師就應該盡快了解我們,融入我們,我們剛來到這里,多麼需要關心照顧,可他劈頭蓋臉一頓臭罵,誰受得了?不過後來表現還可以。”易超坐到一根橫木上,目光看著愈行愈遠的尹老師。

    “其實他心里的事也很多,據說師母和他鬧離婚,他母親也有病......這些事壓在他頭上,真夠受的。”陳輝想起尹老師對他說過的話,自己搖著頭。

    “哦,日久見人心吧,才兩天,看不出什麼。陳輝,你真想練這武術嗎?我不想練了,我堅持不住。”易超看了看仍在認真練習

    韓蕊和幾個女生,問陳輝道。

    “我得練,說實話,我和邵霖一樣,自打看過《少林寺》,心里就沒消停過,現在有人教,就想試試。另外,這里的小痞子也真多,學點兒說不定就能用上。”陳輝暗下決心,一定要練出點真本事,既強健自己的身體,也多一些防身的本領。

    重新包扎之後,尹老師又站在了學生面前。

    “尹老師,我們自己練吧,你就甭示範了。”現在,學生們都知道尹老師受傷的情況,好幾個學生爭先說著。

    “沒事兒,練武就得堅持,得有毅力,包括咱們以後的學習,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咱都得頂住,不能當逃兵,來呀,繼續!”尹老師不停地巡回指導,四十幾個留下來的學生專心致志,練得非常賣力。

    不知不覺一節課結束,尹老師叫邵霖組織站好排,布置完任務,給大家鞠了一躬,一節課結束。

    尹老師的素質還真不錯,上體育課還真能學到東西,這比在初中時正規了很多。許多同學下課後這樣議論著。

    “哎,陳輝,易超,別走,昨晚打賭的事兒都忘了吧?劉佔全還在那說呢,易超,去問尹老師,看誰勝誰負。”肖強忽然走過來,攔在了易超和陳輝面前。

    “我不問,讓他去問吧,或者,陳輝去。”易超對尹老師還是有些芥蒂,不想去問,也怕挨訓。

    “劉佔全也不去,陳輝你去。”肖強看著陳輝,他也真想知道昨晚同學們爭論的問題的真實答案。

    “我不去,尹老師的手受傷了,又忍痛給我們上了一節課,我不想麻煩他。”陳輝也斷然拒絕,幾人僵持在那里,沒有移動腳步。

    “你們在說什麼,鬼鬼祟祟的?”尹老師手里拿著一張表走過來,看著幾人問道。

    “昨晚易超和劉佔全打賭來,我們想知道結果。”大家對尹老師已經不太懼怕,肖強搶先說道。

    “賭什麼?”尹老師來了興趣,微笑著看著幾個學生。

    “賭你。”肖強賣了個關子,接著說道,“劉佔全說你是全省冠軍,《武林志》的導演還請過你。”

    “我可比不上李連杰、李俊峰,這都是瞎傳的,我和你們一樣普通,李連杰八歲就得過全國冠軍,李俊峰拍過好幾部武打片了,我只是和幾個小混混打過,沒和那些大反派交手。”尹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按了按手腕的傷口。

    “劉佔全,听見了嗎?你輸了,兩塊錢,交給陳輝。”肖強見劉佔全已經站在了尹老師身旁,拉住他的手說道。

    “尹老師,他們和我要錢,不該給吧?”劉佔全向尹老師求助,他也真不想往外掏那兩塊錢。

    “你若輸了,就得拿,男子漢大丈夫,說話得算數,拿吧。”劉佔全真沒想到尹老師會這樣說,只好從衣兜里掏出了兩塊錢。

    大家一陣歡呼,陳輝算了算,準備用這兩塊錢買六十根冰棍,其中二分錢一根的三十根,五分一根的雪糕三十根,可若這樣,還差一毛錢。

    “我墊上。”錢易超主動拿出一毛錢,遞給陳輝。

    中午上課前,陳輝把一大塑料袋冰棍雪糕帶進了教室,陳輝先和大家說好,女生吃雪糕,男生吃冰棍。

    正在吃著,任校長走了進來。

    “大家應該注意,不要亂花錢,這些雪糕冰棍加在一起就夠你們一個人幾天的飯費,你們想想,你們父母面朝黃土背朝天,汗珠子落地摔八瓣,他們舍得花錢買冰棍嗎?好了,這解釋語文課,新分給咱的語文老師還沒到 ,估計還得幾天,我先給大家上課,大家還沒書,我們先學一片文言文----《察今》,這樣,我先找一位同學到黑板來抄課文,誰的字好呢?”任老師面帶微笑,看著大家。

    同學們安靜下來,紛紛埋下頭去,怕任校長叫自己。

    陳輝卻覺得自己犯了哥很大的錯誤,他的心里,全是父母無奈的目光和哥哥怨怒的眼神,任老師說了什麼,他幾乎沒听見。

    “好,你吧,就你,舉手那個。”任校長微笑著,徑直走到了易超面前。

    易超也不推辭,痛痛快快走到了講台上。

    大家都在納悶兒,任校長為什麼直接叫他呢?

    其實,任校長剛才一說,他就舉起了手,可見大家默然無聲,便把手放在了額頭上,似舉非舉,目光可是充滿渴望,好展示一下自己寫的字。

    實際上,易超的字並不怎樣,只能算中上水平,可他不想放過任何展示自己的機會。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