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6章校長代課

第016章校長代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上胡不法先王之法?非不賢也......”易超踮起腳尖,寫得異常認真,可同學們卻不買賬,有的小聲嘀咕著︰“上梁了,歪到哪兒去了?”

    易超退後幾步一看,也有些吃驚,在黑板上寫字和在作業紙上寫字不一樣啊,自己以為寫得很平整端正,離開距離一看卻成了歪歪扭扭的字行,而且字寫得也不怎麼樣,與自己在紙上寫得相差太遠。【愛書屋】

    于是,他毫不猶豫地拿起板擦,幾下子擦個精光。

    “哎呀,還沒抄完呢。”學生們寫到一半,見易超把句子擦了,又低聲埋怨起來。

    易超重新開始,更加認真地書寫起來。

    寫了一行一看,還是歪斜,這次雖然好些,可看著還是別扭。

    易超又拿起了板擦,準備擦掉重寫,大家也都停下筆,看著易超的舉動。

    “寫不好就下去,別在那現眼了。”易超正在尷尬窘迫之中,後排的一個男生大聲說道。

    易超的臉紅得要命,他拿著板擦,有些茫然。

    “我們首先要肯定易超同學的這種勇于嘗試,毛遂自薦的精神和勇氣,大家不要說風涼話。”任校長聲音不大,可很嚴肅,教室里重又安靜下來。

    “校長,我去寫吧。”喬坤忽然站起身,大膽地說道。

    易超恍然大悟,剛才往下轟自己的就是這個喬坤。

    校長微笑著點點頭,示意喬坤上來,易超把板擦放到桌子上,低頭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後也沒再抬頭。

    喬坤的字不太好,可寫得很流暢,看著也很大氣,字行也很端正,大家認真抄了起來。

    二十多分鐘後,滿滿一黑板課文寫完了,喬坤很得意,朝著易超的方向瞟了一眼,抬頭挺胸走回自己的座位。

    任校長讓大家看著自己抄下來的文段,先範讀起來。他的聲音不高,可抑揚頓挫,很有力度,別有一種韻味。

    “這個校長好厲害啊!”同學們听得津津有味,有的還拿起筆在上面標注著。

    易超卻拿著鉛筆出神,他緊咬著嘴唇,眼楮看著喬坤,心里很不是滋味。

    “牛逼什麼。”他沒看一個字,對著陳輝說道。

    “別說了,好好听著,一會兒該讓咱們自己讀了。”陳輝知道易超的脾氣,一邊看著一邊告訴他注意。

    喬坤往斜後方看了看易超,面部露出得意之色,又大聲地干咳了一聲。

    “我靠!真能得瑟!”易超眼楮噴火,眼楮緊盯著喬坤。

    “別鬧啊,注意些,上課的是校長。”陳輝唯恐易超舉動反常,低聲警告著。

    易超沒有說話,從作業本上迅速撕下一張紙,在上面迅速寫了幾個字,車任校長轉身的時候,團成一個紙團朝著喬坤扔了過去。

    紙團打在喬坤的脖頸上,喬坤一激靈,紙團滾落地上,他彎腰拾了起來。

    易超盯著喬坤的舉動,看他如何反應。

    只見喬坤拿起紙團看了一會兒,不慌不忙地舉起了手,易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這位同學,你有啥問題?”校長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了喬坤面前。

    “校長,這是易超寫給我的,您看,他在威脅我啊!”喬坤把紙條展開,指著上面的字說道。

    “牛逼啥?得瑟甚?下課等著啊!”校長小聲念著,回過身來,沖著後面問道,“誰是易超?”

    易超真沒想到喬坤會來這一手,慢吞吞地站了起來。

    “易超,哦,想起來了,又是您!”校長臉上雖然帶著笑意,顯然很憤怒。

    “校長,對不起,我不是......”易超想辯解,可實在說不出什麼。

    “昨天,你和班主任鬧,今天你在我校長的課上威脅同學,你看,從校長到老師再到同學,你都沒放過,說實話,我開始佩服你了,你是這些年來我遇到的最厲害的學生!”任校長目光溫和,話語卻很犀利。

    全班鴉雀無聲,大家也跟著校長的思路回憶著易超一天多的作為,覺得他真是有些問題。

    “好了,我也不難為你,你先寫一千字的檢查,主要寫一下你來上學的動機,介紹一下你來後的心理,然後交給尹老師。”校長說完,繼續給大家上課,開始逐句翻譯課文。

    “喬坤這小子真歹毒!”易超咬著嘴唇,看著喬坤,喬坤也正往後看,嘴角上掛著嘲諷的笑。

    看來,我們的仇怨結下了,以後,我們不會消停啊。易超心里暗暗想著,開始構思檢查的內容。

    下課了,易超面色凝重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兩天兩次,都讓他丟盡了面子,他覺得在全班同學面前抬不起頭來,尤其是在韓蕊面前,他更覺得無地自容。

    對于喬坤,他真是恨到了極點,真想好好收拾他一頓,雖然喬坤身高體壯,可易超並不懼怕,他覺得喬坤雖壯,可真打起來,未必能佔上風。

    可話說回來,打架是下策,現在,自己絕不能動手,即使他再欺負自己,自己也要忍耐!他在心里一遍遍地警告自己......

    正說著,喬坤已經站在了易超的面前,正眯著眼楮笑著,易超看得出,那笑容里全是嘲諷和得意。

    “易超,我等著你呢,怎麼樣?你會怎麼處理我呢?”見易超沒有反應,喬坤往前湊了湊,笑著對易超說道。

    這是明明白白的挑釁,易超當然明白,可他不能硬拼,可也不能認慫。

    于是,他也站起來,看著喬坤,不軟不硬地說道︰“喬坤,也真行啊!逗著玩兒的小事兒也告訴了校長,你從幼兒園起就一直是告密者吧,以後大家可得注意了,你動不動就告狀,全班同學都沒有安全感了!”易超提高了聲音,沖著大家高聲喊著。

    “我可沒你厲害,你動不動就威脅這個,算計那個,我看大家更得對你多加小心,你這家伙看著不高,膽子還真不小,昨天和尹老師干,今天和我干,有沒有膽量較量一把,咱倆看看到底誰厲害?”喬坤眯著眼楮,根本沒把易超放在眼里。

    “喬坤,這樣吧,我甘拜下風,我實在怕你再告狀,因為我來這里是學習的,如果真想練練的話,一個月之後如何?”易超也微笑著,心里卻恨不得將喬坤那張干干淨淨的白臉刮爛打碎。

    “三年呢,我隨時候您大駕。”喬坤斂起笑容,目光忽然變得凌厲起來,易超被這目光一灼,心里不禁哆嗦了一下。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