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8章矛盾重重

第018章矛盾重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喬坤正看著韓蕊的手出神,那雙手,真是漂亮,那樣白皙,那樣細膩,修長的手指,素白的指甲,真是沒有一點瑕疵。

    “指如削蔥根......”喬坤手里拿著一本自己下午借來的語文書,正翻看著《孔雀東南飛》那首敘事長詩。

    易超進屋又出去了,出去之後卻又回來了,喬坤總以為是老師或領導進來,心里頗為不悅。

    正要沖著易超發火的時候,易超卻壓低聲音傳達了這樣一條消息。

    喬坤慌忙拿起書本,迅速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也許是走得太匆忙了,喬坤肥胖高大的身軀一下子絆在了韓蕊前邊的女生的椅子上,他踉蹌了幾步,幾乎弄個嘴啃泥。

    更令他難堪的是,自己匆忙之中將那位女生的油燈踫掉了,那女生大叫一聲,大聲喊道︰“干什麼啊,陪我燈油!”

    喬坤顧不得許多,將那位女生的油燈一下子撿起來,迅速放到女生的桌子上,連聲說著︰“對不起,我把我的燈油都給你。”說完,便迅速離開。

    附近的幾個同學哈哈大笑,喬坤哪敢再笑,他匆匆忙忙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讓韓蕊的同座返了回去,坐下之後便埋下頭去,唯恐尹老師知道之後挨一通爆訓。

    可等了幾分鐘之後,並沒有見到尹老師的影子。

    大家松了口氣,許多人也知道這是易超的惡作劇,開始把目光投向易超,有的偷笑,有的埋怨。

    喬坤心里的怒火立刻升騰起來,很顯然,易超捉弄的是自己,自己這次還真栽到了他的手里,幾乎弄個狗吃屎不說,更令他難為情的是,韓蕊也目睹了自己當時的尷尬情景。

    他毫不掩蓋自己的怨怒,沖著易超投來噴火的目光。

    易超知道喬坤在看著自己,恨著自己,便故意低頭看書,佯裝不知。

    下課之後我一定給他好看!喬坤暗下決心,狠狠地撕著手里的一沓紙。

    下課了,同學們各自熄了自己的油燈,蜂擁著往門口走去。

    喬坤的雙眼盯著易超,他想走過去狠狠地給他幾下,趁著夜色迅速逃離,讓他干吃啞巴虧,可易超卻鬼頭得很,泥鰍一般鑽入人流,轉眼消失在黑  的人群中。

    喬坤瞪大眼楮,在夜色中搜尋著易超的身影。

    好,到宿舍再說吧,你等著,易超!

    喬坤走進宿舍,正想著怎麼找茬和易超干一架,忽然看到了自己的臉盆,心里立刻就有了主意。

    “易超,臉皮真厚啊!還有臉用我臉盆?”喬坤走近易超,忽然指著易超大聲質問道。

    原來,整個宿舍三十多人中僅有兩個洗臉盆,一個是喬坤的,另一個是姜寶林的,每次洗臉,男生們一般直接在水池邊上,也不用臉盆,可有時洗腳,或者睡前洗臉,大家還是共用這兩個臉盆。

    易超的頭嗡地一聲,立時變大了。

    他悔恨自己的大意,竟忘記了臉盆是喬坤的。

    “哦,對不起,我還真忘了,你是臉盆的主人,好,這就給你。”易超說完,故作鎮定地把那個臉盆遞了過來。

    “自己連個臉盆都買不起,就別四處得瑟了,天天使別人的盆,倒也罷了,卻還那麼難性!世界上真沒有你這樣不要臉的!”喬坤恨不得一拳打在易超臉上,可宿舍人多,貿然出手會引起公憤,所以,他要用最嚴厲的話語激怒對方,讓易超先動手。

    “我說了對不起,以後我不用了,盆給你了,以後我不動。”易超也識相,從喬坤咄咄逼人的目光里,他似乎看出了喬坤的意圖,他知道,以自己的體力,無法與喬坤抗衡,所以,此刻,他只能忍耐。

    “對不起就行了?你用了好幾天了,那盆都被你的骯髒玷污了,別人沒法用了,我更不敢用了,如果把我污染成你這個德行,你這幅嘴臉,我都對不起老祖宗,你說吧,怎麼辦?”喬坤見易超並不過激,覺得有些失望,可他實在不想就此罷休,今晚的丑出大了,一定要報復過來。

    “喬坤,你這樣就是找茬了,可我真沒心情和你較勁,太沒意思了!看看你這副德行,還有臉說我!”易超見眾人已經圍了過來,知道自己也不會吃什麼虧,萬一動手,眾人不會袖手旁觀。

    喬坤終于忍不住了,他左手猛一用力,圩×艘壯 囊鋁歟 沂只尤 憒頡br />
    “行了,喬坤,至于嗎?以後我們大家都不用,行了吧?”肖強、陳輝、邵峰一起圍了過來,幾人一邊說著,一邊將喬坤的手掰開。

    “我不是這個意思,這小子忒不是東西。”喬坤見到眾人責備的目光,知道再僵持下去自己也佔不了便宜,反而會激起眾怒,便趁大家拉架的時機,自己找個台階下,坐到了床沿上。

    易超也不再說話,坐到自己的床鋪位置生悶氣。

    整個宿舍氣氛沉悶緊張,喬坤的臉盆在地中央放著,沒人使用。

    不一會兒,大家各自上床,一個挨一個擠在一起。

    “李德林,今晚減少點分貝,控制一下吧,要不我們都睡不著了。”眾人知道,李德林的超級呼嚕要開始了,趁他沒睡,先告訴他一聲。

    說話的是肖強。

    “你牛逼!你睡覺是能控制自己不喘氣不放屁嗎?想安靜自己找房子啊!別整天責備別人,這麼煩人呢!”李德林根本不買賬,沖著肖強怒聲喊道。

    “嗨,你怎麼這麼說話,你本來就影響大家睡覺了,說你幾句你還不耐煩啊?”肖強沒想到李德林這樣蠻橫,欠起身子提高了聲音。

    “就這樣,咋辦吧?呼嚕照樣打,听不慣的滾蛋!”李德林毫不讓步,也加大了音量,仿佛整個宿舍的人都得罪了他似的。

    “我靠,這個德行!”肖強踫了一鼻子灰,覺得很沒趣,大家剛看完喬坤和易超的爭吵,也不想再說什麼。

    “怎麼了,我怎麼了,你德行好?......”李德林依舊不依不饒,呼地一聲坐起來,沖著肖強吼著。

    “行了,都少說幾句,听我背幾句兒歌︰小狗的鄰居是小豬,小豬睡覺打呼嚕,一天小豬去姥家,小狗黑夜嗷嗷哭,要問小狗哭什麼,想听小豬打呼嚕......”

    解文學聲音很低,可充滿感情,模仿著兒童的嗓音,別有風味。

    “靠,有意思!行了,睡覺。”大家不再說話,腦子里都在想著剛才發生的兩對爭端,心想,說話做事還真得多加小心,三十多人,每人都有自己的脾氣啊!

    陳輝哪睡得著,他的頭腦里,都是故鄉,那個小山村小院落的一切,在家里,雖然貧窮,可大家都很和睦,事實都能感受到親情的溫馨,現在不同了,每個人都有稜有角,稍不注意就可能得罪人。

    可這種情況絕不能長久下去,一定要讓大家形成一股團結向上的合力,可怎麼辦呢?陳輝閉著眼楮,認真想著。

    忽然,他感到床在顫動,起初他以為是地震,可又不像,這是什麼情況呢?難道自己感覺錯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