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19章震顫之謎

第019章震顫之謎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陳輝翻了一下身,再靜下心來細听,顫動停止了。

    是我感覺錯了,還是地震了?陳輝也開始懷疑。

    就在陳輝迷迷糊糊要入睡的時候,顫動再次發生,陳輝側耳細听,確定顫動來自北床西側,大概是肖強的位置。

    緊接著,陳輝還听見了越來越粗重的喘氣聲。

    他想說什麼,又沒張嘴,一來怕當事者不好意思,陳輝仿佛感覺得到,這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二來也怕影響全宿舍的同學休息,大家好不容易進入夢鄉,再霍騰起來就更睡不著了。

    “我靠!誰呀,打飛機呢?”喬坤忽然大聲喊了一句,原來他剛才也沒睡著。他經歷得多,看的書听的錄音帶里面經常有這方面的內容。

    “打飛機?什麼意思啊?”北床的李連友也沒睡,支起身子問道。

    “真不知道?就是砍椽子啊。俗話說,砍椽砍椽,面朝東南,一不丟人,二不花錢,三不犯法,四不傳染......”喬坤來了本事,滔滔不絕說起來,許多人也都醒來,津津有味地听喬坤的演講。

    “我還不明白,說了半天啥叫砍椽子啊?”李連友仍是茫然懵懂,弄不明白喬坤到底在說什麼。

    “就是自慰。”喬坤有些不耐煩,簡短回答,此刻,他急于把後邊的內容講出來。

    “自衛?自為反擊戰?一個人,怎麼自衛?不,喬坤,你到底在說什麼?”李連友來了勁兒,緊追不舍。

    “哎,遇到超級大老笨了,你看沒看過《紅樓夢》啊?其中有一回叫‘王熙鳳毒設相思局,賈天祥正照風月鑒’。”喬坤見大家都在認真著,更來了勁兒。

    “沒看過,說說。”李連友索性坐了起來,看著喬坤,認真听著。

    “王熙鳳都知道吧,長得漂亮,被他的一個叔叔賈瑞看到,他叔叔對他垂涎三尺,幾次勾引,王熙鳳趁機使了一計,兩次騙他約會,第二次把他叔叔澆了一身大糞,凍了一宿,第二天他便得了重病,臥床不起,後來賈瑞的大爺求醫尋仙,一個道士給了賈瑞一個鏡子,叫風月寶鑒,告訴他不可照正面,只看反面,反面是一具骷髏,賈天祥忍不住看了正面,原來正面是王熙鳳脫衣誘惑的情景,于是,每次他都忍不住去看正面,看完之後就用‘指頭消乏了事’,這就叫砍椽子。明白了不?”

    喬坤很得意,他想,剛才與易超的爭執使自己的口碑下跌不少,這次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挽回一下,也可以再氣氣易超。

    “不明白。”過來一會兒,李連友慢騰騰地躺下,慢吞吞地說著。

    “靠!朽木不可雕也,想繼續听,明天給我買一個炒菜,一毛五分錢的豬肉炒粉條特香。”喬坤在炫耀,也是為了給易超听,他知道,易超晚上喝的是菜湯。

    “行了,快睡吧,明天早上好出操。”陳輝見喬坤仍無睡意,便沖著喬坤認真提醒道。

    “好的,睡覺,砍椽子那位兄弟,別再繼續了,還有像李連友那樣純潔少男呢。”喬坤說完,余興未盡地躺好準備睡覺。

    “哎,你說,昨天打飛機那家伙是誰啊?會不會是肖強?你看他那臉色.....”廁所里,易超低聲神秘地對肖強說道。

    “是在打飛機嗎?你也知道打飛機?”陳輝笑笑,未正面回答。【愛書屋】

    “那誰不知道,你也打過吧?”易超看著陳輝,大方說道。

    “我可沒有,你一定打過,這麼坦然啊。”陳輝有些羞澀,當面討論這些問題,他真說不出口。

    “你看看,我們已經不是孩子了,從十五歲開始,我就發現自己大了,真的大了。”易超自豪地指了指自己的腰部,咧開嘴壞笑著。

    “不知羞恥,真不像話啊!”陳輝說著,出了廁所門。

    “你才是假正經,《生理衛生》上還有呢,你還裝啥?”易超一邊系褲帶一邊往外跑著,正好裝在進來的一個大個子身上。

    “瞎啊你!哦?又是你這孫子,易超,你是不是故意撞我啊?”喬坤昨晚的氣還沒出,抓住易超的衣領照著易超的胸膛就是一拳。

    “我不是故意的,你真打啊!好,老子不怕。”易超忍著痛,從門口撿起一塊磚頭,舉起來就往下砸。

    可易超畢竟個子矮,夠不到喬坤的頭,于是他急中生智,狠狠地砸向喬坤的腳趾。

    “啊!”喬坤大叫一聲,蹲到了地上,易超趁機跑開,迅速往教室跑去。

    易超走進教室,見尹老師正站在講台上,目光嚴厲。

    “站住!”尹老師厲聲喝住想跑回座位的易超,走近前來。

    “干啥去來?又去打架嗎?昨晚打,今天繼續干!”尹老師看著易超,大聲訓斥著。

    “是喬坤故意找茬,尹老師,對不起。”易超奇怪,自己打架的事兒這麼快尹老師就知道了?

    正在這時,喬坤一瘸一拐走了進來。

    “怎麼了,腳?”尹老師看著喬坤的狼狽相,走到近前問道。

    “他打的。”喬坤呲牙咧嘴,看著易超。

    “還真打了?”尹老師剛才是氣話,沒想到還真讓自己說對了。

    全班一陣哄笑,尹老師臉上的怒氣也消了許多,指著易超說道︰“易超,我真服了你啊,你誰都敢踫,你看喬坤,比你重一倍,還真能耐,把他打瘸了。喬坤,是不是太窩囊了點?”

    “他今天故意撞我。”喬坤不敢抬頭,低聲嘀咕著。

    尹老師再講台上走來走去,沒有說話。

    “開學不到一周,事情發生了許多,大家都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做得怎麼樣?自己來干什麼來了,是來打架斗氣的還是來搞對象胡鬧的?我希望大家把‘知識改變命運’這句話記在心里,付諸行動......”尹老師緩和了語氣,不像以前那樣凶了。

    陳輝認真听著,想起自己幾天來的情況,心里頗為愧疚,自己雖未打架,可學習上真沒進入狀態,如此下去,怎麼能考上大學呢?

    “你們倆互相鞠躬,說對不起,直到累了為止,開始。”尹老師轉過頭,對易超和喬坤說道。

    “我這腳是他用磚頭砸的,尹老師,我站不住。”喬坤覺得委屈,吭吭唧唧對尹老師說道。

    “那也得鞠,開始!”尹老師沉下臉來,對著喬坤嚴厲說道。

    喬坤沒再說什麼,和易超相對而立,兩人互相鞠起躬來。

    大家看著兩人此起彼伏的鞠躬動作,覺得非常好玩,忍不住笑出聲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