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7章殘暴惡徒

第017章殘暴惡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晚飯之後,校園停電了。

    由于供電緊張,每年下半年,學校及周圍村莊隔三差五就要停電,一停電,學生們上自習就成了問題。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學校一方面延遲拖後上晚自習的時間,由原來的晚七點改為晚八點,一方面發放照明用的煤油,要求學生每桌準備一個墨水瓶,把瓶蓋鑽個眼,把用棉花搓成的燈芯穿過去,自制一個簡易油燈。

    上自習時,一個班三十盞油燈一起點亮,紅黃的燈光照著六十張臉,別有一番景致。

    七點半,學生們都到外邊散步,大門口看門的朱大爺也不管什麼人進出,說實話他也管不了,因為那些地痞混混比他厲害得多。

    陳輝本想出校門走走,可想到與那伙人有過交惡,便沒有出去,與易超、邵霖等在院里散步。

    “喬坤那家伙真不是東西,那麼壞啊!”易超打破岑寂,對陳輝說道。

    “你應該趕快和他說說話,別鬧得太僵了,一個班的,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僵持下去也沒啥意思。”陳輝一直想勸說易超幾句,讓他和喬坤和解。

    “他太歹毒,竟然在課上把紙條交給校長!”易超想起來就來氣,目光立刻充滿憤怒。

    “可不光怨他,你寫那話也不對。”陳輝嘆了口氣,很公允地說道。

    兩人正說著,從對面走過來三個校外青年,其中一個指著陳輝說道︰“就是他!”

    陳輝立即意識到,仇人來了,想逃走時,已經晚了。

    其中一個大個子徑直走上前來,啪啪,狠狠抽了陳輝兩個嘴巴,口里還大聲罵著。

    陳輝的嘴角立刻流出了鮮血,可他來不及擦拭,便迅疾朝甬路旁的柳樹下的一塊磚頭跑去。

    大個子一言不發,跟在後邊迅速追著,他顯然沒有陳輝靈活,兩條大長腿絆絆拉拉仿佛不听使喚。

    另兩人攔住了易超和邵霖,四個人僵持在甬路一側,默然無語。

    此刻,易超和邵霖的想法各不相同,易超想快速逃走,而邵霖不時地往這邊張望著,想過來幫助陳輝。

    陳輝迅速抄起那半塊磚頭,回身朝大個子撲來,大個子情知不妙,迅速往門口跑去。另兩人見大個子逃離,也撒腿往門口跑去。

    陳輝見追不上了,便迅速立定,扔掉磚頭,撿起身邊一塊雞蛋大小的石塊,運足力氣,瞄準大個子,猛力擲了過去。

    大個子應聲而倒,那塊石頭不偏不倚,正打中了大個子的頭。

    這一手,是陳輝在家里弄柴火時練就的絕技。

    陳輝家人口多,做飯當然就多,這樣一來,需用的柴火也自然多了起來。

    為了燒柴,陳輝和兄妹很早就加入了拾柴行列,冬天,他們要冒著寒風在山野里拾牛糞,在河邊的樹上拾樹枝。每次大風過後,幾摟粗的楊柳樹上都會落下一些被風吹掉的枯枝,陳輝和小伙伴們便去撿拾起來當作燒柴。

    沒有大風怎麼辦,陳輝他們想出了很多辦法,最常用的就是上樹去撅折和在樹下用石頭打。

    陳輝雖然不太高大,可甩石頭打干枝的本領卻在伙伴中首屈一指,別的伙伴的命中率不太高,有的一根枯枝得打幾十下才能打得下來,陳輝不用,拿過石頭仰頭一瞄,然後用力一甩,石塊便會很準地擊中枯枝的底部, 嚓一聲,枯枝便會應聲而落。

    陳輝對這個活動著了迷,他喜歡听那種清脆的 嚓聲,喜歡看枯枝飄然而落的美感,當然,更喜歡自己的荊條筐被逐漸填滿的成就感。

    大個子大叫一聲,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頭,手上立刻被鮮血染紅。

    兩個同伙跑上去,扶起大個子就往外跑,臨走時指著陳輝大喊︰“等著啊!牛逼等著別走!”

    陳輝看著三人狼狽逃竄的身影,沒有應聲。

    “陳輝,太牛了,沒想到你還會這招,哎,你打下過麻雀嗎?”邵霖對陳輝崇敬不已,看著陳輝問道。

    “沒有。”陳輝沒有心思回答,此刻,他想的是,自己已經被人盯上,這次又偶然躲過一劫,否則後果也很嚴重。

    “易超,看到了嗎?我們在這里上學不易啊!不但要受苦,還很危險,你再跟同學鬧別扭,是不是很累啊。”陳輝看了看易超,沒等他反應,便一邊說著一邊往教室走去。

    一定要練好武術,學會功夫,像尹老師那樣就沒人敢欺負了,陳輝暗自下定了決心。

    八點多,教室里的油燈都點亮了,同學們在昏黃的燈光下,兩個頭湊在一起,看著書或者寫著字。

    陳輝下意識地往韓蕊的座位上看了一眼,不由得心里一沉。

    韓蕊身邊的座位上,坐著的不是那個圓臉的劉薇,而是又高又壯的喬坤!

    陳輝默默地走回座位,坐下來,眼楮不由自主地看了看,和韓蕊的目光正好撞在一起。

    雖只是一閃而過的一瞬,可陳輝卻仿佛從韓蕊稍縱即逝的目光中看到了些許不安。

    陳輝的心里更加亂了,此刻,他想找一個理由,使韓蕊原來的女同座重新回去,讓喬坤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怎麼辦呢?陳輝冥思苦想,一籌莫展。

    算了,由他去吧,這和自己有什麼關系呢?陳輝暗自搖了搖頭,想極力擺脫韓蕊的影子。

    可不到一分鐘,陳輝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往韓蕊的座位看去。

    易超回來了,他也已有了這樣的習慣,無論去哪兒,回來到自己的座位上落座之前,都要望一眼韓蕊的座位。

    這一望不要緊,易超吃了一驚。

    靠!這喬坤竟敢這樣!

    “你看見沒?他坐那去了!付諸行動了。”易超咬著牙,對喬坤的厭惡和妒忌重又烈焰般燃起。

    “我去一下,他準得乖乖回去。”易超皺眉想了一會兒,忽然低聲對陳輝耳語道。

    “真的?”陳輝心想,他也許真有辦法。

    話音未落,易超已經離座走了出去。

    陳輝抬起頭,看著易超的背影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噓!尹老師今天值班,這就進來了。”易超在講台上故意壓低聲音,對全班同學說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